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陆峰江晓燕

第1061章 一个答案

陆峰江晓燕 关外西风 5122 2022-05-12 14:40

  女人的话语有些偏激,可是此刻的张凤霞心里一团糟,只是应付着点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杯接着一杯。

   对面的女人话语越来越激烈。

   “你付出了那么多,得到了什么?什么都没有,我们女人要爱惜自己,青春是最珍贵的,他们无非就是想要我们的青春和身体而已,只有把这个世界上的臭男人全部踩在脚下方才能活出自己来。”

   “你这么好看,他们真的配不上你,换一个活法,那帮臭男人除了把你当成生育机器,保姆之外,还能给你什么?”

   或许爱到深处就是痛,内心深处的揪扯让张凤霞不知道该如何抉择,这顿酒一直喝到了傍晚时分,酒精的刺激下,张凤霞决定长痛不如短痛,从此之后再也不见这个人。

   结了账,这个女人扶着张凤霞往住所走,打车到了酒店,张凤霞迷迷糊糊被扶着上了楼,进了房门,整个人瘫在了床上。

   张凤霞感觉身上有几分燥热,脑子里的思绪万千,远比胃里的翻腾还要折磨人,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感受到一丝温热,整个人开始恢复意识,感觉身上衣不着寸缕,猛的睁开眼,看到身上压着一个人,瞬间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你干什么?”

   女人抬起头看着张凤霞,脸上带着几分兴奋道:“男人有什么好?今天让你感受一下女人的好。”

   “好尼玛!滚!”

   张凤霞气急了,二话不说,抬起脚就踹,对方扑上来还想来一出霸王硬上弓,俩人折腾了十几分钟,女人看她不实在不乐意,穿好自己衣服咒骂道:“活该上男人的当!就你这样的货色,也就是给男人玩儿,呸!”

   随着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张凤霞的酒彻底醒了,看着自己身上的一片狼藉以及漆黑的窗外,昏暗中整个人彻底绷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陆峰回到酒店吃过晚饭给公司打了个电话,确保那个员工已经回去,又问询了一番资金的事儿,这一次总回流资金达到十八亿美金,佳峰集团整体资金及其宽裕,而且今年来国内市场收益进一步提升,财务方面核算下来,若是稍微减少一些研发投入,现在的资金足够佳峰撑到2000年了。

   “好,我知道了,至于明年的预算情况,到时候董事局会议召开后再谈,集团内部不要去多讨论。”陆峰对着电话吩咐道。

   “好的,陆总,那董事局会议什么时候召开?有股东提议开个年中会议。”电话那头询问道。

   “回去再说,先不讨论这些。”陆峰说完又吩咐了两句后把电话挂了。

   陆峰现在不担任集团内部任何的实际职位,可是整个公司又需要听他的调度,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久的,陆峰心里非常清楚,随着对半导体的研发掌控,公司想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绝对是难上加难。

   陆峰在股权结构上做了不少防范,只要以朱立东,魏艳丹一众高管,加上香江的冯家,联合资本站在自己这边,在董事局上陆峰就完全可以压倒施罗德集团。

   房间里的灯光略显昏暗,陆峰点着一根烟,心里在琢磨着,真要出了事儿,这些人,这些资本会站在自己这边嘛?

   冯家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但是自己肯定要付出一些什么,至于苏有容?那不过是个见风使舵的女人罢了。

   陆峰感觉面对资本的诱惑,这些人关键时候不一定靠得住,回去后还是要吸引一些强有力的人进入董事局,关键时候好帮一把。

   后天就是博览会开幕的时候,对于这一场不对普通民众开发的博览会,陆峰所抱的希望很少,只是来碰碰运气,能够在这的企业,基本上都是各大环节已经成熟的半导体企业。

   陆峰靠在椅子上思量着还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忽然想起来张凤霞还在这,急忙站起身去衣服兜里找那张自己写下来的电话号码,好半天方才从一个裤兜里找到,按照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

   已经是晚上九点,张凤霞听着手机响了起来,整个人都是一愣,目光看向摆在桌子上的手机,她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一直在等这个手机响起来,然而此刻却有几分恍惚。

   足足响了五六声,张凤霞慌忙跑过去将电话接了起来,声音略带颤抖的问道:“是你嘛?”

   陆峰感觉她状态好像不太对,说道:“我是陆峰啊,怎么了?这两天有点忙,才想起来,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儿吧?”

   张凤霞听着陆峰的声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心里所有的委屈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手里拿着手机整个人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说着自己的事儿。

   糟糕透了!

   这一个月来的人生简直是她的噩梦,她仿佛陷入了一个沼泽地里,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挣脱那种低迷的情绪,感觉人生一片灰暗。

   陆峰听着电话里的哭诉,能感觉到她承受的压力,听她诉说了好一会儿,问道:“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接你。”

   半个小时后,张凤霞拖着两个行李箱上了陆峰的出租车直奔酒店而去,到了酒店,张凤霞整个人双目同红,看上去颇为憔悴,看着眼前许久不见的陆峰,再也撑不住了,扑上去直接趴在了怀里。

   “不哭了不哭了。”陆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你不会说法语,你也找个翻译嘛,心情不好就购购物什么的。”

   “我不想动,什么都不想做,就是想你,我爸妈都不要我了,我没家了,不知道去哪儿。”张凤霞抽泣着说道。

   陆峰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听她说着,给酒店前台打电话过去要了一些咖啡糕点,送上来后,张凤霞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

   “你落地怎么不第一时间找我啊?”张凤霞坐在那吸着鼻子道。

   “最近这边有个半导体博览会,我今天先去确定一下场地,后天就开场了。”陆峰朝着她道。

   张凤霞此前心里憋着一肚子的委屈,也藏着无数的狠话,可是此刻面对这个男人,不知道在心里预演了多少次的场景,现在竟然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

   良久,方才开口道:“我在你心里也没那么重要,你还是惦记着公司的发展。”

   陆峰这话不知道该怎么接,俩人之间的状态一直都是若有若无,她是个不错的姑娘,只可惜不是个对的时候。

   “不管怎么说,公司那么多人指着我吃饭呢,希望你能理解一下。”陆峰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找寻着话题道:“出来也好,你很有能力,在其他方面想创业的话,我可以支持你,佳峰现在在国际上的环境并不好,你如果能换一个方式在国外建立公司,那再好不过。”

   张凤霞不说话,只是默默的坐着,房间的氛围有些安静,她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说道:“我差点让一个女人给睡了,就在刚才。”

   “什么?”陆峰有些不敢置信。

   “我一直以为自己很开放,接受了国外的思想,可是那一刻,我脑子里下意识的想法是,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张凤霞抬起头盯着陆峰,她不想再这么含糊其辞下去了,问道:“你要我嘛?”

   陆峰看着她不说话,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不管多高的情商在这一刻都显得苍白。

   张凤霞似乎感觉到了他的为难,继续问道:“如果我跟江晓燕不认识,或者江晓燕根本不曾出现,你要我嘛?我总不能连个苏有容的比不过吧?”

   “我要你!”陆峰盯着她回答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遇见她?”张凤霞站起身,就像是一个撒泼的孩子一样来回走着,显得特别焦虑,哽咽道:“没有她,如果没有她.......。”

   “没有她就没有我!”陆峰无奈道。

   “她又不是你妈!”

   陆峰不知道该怎么她解释,可若是没有江晓燕,确实就没有自己,自己当初就会尝试回去,说不定就真的回去了。

   “我这几天一直想跟你一刀两断,我甚至想给你跪下,求求你放过我吧,可是我一看见你,什么话都没有了,我就像是个哑巴,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啊。”张凤霞有些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陆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你喜欢我嘛?”张凤霞感觉自己太痛苦了,她不想再这么下去,深吸了一口道:“我就问你最后一次,你愿意娶我嘛?你如果说不愿意,我现在就走,这辈子都不要再见了,永生永世都不会见面。”

   陆峰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再加上她说的这些话,心里清楚,她说这些不过是希望自己说想娶她,真的断了希望,怕她根本承受不住。

   这个世界上最痛的爱情就是一个人想象出来的爱情。

   “你说啊!我就要一个答案!”

   陆峰看着她,点点头,下一秒张凤霞面露狂喜之色,整个人扑进了陆峰的怀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