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我花开后百花杀

第841章 利用中的利用

我花开后百花杀 锦凰 3654 2022-05-11 11:46

  第841章利用中的利用

   这封信不能太早递给太后,必须是在沈羲和确定陛下时日无多,太后按耐不住的时候才能递过去,太早就会让他们有太多的时间布局,无法达到沈羲和想要的效果。

   不过在这段时间,薛瑾乔的异样还是引起了薛衡的主意,早前他就察觉到了薛瑾乔的闷闷不乐,只是那时候薛瑾乔还愿意遮掩一二,甚至令薛衡误会是夫妻两闹了别扭。

   现在薛瑾乔不但没有再遮掩,更是偷偷摸摸在暗地里做些事情,这些都没有逃过薛衡这个关怀孙女的祖父,当她从蛛丝马迹之中发现薛瑾乔在窃取西北的消息往外传递时,他立时将薛瑾乔逮了个正着。

   将薛瑾乔带到只有两个人的地方,薛衡忍不住问:“乔乔,你在做什么!”

   薛瑾乔满脸的慌张与欲言又止。

   “你你是从何时起?又是为何人所迫?是不是陛下!”想到陛下已经拿薛氏威胁自己,薛衡就忍不住猜想是不是自己迟迟不回应,陛下忍耐不住,又威胁了薛瑾乔?

   可是薛瑾乔明明对薛氏没有半点情分,怎会为薛氏背叛沈云安?

   她对沈云安的情意绝不是作假!

   薛衡这一问,薛瑾乔就知道沈羲和推断是正确的,陛下果然找上了祖父,她红了眼眶:“祖父,我的事儿,你别管,你早些离开西北。”

   “我怎能不管?你知不知晓你在做什么?”薛衡气急,幸好是他先发现,要是沈氏父子先发现,她要如何自处?沈氏又该怎么对她!

   “我”薛瑾乔知道祖父是真心关怀自己,她不想利用祖父,可这一战,必须有個胜败,只有利用祖父,才能最快破局,也才能将西北,这片她已经深爱的土地减少伤亡。

   “你到底有何苦衷?你说出来,祖父为你想办法!”薛衡着急追问。

   薛瑾乔垂眼,怕祖父看到自己眼底的愧疚,祖父其实到现在都没有想过要投向陛下,他不想做薛氏的罪人,却也怕自己的行为还得自己家破人亡,手心手背都是肉。

   但很明显她这一块手心的肉要比薛氏那么多族人的肉在祖父心中厚,她是把自己变成压倒祖父的最后一根草。

   犹犹豫豫从袖中抽出一张图,递给了薛衡:“祖父,我并非受命陛下,我很早就被太后所控”

   薛衡不懂什么摄魂术,薛瑾乔怎么说,关于这一点他就怎么信,因为在薛衡眼里,薛瑾乔永远不会欺骗自己这个祖父,一听到她若不从,就会像幼时一般失控发疯,薛衡龇目欲裂。

   他又会想到了薛瑾乔幼时那凄厉疯狂的模样:“欺人太甚!”

   薛衡这一刻对太后乃至皇室都深恶痛绝,他大步而去,想要去寻沈岳山,把一切告知,薛瑾乔窥探出他的心思,立刻扑上去拖住薛衡:“祖父,不行,这种邪术已传到了满满身上,乔乔可以不在意生死,可满满呢?”

   薛衡一滞,他满脸的戾气无处发泄。

   见此,薛瑾乔只能在心里拼命对祖父说着对不住。

   沈云安其实说过,他们可以和薛衡坦白,让薛衡来演一场戏去欺骗陛下的人,但这太过于冒险,一旦薛衡露出半点马脚,就很可能被陛下的人灭口。

   不若让薛衡真的在她的蹿使下做个彻头彻尾的私心人。

   只有薛衡真心投向陛下,一举一动才能去信对方。

   毕竟陛下派来与薛衡接头的人可是王政,王政与祖父相处多年,祖父是否真心投诚,他应当能够试探得出来。

   “你可知,一旦西北落败,太子妃失势,你会如何?”薛衡转身,疼惜而又痛苦。

   眼眶一酸,薛瑾乔内心也全是不安与愧疚,只是这份不安与愧疚是为自己对祖父的欺骗与利用,大颗大颗的眼泪砸落:“祖父祖父,乔乔乔乔已经不能回头”

   薛衡只当薛瑾乔是因为选择了背叛沈羲和与沈云安而如此伤心欲绝,他更是揪心不已。

   “祖父我早就将西北之事全透露给太后”薛瑾乔哽咽着将自己做了多少对不起沈氏的事情告诉薛衡,未免薛衡怀疑,一律推到先前是在摄魂术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所为。

   后来自己慢慢察觉不对,留了个心眼,从与自己联络的人身上,诈出了自己中术的事。

   薛衡霎时间心乱如麻,太后竟然隐藏如此之深,她若成了事,当真会放过薛瑾乔?

   绝不会!

   不能让太后成事,但按照薛瑾乔对西北对沈氏做的这些事,现在去寻沈氏坦白,可还有一线生机?

   薛衡在沈氏与陛下之间摇摆不定,实在是薛瑾乔对西北的事情泄露太多。

   内心里,薛衡还是偏向于向沈氏坦诚,沈云安与沈岳山的品行,哪怕夫妻情尽,也不会要了他们祖孙两的性命。

   “乔乔,我们去寻王爷与世子”

   “不,祖父,不可。”薛瑾乔拒绝,“安郎身边有太后的人,她会立时要了满满的性命。”

   “你——”薛衡看着抗拒而又恐惧的薛瑾乔,他明明知道这是一条错路,可却不舍得勉强她,那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薛衡向陛下妥协,第一时间给了陛下消息,将太后的真面目,太后对薛瑾乔所做之事都揭露给了陛下,陛下对于识时务,不恋权的人由来宽厚。

   或许陛下获胜,他能够保住薛瑾乔与满满。

   只是沈氏,薛衡心中格外羞愧。

   太后接到薛瑾乔传来的消息是三月六日,两日后余桑宁被救走。

   祐宁帝接到薛衡的消息是三月十日,当晚他就咳了血,薛衡信中的信息太多,包括摄魂术,让他产生了诸多不好的联想,早在沈羲和的真七郎之计后,祐宁帝就开始怀疑太后,这封信让他更深入地看到了太后的真面目,才有了先假死响丧钟,亲耳听一听的今夜之局。

   “薛公确然是真心投向了陛下,他的这些消息,才能让陛下也相信他是真心。”沈羲和又落下一子。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