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四百七十九章 压制

扶摇 断刃天涯 8870 2021-10-20 14:41

  高娟娟进来通知开会,说是办公厅大会议室。通知之后这女生还不走,鬼头鬼脑的张望了一下,上前来低声报告:“主任,我刚才听人说了,外面到处有人传,你上任后整督查室的老同志。还说你以前在红杉区肯定不干净,不然好好的一把手怎么平调到省委来。”

  这个女人不去做特务真的屈才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在,其实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当然,王国华也不能鼓励她,小报告成风的话,督查室就永无宁曰了。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高娟娟多少有点失望的走了,王主任这个态度实在看不出有高兴的成分。难不成王主任不喜欢别人打小报告?高娟娟要争取下半年的调整机会,其实可以找她老子,问题是眼下她老子在省委办公厅里头,也是夹着尾巴做人的。原因无他,高秘书长一向不受呼延秘书长所喜。所以这一次的人事调整,高娟娟能寄望于老爹的地方不多。

  王国华找到会议室的时候,里头已经坐了不少的人。一眼望去,没几个人是认识的。

  随便找个位置坐下,王国华能感受到周边的目光都不是特别的善意。一个年轻人,身居督查室主任一职也就算了,居然还打击老同志。这里头参加开会的,哪个不是三十五六往上跑,王国华还真是深陷于老资格中间。

  开会的人不少,至少有四五十个人。会场显得有点杂乱,交头接耳者甚重。不过这些人的级别都不低,所以场面还算有序,噪音也不大。

  一脸威严的言礼孝迈步进来,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走到主席台上,言礼孝咳嗽一声,才大声道:“开会了,请大家把通讯工具都关了。”

  “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开这个会,主要是针对最近办公厅内部出现的一些不好的风气在不断的滋长。个别老同志,对年轻干部看不顺眼,摆老资格,不服从上级指挥。…………。”言礼孝上来就跟着主题,根本没有任何婉转的意思。言辞犀利,声音尖锐。

  “最近我还听到一些风传,个别领导干部开上了私家车,一些同志觉得人家有问题了。然后不经过调查,就很不负责任的胡编乱造。在座的诸位有没有传这些话我不管,从现在始,只要大家发现有人传这话,坚决给予查处到底,顺藤摸瓜找到源头,发现是谁在造谣,坚决处理,一定要狠狠的刹住这股歪风邪气。……。”

  言礼孝言语如刀,讲了一个小时,会场气氛随着言秘书长的语气越发的严厉而变的有点诡异。不少人的眼神一直在审视王国华,王主任则是面无表情的听着,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的端倪来。实际上这个事情,王国华并不认为开会能解决问题。喜欢传就传好了,清者自清,到时候不怕这些人不跳出来。

  言礼孝这么干,固然能够整治一时,却是治标之道。王国华倒是希望这些风言风语越传越离谱,最后惊动省委主要领导展开调查,那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眼看中午要下班了,言礼孝才停止了讲话。最后再强调了一些,这才算是散会。从王国华的角度来说,这有点小题大做的意思,至少是时机还不成熟。

  走出会议室,王国华打开手机,未接来电好几个。赶紧打回去,电话那头的李国光很不爽的怒道:“国华,你把我忽悠来就不管了?”

  王国华不难判断出李国光这种感觉很亲热的说话语气的目的,两人之间过去总是隔着一些东西,这里头有李国光骨子里的一种傲慢,也未必没有嫉妒成分在内。但是李国光也是现实的,经历了王国华调走之后的一些事情,认识到要想靠自己的努力往上走,结好王国华无疑是一条捷径。可惜,正如李国虎说的那样,李国光失去了一个结交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的机会。

  “好,我这就过来。”王国华答应了一声,心里对于自己利用李国光一点负担都没有。这个事情一开始,王国华给李国光的定位就是利用对象,当然也不白利用他。

  黄娴一直在酒店楼下等着,所谓京城来的赵公子的事情,黄娴跟老爹倒是说了。可惜,老爹那边没什么又意义的答复,就是让她小心应对。对于王国华,如果说最初黄娴就是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大树,那么现在的心情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黄娴从不觉得自己委身强者有什么不好,这些年在社会上的打拼,训练出来的是一个极度现实的成熟女姓。面对所谓京城赵公子的威胁和暗示时,黄娴最初并不觉得王国华能站出来为自己遮挡风雨。这个社会终究是现实的,没有足够的利益是很难让一个体制内的有妇之夫为一个小三去冒险的。

  事实出乎了黄娴的预料,王国华很干脆的给了答复。那一刻黄娴抱着电话流泪了,觉得一些认识被颠覆。

  开车的王国华听见电话响,拿起来看了一眼居然是朱拉风打来打。顺手接听,里头朱拉风说道:“国华,我帮你打听清楚了。赵疯子身边有个帮闲说,他最忌在找一个什么南天首富女儿的麻烦。应该是盯上这个首富的口袋了,按照他的路子,说不得先睡了人家的女儿,然后以便宜女婿的身份伸手。这[***]人,吃相一贯都是这么难看。”

  从朱拉风的语气来判断,对这个赵疯子想来也是看不顺眼很久了,估计也奈何不了人家。

  “嗯,谢了,我知道了。”王国华说着挂了电话,前方就是方元大酒店,车子还没挺稳,已经等的有点着急的黄娴已经冲了上来开门。

  “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刚才还接到那边的电话,说是半个小时后过来,让我这里清场。我给顶回去了,他又说顶层的包厢他预定了,我又给顶回去了。然后,那边好像把电话给摔了。”黄娴这话,有点语焉不详,其实打来电话的是省政斧那个副秘书长。黄娴也没有顶回去,只是很委婉的跟人家说,已经接了不少预定,不好总是有客人上门不接待吧?然后那边就挂了电话,很生气倒是真的。摔电话是绝对没有的。

  “先上去再说吧,我的朋友那边没有怠慢吧?”王国华保持着一贯的心气平和,似乎这个事情根本就不算什么。这个表情,给了黄娴很大的信心。

  “我怎么会怠慢你的朋友?对了,那个赵公子什么来头?”挽着王国华的手,黄娴小心的问着,心里的一点不安在王国华出现的这一刻,彻底的消失,甚至黄娴还有点羞愧的意思。

  “一个红二代,你放心,这里是南天省,不是京城。还轮不到他来耍横!”王国华没有多话,简单的解释一句就上楼。所谓不是猛龙不过将,即便是京城里一些个顶级太子到了南天省这个全国首屈一指的经济大省,都未必敢过于嚣张的挑衅本地一些顶级势力。

  赵疯子敢欺负黄娴,不就是仗着省长段风那边还算客气么?说起来他从黄娴入手,真的弄上床了,再折腾一些事情,别人还真不好说什么。要说这个手段下作是下作,却是比较有效的。南天首富,那也不是摆设,不是想怎么地就怎么地的。

  顶层的包厢门口,王国华停下脚步对黄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般的朋友。”

  黄娴是聪明人,飞快的点点头,松开了王国华的手臂。王国华这才推门进来,笑眯眯的走进去时,李国光正在跟姚晓华详谈甚欢的样子。

  “哟,省委领导来了,大家欢迎。”李国光酸溜溜的架秧子起哄,不想边上的高升看不下去,眼睛斜他一眼。李国光赶紧的干笑两声,站起来张开双臂要来拥抱王国华。

  王国华抬手挡住他道:“别,我对男人没兴趣。”

  李国光心里不免有点苦涩,脸上却只能是笑着道:“去你的,我对男人也没兴趣。”

  一番打趣,各自落座。王国华冲站在一边等候的黄娴淡淡吩咐道:“这些都是我的老同事了,具体什么菜好我也不知道,黄总安排吧,别太丢我的面子就行。”

  “各位捎带,很快就好。”黄娴笑眯眯的微微颔首,转身交代一番,然后拿起茶杯给几位倒茶后,这才慢慢的退出去。

  李国光这时候笑道:“还是国华会享受啊,吃饭都能找到这个上档次的地方。”

  王国华露出不屑的笑容道:“也就是你这种京城来的土豹子喜欢这种花冤枉钱的地方,按照我的心思,咱们几个找个地方特色菜的小酒楼,点几个地方菜,来点好酒,边吃边扯淡,那才叫滋润。来这个地方吃饭,不是以吃饭为真实目的,说白了是来摆谱的。”

  李国光一听就拍手乐道:“说的对,就拿我在京城的时候吧,我还就愿意上一些小馆子,一碗杂酱面,一碟子毛肚,那吃的叫一个爽快,还不费钱。”

  这时候黄娴捧着一盘热毛巾进来,黄总干了服务员的工作,居然有模有样的。听着这个话,便笑道:“王主任和李区长这话我听出点意思来了,觉得我这要价太高了。难道就不兴我这里吃饭又有面子又好吃么?”

  李国光对于黄娴亲自上毛巾一事,多少有点意外,不免多看了两眼。当即笑道:“我看出来了,黄总怕不是看上国华了,送毛巾这种事情都亲自来。”

  黄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低头浅笑道:“看上又能如何?王主任未必看的上我。话说回来,我这个豪华包厢,平时生意很一般,要不是王主任的关照,十天有五天是空着的。”

  一番话落落大方的,没有刻意去避嫌,李国光心里的一点怀疑反而没了影子。不能不说这个黄娴,坐念唱打样样拿手的很。姚晓华和高升其实都有点奇怪,不过这两位不好说什么就是了,当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黄娴送了毛巾又给各位倒茶,这时候电话响了,当着大家的面走角落里接听,很快便皱着眉头为难道:“对不住啊,真的有客人,已经到了。真不是不给您面子,总的有个先来后到吧?再说,这边的客人,我也得罪不起啊。”

  声音不大,大家都能听的见,黄娴挂了电话后,李国光便笑着问:“谁啊?是不是让我们腾地方?我说黄总,我长这么大,吃饭的时候还没给别人腾过地方?你让那小子过来,当我的面说这个,看我不抽他。”

  这小子一脸的纨绔像,王国华听着皱起眉头淡淡道:“国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里不是京城。以后你还要在南天发展的,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冤家多堵墙。”

  这话听着是教训,实际上在李国光这里味道不一样了,王国华这是为他好才说的这个话。真要是当做一般大关系,人家还未必愿意说这个话不是?仔细一想,李国光也觉得王国华这会应该是真心说这个话的,忠言逆耳嘛。

  “嘿嘿,行,以后我在南天省夹着尾巴做人就是。”李国光还很服气的样子,王国华听了便笑道:“扯淡,让你少惹事,不是让你做缩头乌龟。真要说遇见狠人了,我们兄弟还能怕了谁不成?越州市这块地盘上,能让你我吃瘪的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吧?”

  王国华这话很对李国光的胃口,这家伙本来就是不怕热闹的主。笑嘻嘻的一挺胸膛道:“说的也是啊,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叫他好看。”

  话音刚落,门口开了,四个美女服务员端着菜进来,放下菜之后也不走,直接每个人后面站一个,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及时上前。

  接下来的菜上的是相当的快,黄娴等菜上了一半,手里拿着两瓶茅台过来,轻轻的摆桌子上笑道:“王主任,各位领导,一点小意思,今天的酒水算我的。”

  这种手段,李国光自然是见的多了,说实在能来这里吃饭谁在意这点钱?要的就是一个面子,李国光更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不然能公然找当兵的去砸了明远化工的大门?不就是觉得丢了面子么?

  黄娴一直没有着急走,等最后两道菜上来,亲自布菜之后,拿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杯子笑道:“我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奉陪各位领导了,这杯酒算我敬大家的。”

  做到这一步,自然是无话可说,李国光都暗暗觉得这老板别看是个女的,确实会做生意。

  黄娴干了一杯酒还没走了,门口进来一个领班,急急忙忙的过来附耳低语。黄娴脸色很恰当的变了变,笑的有点勉强道:“各位领导,失陪了。”

  话音刚落,门已经被人一脚踹开,跟着进来一个身穿西装,头发梳的整齐发光的男子,正眼也都不看一下里头的诸位便大声道:“我说黄总,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怎么着?怕我吃饭不给钱么?你去打听打听,本公子在京城吃饭,什么时候赖过账?”

  这话刚说完,很不和谐的事情发生了。酒桌上李国光冷笑着开口了,说的是:“你小子赖的帐还少了?我当是谁这么嚣张,敢踹老子的门。原来是你这个孙子跑来这冲大尾巴鹰耍横来了?怎么地,在京城呆不下去,跑南天省来冲大爷来了?”

  真个是仇人想见,分外眼红。可见朱拉风这家伙的点子有多缺德!王国华看见这一幕,似乎都能看见朱拉风那小子,偷偷的掩着嘴猥琐的笑。

  王国华却不能坐看事情闹太大,当即咳嗽一声,看了一眼李国光道:“国光,京城来的朋友么?也不介绍一下?”

  李国光对王国华开口倒是很客气的回答:“一京城来的二愣子,我姐要在这,他连门都未必敢进来。”李国光口中的我姐,自然指的是楚楚。

  “提楚楚干啥?跟她又没关系。”王国华显得有点不高兴,似乎不愿意提起是楚家女婿的身份。这个,李国光倒是能理解的,觉得王国华这种人确实不需要媳妇家的门面来撑腰。

  “我也就是顺口一说。”李国光非但没有介绍,反而等着站在门口的男子冷笑道:“赵疯子,今天我哥请客我不想闹事坏了气氛,所以不跟你计较。识相的立马给我滚回京城去,不然下一次见面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来人很明显的不买李国光的帐,倒是挺在意王国华似的。走过来拱手道:“赵金陵,京城里随便混口闲饭吃的小角色,这么朋友怎么称呼?”

  王国华倒是很客气的站起来,也是拱手道:“王国华,南天省委的一个小小公务员,也是凑合着混曰子。”这话要当真了,赵金陵就是白痴一样的,李国光都忌惮的人还能简单了?

  “幸会,打扰了。今天这顿算我的,改天我一定登门拜访。”赵金陵倒也干脆,说完转身就要走。不想王国华淡淡道:“赵兄,这家店的老板跟我有点交情,能不能卖个面子?曰后,赵兄在南天省遇见什么难处,兄弟在地方上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赵金陵搞的像混江湖的,王国华也回敬了一道。不过这个话得看你怎么听了,王国华的意思很明白,这里的事情就别惦记了,以后大家还能见面点个头什么的。

  赵金陵这边看这个局面则是另外一个角度,王国华能在这个场合下压住李国光,可见不是一般的角色。真的闹起来,段省长也未必能强出头。老一辈留下的交情,那是用一点淡一点,赵金林心里非常明白。估计到他的儿子一辈长大了,绝大多数的关系都应该没音信了。

  “好说,好说,希望大家曰后还是朋友,告辞!”赵金陵果断的转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今天来的有点鲁莽了,没想到遇见了李国光这家伙不说,还遇见一个看不出深浅的。回去之后,肯定要先打听清楚,黄家这块肥肉自然不能轻易松口的。要不怎么说,希望以后还能做朋友呢。王国华要是够硬,大家就是朋友,不够硬扎,哪凉快你哪呆去。

  “艹你大爷的,跟这你还敢嘴硬!”李国光嗖的站起来,手里的酒瓶飞了出去,冲着赵金陵的后脑勺飞过去。

  王国华就算想拦着都晚了,好在赵金陵身边有个帮闲的身手不错,一探手把酒瓶给截住了。回头还笑着把酒瓶放桌子上,威胁的目光刚想扫一圈,就遇上了高升的阴森的眼神。

  这哥们很明显的微微抖了一下,身子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高升淡淡的看他一眼,冷笑道:“身手不错嘛,不过不该在这里显摆。”

  “端老板的饭碗,自然要给老板卖命。”这汉子倒是挺硬实,高升笑着站起道:“这地方还算宽敞,要不咱走一趟?”

  这时候已经走到门口的赵金陵头也不回道:“撤!”

  这汉子这才冲高升点点头道:“下次有机会一定请教。”

  门终于又关上了,李国光还有点嫌不满足,口中骂道:“这王八蛋,最不是东西了。头几年在京城里,祸害了不少小姑娘。有一会居然跟我较劲,让我拿酒瓶给开了瓢。今天要不是国华拦着,我能再给他留点记号。”

  王国华淡淡道:“你拉倒,就你这小身板,没见人家身边带着好手?今天要不是高升在,我们拿什么来挡人家?你我这样的,十个都未必能动人家一根汗毛。”

  李国光明显的不服气,不过王国华说的也确实是实话,还得乖乖的坐下哼哼表示不爽。

  高升这时候说道:“王哥说的不错,那一位好手的下盘功夫了得,手上也是沾了不少血的。我要是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在西北军中退下来的高手。估计我跟他对上了,也只有六成的胜算。”

  李国光就算不服气,高升一番话说的他也没脾气了。王国华皱着眉头叹息道:“这事情肯定没完,国光回去当心点,那个赵金陵不是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