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二百八十九章 跟屁虫

扶摇 断刃天涯 4466 2021-10-20 14:41

  几乎每一次面对梅弄影的时候,王国华总有一种无力的感觉。非要找一个原因的话,王国华只能归结于曾经的那段同居岁月这个女人给自己的心里留下的烙印太深。两人最初分开的那一段,王国华在酒吧夜店里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游荡猎艳时,寻找目标的标准几乎都是以梅弄影为模板。刻意的寻找一些某个部位跟梅弄影相似的女人来勾搭,一旦勾搭上手,王国华会显得很疯狂,总是会要求被勾搭上手的女人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原因么,梅弄影在床上其实很保守,除了四脚朝天和狗爬式,主动姿势一概不接受。这无疑是一个让男人很蛋疼的坏习惯。觉得被愚弄的王国华,从别的女人身上希望能找回一点场子,结果是每一个醒来的早晨,看着身边污了妆的女人,王国华便有一种厌恶的情绪滋生。可是当下一个夜晚来临的时候,还是会继续。

  如果不是重生这种事情发生,王国华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打翻身仗的可能。至于眼下,虽然还能保持着淡定,但还是会忍不住的冒出一些古怪的念头,这些念头和床有关。

  梅弄影身上江南女子的特点很明显,浑身上下浸着一种娇柔的滋味。给人眼看的感觉,就如那旧社会大户人家不出闺门的小姐。实际上,这个女人内心中的不安分,只有跟她近距离接触的时候,你才会察觉到。等察觉到的时候,往往已经迟了。

  默默的抽完一支烟,王国华站起看看梅弄影道:“你大爷的,没意思你还来找我说话?”说着在梅弄影惊愕的目光中,施施然上了楼道。梅弄影一点都没生气,反而笑的很开心,双脚不住的前后晃动,笑声很脆。嗖,一只拖鞋飞了出去变化成暗器,奔着王国华的背后来了。

  王国华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女人不会善罢甘休,后脊梁一凉的时候,警惕的回头却已经晚了,这女人踢拖鞋的准头不错,王国华的大腿上中了招。

  拖鞋的是粉色的,款式很精致,就像那个正在笑的有点白痴的女人的脸。

  “有病!”王国华丢下这么两个字,继续上楼前顺手把拖鞋丢出老远。这一下,梅弄影不笑了,站起来玩了一出单脚跳跃。总算是两只拖鞋都归了位,梅弄影看着已经上楼的男人的背影怒道:“小气鬼!”

  王国华站在,趴在扶栏上,享受了一把居高临县看这个女人的快感,很不斯文的竖起一根中指后,慢悠悠的拍拍手开门进房间。王国华很享受刚才竖起中指的感觉,有一种大获全胜的愉快。这一刻,王国华找到了一种重新来过之后的自信,能够轻松面对这个女人的感觉,真好啊!

  梅弄影能够感受到王国华目光中的轻慢,气的跳起来就追,等冲上楼来才看见那个讨厌的家伙正靠在门上悠哉的抽烟,梅弄影反而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在外头办好住宿手续的高升,开着桑塔纳出现在楼下,刚把车停下,后面就砰的一下。高升咧了一下嘴,慢悠悠的开门下车。

  楼上的王国华听到动静,趴在扶栏上向下看时,隔了几个门的房间门口,探出阎本利的脑门来,冲王国华龇牙一笑,内涵多少有点讨好。

  王国华回了一个笑容时,身边飘来一阵香风,扭头一看阴魂不散的梅弄影居然笑眯眯的挨着站住往下瞅,奔驰车上那个男的下车时,梅弄影做了一个让王国华哭笑不得,颇有抽她一顿**的动作。

  车上下来的男子,扛着一箱百事可乐下来,遭遇到高升有点阴森的目光时,为了给自己壮胆,还挺了一下胸膛道:“你怎么停的车?”下一刻,男子看见楼上的梅弄影居然挨着一个男人站在那也就算了,肩膀上还搭着那个男人的手。

  王国华真的很无辜,因为这只手是梅弄影抓住按上去的。咚的一声,一箱可乐掉地上。该男子怒不可遏要往楼上冲时,高升一个跨步挡在前面,指着被撞的部位道:“给个说法吧。”

  “给你妈!”该男子抬脚就踹,这一踹之下,居然发出风声,一看就是练过的。

  如果面对的是王国华,这一脚无疑能达到目的,可惜面对的是高升这个变态,一脚窝心腿过去时,高升只是微微的一侧身子,闪电般迅捷的躲开,接着就是一个上步,手中寒光一闪,扑的一声,匕首的铁柄狠狠的砸在男子的腮帮子上。

  男子被砸的哎哟一声,刚想还手时却不敢动了,大动脉的部位,一股割裂肌肤的寒气往肉里钻,再看对面这个毫不起眼的男子,目光中充满了野姓和杀气。论身材,该男子至少高出高升半个头,但是现在他却是弱势的一方,动都不敢动一下。

  从对面看见了恐惧,高升慢慢的收回匕首,变戏法似的匕首消失后,蹲在追尾处看了看道:“至少要五百块的钣金和车灯钱。”

  男子飞快的摸出钱包来,数都没数,丢下一叠钱,丝毫没有反抗的勇气。高升瞪他一眼道:“你钱多搔的慌啊。”说着数了五百块,其他的丢回去道:“滚!”

  男子怨毒的看看楼上,不舍的再看看高升,发现这小子手里又出现匕首,吓的一哆嗦,连忙转身上车打着车子,掉头就跑。高升抱着那箱可乐,慢悠悠的上楼来,往地上一放后对王国华道:“王哥,有啥吩咐?”

  王国华抽回肩膀上的手,回味了一下那种柔若无骨的感觉后,淡然的笑道:“没事了,这一段时间,你随便玩,我这里不用你艹心。”

  高升看看梅弄影,伸手指着她道:“你,少玩点女人的小聪明。”说着转身,不紧不慢的走下楼去。梅弄影被高升一眼看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伸出小手拍了拍胸口道:“王国华,你这个跟班是什么人啊,眼睛跟毒蛇似的。”

  王国华淡淡道:“他的眼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死人,一种是活人。”

  梅弄影回过神来,眼珠子一阵乱转,眯着眼睛看着王国华道:“你,……。”

  “你什么你,再给我添乱,我收拾你。”王国华打断她的话,转身进了门,随手砰的一下,把门关上了。靠在门上,王国华忍不住发出畅快的笑声。

  站门口的梅弄影一阵咬牙切齿,找不到一点办法后哼了一声,也进门去也。远端的阎本利这个时候出门来,一溜烟冲到王国华的门口敲门。

  王国华开门一看是他,笑道:“怎么了?”阎立本冲王国华竖起大拇指道:“兄弟,你太牛了。难怪看不上小明星。”

  王国华摸出钱包,从里头拿出一张外滩会所的金卡递过去道:“这个借给你用两天。”

  房间里只有电视没有电脑,王国华多少有点无聊。在床上躺了一会,王国华决定去图书馆。可是刚开门,就看见隔壁门里一个小脑袋探出来,笑嘻嘻的看着他。

  王国华无语的很,关上门信步往图书馆走去。钱包里还有一张以前办的借书证,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的上。实在不行,就重新办一张吧。

  王国华的担心是多余的,两年前的借书证居然还能用,借了两本《清史稿》,慢悠悠的找个位置坐下看书时,边上侵来一阵淡淡的幽香,不用看就知道是梅弄影跟来了。

  王国华很快就陷入书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成为了图书馆里无数嫉妒目光的集散地。有的女人不管走到哪里,注定是要成为关注的焦点。梅弄影大致如此,问题是她挨着王国华坐下也就算了,居然一手托着下巴,摆了个很萌的姿势,一直盯着王国华看。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王国华习惯姓的摸出烟来时,才注意到梅弄影的姿态。楞了一下,王国华才意识到在图书馆里。无视边上那个很能制造麻烦的女人的笑容,王国华站起抱着书离开图书馆。

  F大的校园里,很快就风传出一个悲情故事的版本。某面目可憎的男子,无情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个小媳妇似的娇柔女子,可怜兮兮的亦步亦趋。由这个版本衍生出来的猜测版很多,0、1版本的内容是该女子是现代版的童养媳。0、2版本的内容是该男子玩过后不打算认账,0、3……。

  所有的版本都无一例外的把王国华妖魔化了!

  无辜的王国华对于身后的跟屁虫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选择无视她。王国华很奇怪,记忆中的梅弄影是个很自我的女人,难道是因为自己头上的主角光环在起作用么?

  冷静下来,王国华认为本姓是很难改变的,坚信某人的狐狸尾巴迟早要露出来。

  天气很好,夕阳自然也很好。王国华出门的时候,隔壁再一次准时的跟着开门,某祸水再一次扮可怜的看着某位并不太帅的男子。

  “好玩么?”王国华走到祸水的跟前问了一句!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