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第九百二十章 韭菜根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断刃天涯 4834 2022-05-13 14:10

  “你有多久没下车间了?”

   方蛰的这个问题让蒋韵恍惚了一下,歪着脑袋想了一会,似乎在算日子。

   蒋韵算是摸透了方蛰的心思,只要跟他说实话,不藏着掖着,大概率是有个好结果的。

   一开始跟在方蛰身边时,蒋韵就察觉到了方蛰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

   这种戒备心,导致他宁愿跟方丽姝在一起,都不愿意接受几次强烈暗示的蒋韵。

   怎么说呢,蒋韵是地头蛇,方蛰会重用她,但不会彻底的接受她。

   这里头的情绪很微妙,不是当事人很难感受的到,而且当事人还得是那种敏锐的。

   “记不清了,得有一年多了。”蒋韵就是实话实说,说完了还补一句:“心态不对了。”

   “我说这个的意思,其实很简单,那些打工人都是外地来的,他们来到这个城市,一百个里有九十九个注定是要离开的。他们都很年轻,但是他们的选择很少。身在异乡繁华的都市里,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走错路了。我们做不到保证他们的不会走错路,只能做到在我们的企业里,他们至少不会感受到企业对他们的排斥。”

   方蛰很艰难的想表达一点想法,实际上缺词不达意。未来这个国家的贫富分化会加剧,而作为资本家之一的方蛰,是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之一。即便方蛰比起其他的企业老板而言,想对的更愿意让利给企业的工人。

   “是啊,生活上照顾好了,工人也能省很多麻烦的。方总总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地方。”蒋韵这个马屁颇为含蓄,力度适中。没有整出那种领导高瞻远瞩的虎狼之词。

   “行了,你跟我不一样。我只要盯着你就行了,最多加一个林胖子。你呢?长时间不下车间,下面的人在做什么,你能知道?就算你让秘书盯着,秘书工作那么忙,最多能打听一些小道消息。时间长了,没准下面出了问题,最终要负责的人还是你。”

   话是说了,蒋韵能不能听的进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等下回去,我抽几天的时间,把报告上的事情一一落实。今后给工会那边的权利加一些,适当的要求答应下来。方蛰,你就不担心,工会把工人组织起来跟这个黑心老板作对?”

   蒋韵现在有心情开玩笑了,因为看出来方蛰并没有追究她个人的意思。

   方蛰的想法也很简单,毕竟之前自己也没强调过重要性,不能搞不教而诛那种事情。

   有一句隐藏的台词方蛰没说,那就是没有下一次。

   两世为人的方蛰,本性变化不大,对于相处长久的人,总愿意给一个机会。

   作为一个资本家,这样其实并不好,人这种东西太复杂了,该狠的时候,就得狠,不然受损失的只能是你自己。道理方蛰都懂,但是怎么说呢,他现在没有财务上的压力,对于一些不影响大局的事情,能宽容的时候,总是宽容的。毕竟他现在的情况,身边接触到的人其实不多,每一个人接触的时间长了,心里都会另眼相看。

   年底最大的事情不是汇总结算,而是年终奖。

   这时候是方丽姝最忙的时候,方蛰旗下的每个企业,年终奖的报告都要送到她这里来审核,通过之后才能准备下发。

   方丽姝总算忙完了,伸懒腰的时候看见门口站着的人,抿着嘴笑了。

   这是方丽姝的特色,笑不露齿。靠着门口的方蛰刚才被她伸懒腰的动作惊艳了,瞬间慵懒的性感,身材不算很爆炸的方丽姝,在那一瞬间达到了巅峰。

   “你不来的话,我还要过去呢。”拿起面前的报表,方丽姝起身迎上前。

   方蛰看一眼报表道:“先放着把,一起去吃饭。”

   “让人打来吃,还是下楼去食堂。”方丽姝问了一句,方蛰没有犹豫:“下去吃。”

   林朵朵大概是这栋大厦里最特殊的一个了,好好的办公室工作不做,非要管整个大厦的物业和后勤。中午这顿,大厦里多个部门的都在二楼的食堂用餐。晚饭则不一样,有的人愿意回去自己做来了,还能剩下一顿餐补。

   林朵朵习惯了在用餐时间在食堂里到处溜达,怎么说呢,众口难调。有的职员遇见不喜欢吃的菜,经常会吃两口就倒掉,这让林朵朵很不爽,遇见了就抓,见不得别人浪费食物。

   人是很奇怪的,有的人就是这样,别人对他好,觉得理所当然,哪天别人不对他好了,立刻跟炸毛一样。林朵朵是不会惯这种人的,食堂这里的吃饭,米饭是可以加一次的。这是一众员工福利,有谁米饭没吃完,林朵朵都会认为是加了米饭倒掉。

   看见一次就骂一次,被抓现行就当场骂,没抓到现行就站在垃圾桶边上骂。

   因为林多多的存在,食堂里很少有人打了饭菜吃两口倒掉。偶尔剩下一点,也没人说啥。

   方蛰没有去麻烦别人,进门对方丽姝道:“你去打饭菜,我去找位置。”

   “你啊,别给别人制造压力,还是乖乖的去隔间里吃吧。这可不是你表现亲民的地方。”方丽姝笑眯眯的提醒一句,方蛰听了忍不住摇头叹息:“当初搞服装厂的时候,一群女的在食堂,我都不敢下去吃饭,都是躲在办公室里吃。时间长了被误会不喜欢在人多的地方吃。”

   方丽姝也没搭理他的矫情,拉着他的手往隔间雅座里去。平时方丽姝也很少下来吃,都是在办公室呆着,让助手给她打饭。偶尔下来吃饭,也都是直接奔着雅间去。

   这话怎么说呢,你到了一个地位后,偶尔到食堂里跟大家一起吃饭,别人说话都会小声的。隔阂这个东西,不是说你一天两天就能消除的,除非你长期坚持。但对于方蛰也好,方丽姝也罢,这么做都没太大的必要。你这是民营企业,不是衙门里的官。

   方蛰了解下面的情况,往往都是赵洁和她下属的职员们汇报,方丽姝则是通过财务部门的下属们,她们都是八卦能手。财务部门里七八个女的,个个都是消息灵通人士。

   林朵朵眼睛很尖,看见方蛰先是楞一下,随即笑嘻嘻的迎上前:“哥,你可真是个稀客。”

   “我不来是不想给你压力,我要天天来,你怕是要哭出来了。”方蛰调侃一句。

   “那不能,你是我哥,在你面前我啥话都敢说,哪来的压力?”林朵朵这话不假,她跟方蛰天生就亲近,两人遇见了,什么话都是能说的。

   “你这怎么回事?还不打算要孩子啊?”林朵朵结婚有一段时间了,方蛰的记忆中,上辈子她结婚就有了,还是奉子成婚的。这辈子居然都结婚了,还没要孩子。

   “谁知道啊,我也没上措施啊,没怀上怪我咯?”林朵朵无奈的两手一摊,夫家那边还真是很期盼一个孩子的。“那你得注意一点,去医院看看,听听医生怎么说。”方蛰提醒了一句,别因为孩子迟迟没怀上,闹出家庭问题来。

   “哥,你管的可真宽。”林朵朵在方蛰面前,有啥说啥的习惯不变。

   “我可提醒你啊,真有了孩子,我送你一套房子。”方蛰很干脆的直接丢出王炸。

   林朵朵不以为然的摇摇头:“我都有房子了,你送点别的。”

   “我去,还有人嫌房子多啊。我可提醒你啊,附近最好的小区,复式楼,三百平起步。你要大平层也行,反正我说话算数。”

   在一下林朵朵来了精神,立刻小狗死的扑上来一番讨好:“那别等了,我现在就要。”

   方蛰笑了笑道:“那行,你自己去挑一套房子,到时候我来付款。”

   这还真的是临时起意,主要是现在的房价还没有涨起来,别等过两年,房价开始飙升之后,对于林朵朵这样的八零后而言,存款永远都不够首付。等你总算是存够首付了,一家人把所有的钱都用上了,房价特么的没有上升空间了。

   这个时代的人,谁能想到,将来有一天,某个四线城市的房价,都敢破万呢?

   别的地方方蛰不好说,就以江城为例子,下面的一个县城,多少家庭一对夫妻二十年的积蓄,才能买的起一套房子。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面对现实,根本没有防抗的能力。孩子大了,要结婚,你把骨髓榨干了,也要给他买房子。

   林朵朵很卖力的去厨房里交代一番,出来后挨着方蛰坐下:“哥,喝点么?”

   “下午还要工作,不喝了。”方蛰随口拒绝,林朵朵欲言又止,最终咬牙道:“哥,我妈的意思,把方悦的户口弄到松江来,让他在这里读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