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842章 虑周藻密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3964 2022-05-11 11:46

  第842章虑周藻密

   祐宁帝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利用了薛衡,薛衡只怕此刻还不知自己在被利用着,也正因为如此,祐宁帝才信薛衡,王政带领的神勇军也会深信薛衡。

   这些人入了西北王城,就是自投罗网,其结果

   祐宁帝闭了闭眼,忽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刘三指递了手帕,祐宁帝没有接,他很快就将咳嗽压了下去,原本看起来恢复了血色的脸也迅速灰白,他凝视着逐渐显现颓势的棋局,勉强摁下一子,棋盘上的竭力维持与他现在身子的苦苦支撑何其相似?

   “论虑周藻密,当世只怕无人匹敌。”祐宁帝慢慢睁眼,目光落在沈羲和身上,“你方才对阿娘说,是因余氏确认阿娘在西北放的人是薛氏,这话是说与朕听。”

   事实是她早确定薛瑾乔是太后的眼线,并且破解薛瑾乔之术犹在薛瑾乔传信给太后之前,甚至是她指使薛瑾乔将谭氏的秘密告诉太后。

   以此来引薛衡上钩,逼得薛衡为了保全薛瑾乔,彻底选择投向陛下。

   “儿与太后角逐,胜负未分,如何敢在陛下面前露出马脚?”沈羲和不否认,答案是显而易见,“西北与东北三部,陛下鞭长莫及,若是陛下方才就知晓,都是儿在谋算,只怕巽王手中的神勇军是不会攻入宫门。”

   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如何能够再留落网之鱼?

   陛下要是早知真相,他就有时间改变计划,命萧长风带着手中的神勇军远远离开京中,时时刻刻潜伏在一处,监视着自己。

   沈羲和没有改朝换代之心,萧长风哪怕带人远遁。也必然是一辈子的隐姓埋名。大抵是受萧华雍影响,沈羲和不喜欢这种有什么失去她掌控的感觉。

   祐宁帝思忖着,若方才沈羲和就像太后表露出,一切都是她在背后主导,自己的选择是什么?或许还是会孤注一掷,亦或许真的会似沈羲和所料,及时令他们撤退。

   既然大局已定,无力再阻拦沈羲和,不若放一双眼睛时刻监督着她。

   沈羲和却连这个可能都要斩断,干净利落。

   撇去帝王的身份,沈羲和是沈氏女,祐宁帝也不得不认同,或许沈羲和为君,倒是黎民之福。

   “如此说来,巽王也无胜算了?是谁?阿婼?”祐宁帝落子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他感觉到身体的力气才缓缓薄弱,他的大限,应该要到了。

   微微摇头,沈羲和道:“儿对巽王妃,从未作假。”

   她把沈璎婼当做可有可无的人,自然不会在紧要关头,又打着血缘的旗号,让沈璎婼相助。只不过沈璎婼的选择,倒是叫她心情有些复杂

   余桑宁被太后救出去,便是去挑拨沈璎婼与沈羲和,若是沈璎婼能够因此恨上沈羲和,或许能够给太后意外之喜。

   除了余桑宁,太后不好寻人。

   这个敏感的时候,皇太孙册立在即,京中各势力有牵扯的人,沈璎婼都会防备这是挑拨离间,哪怕心中埋下怀疑的种子,也绝对不会在大局未明之前,去刨根问底。

   这一点分寸,沈璎婼有,太后亦知。

   余桑宁不一样,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依附,还有一个好处,便是余桑宁若是出了意外,被沈璎婼送到陛下的面前,也难以顺藤摸瓜摸到太后这里。

   正如当初利用余桑梓的事情,太后从未在余桑宁的面前现身,余桑宁现在都不知道被谁威胁,又是被谁从密道救出。

   换了其他人难免节外生枝。

   祈福之事后,太后应当也察觉,陛下在隐隐怀疑她,她更不敢轻举妄动,寻旁人去走这一步,哪怕这一步棋,就算沈羲和先前没有怀疑她,人从密道被救走,也会怀疑到汝阳长公主身上,太后却顾不得这么多。

   陛下的神勇军在萧长风手上,余桑宁若是能够蛊惑沈璎婼,不但可以利用沈璎婼对付沈羲和,也能利用沈璎婼对付萧长风,一举两得,利大于弊,太后选择走这一步棋。

   甚至把自己身边动摄魂术的人都派去,挑拨不行,就趁机催眠沈璎婼。

   只是天不遂人愿。

   余桑宁找上沈璎婼的那一日,沈璎婼正好诊出有孕

   她面无表情听完余桑宁的话,为了腹中的孩子,她极力稳住自己的情绪,先前她因为京中越发紧张的局势,见不到长姐,也知道长姐不待见她,不需要她多事,她按耐住自己也十分焦虑,导致有了小产的征兆。

   郎中才刚刚叮嘱她,戒燥戒怒。

   说与余桑宁声情并茂将谭氏结发出来,换来的是沈璎婼极其冷然问了句:“说完了么?”

   余桑宁和太后派来的这位宫人,都愣住了。

   沈璎婼没有半点被欺骗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愤恨,她冷静得好似听着旁人的可悲。

   这让她们两一时百般手段也施展不出来,而且沈璎婼因为刚刚查出有孕,哪怕余桑宁说事关她生母萧氏,且她身边有眼线,沈璎婼都没有单独见余桑宁二人。

   这摄魂术再厉害,也要趁虚而入,且也不能一下子对付两個人,沈璎婼身边立着的还是高大魁梧的侍卫。

   “把她们二人关押起来,我见过他们之事,不许传入王爷耳里!”沈璎婼吩咐完,就起身缓步离开。

   她看似一步步不受影响,实则指甲嵌入了肉里,一手贴着小腹,不断地吸气呼气,才能维持住表面的平静。

   回到院子里,谭氏熬好了保胎药端到了沈璎婼的面前,沈璎婼眼中蒙了一层水光,她静静看着谭氏。

   这个在她生命里,温暖着她,呵护着她,开解着她,无论何时都向着她,给予她一切本应该是母亲才能给予的女人,是她的嫡母,一开始就放在自己身侧的监视她的人。

   恨么?痛苦么?绝望么?

   有的,都有,只是看到她,不知为何这些情绪她都发泄不出来。

   她甚至可悲的不敢拆穿,不想她离开自己。

   “王妃,怎么了?何处不适?快告诉奴婢。”谭氏一看她面色煞白,又眸中含泪,满脸疼惜奔上前。

   沈璎婼一把抱住她:“奶娘,你骗过我么?”

   ??明天22点左右。

   ?

   ????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