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不服么?那就怕我吧!

扶摇 断刃天涯 8566 2021-10-20 14:41

  庄云开了头,她是个女的,岁数又不小了,而且还是办公厅某科室领导的家属。庄云的开口,并不是一种服气的姿态,但是总的来说,这些老同志的气势弱了下来。

  场面得到了控制,但是王国华很清楚,这些老家伙别说是心服了,就算嘴上也未必就在服气。就拿庄云来说吧,说的话里头连明显的认错字眼都没有,意思就是她开玩笑似的说了几句话罢了。

  “主任,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有时候说话态度掌握的不妥当。加上平时跟年轻的同志说话随意习惯了,这个毛病带了出来,这点我以后一定注意。”商志雄也开了口,但是他说过之后,其他人又都哑巴了。

  这个现象有点说法,庄云是挑起今天争吵的源头,她出来打马虎眼。商志雄说了难听话,也是不得不出来说一句,不然交代不过去。可是听听商志雄说的话,哪里有认错的意思?

  什么叫以后一定注意,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么?

  王国华在这一刻彻底的弄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些人你想让他们心服,段时间内是别指望了。既然不能让他们心服,那就让他们害怕好了。

  会场沉默了大约三分钟,期间王国华一直抱着手安静的审视着会场,所有人似乎都没有发表意见的**。郭子铭几次张了张嘴巴,又把头低下,大口大口的抽烟。

  年轻的督查室主任看上沉稳如山,但是打心底里郭子铭并不服气。从一个老同志的角度来看,郭子铭就算不服气也能做到服从上级。其他人心里怎么想的,郭子铭很清楚。以前的林主任有年龄有资历,级别也够高,镇住这些老家伙不成问题。王国华就不一样了,大家对他的过去了解的不多,一看就是个三十都不到的小伙子,怎么能服气?再说了,几个副处级的专员,谁心里没有一点想法?尤其是王国华上任都,对几个年轻人有过于重用的倾向。

  郭子铭可以肯定,今天的事情要不能果断的得到处理,督查室曰后可以预见到有无穷的后患和内斗。暂时压下去的争斗,何尝不是为曰后的新一轮爆发做积累?

  沉默的时间又过去了一会,抱着手的王国华慢慢的站起来,走了两步站在孟洁的办公桌前,双手撑着办公桌,不疾不徐,声音清晰洪亮。

  “看来大家都没话说了,这样,我最后问一句,还有谁要发表意见?”

  等了大概一分钟,还是没有人说话。王国华平静的脸上闪过些许峥嵘,原地走了两步,突然停下回头对着众人道:“看来今天的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庄云同志随口说了句玩笑话,引发了一些同志的争议。最后导致了商志雄同志先后对高娟娟和孟洁同志的恶语相向,我这么说,没有冤枉谁吧?”

  这个时候的王国华,看着脸上依旧非常平静,但是目光中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对。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寒意,一直低着头抽烟的郭子铭突然想到了会前谢卫国的检查,想到了林主任的去职。一种不祥的预感,随着王国华带着寒意的目光扫过,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出现了苗头。

  商志雄突然抬头,想举手说话,但是举起一半的手渐渐的又落下。

  “好,没有异议,现在我宣布,从现在起,商志雄同志停职反省,一直到他做出深刻的检查并通过督查室党组会议的通过。商志雄同志停职审查期间,停发工资、奖金。尹杰同志在今天的冲突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扣发当月奖金以示警告,并须做出深刻的书面检讨。高娟娟对老同志缺乏应有的尊重,责令其在会议上做出书面检讨。孟洁在工作中夹带个人情绪,也要做出书面检讨。所有处分决定,大家都可以提意见,现在就可以提,但是我不会改变决定,只是作为一种曰后出现问题时态度上的参考。”

  这一系列决定王国华说的并不快,大家都听的很清楚。但就是没有一个人站起来说话,包括受到处分最为严厉的商志雄,也没有站起为自己辩驳。只是低着头,手里一团纸张被拧成一团,又展开,又凝成一团。

  “没有人表达不同意见是吧?那好,我宣布散会。”王国华话音刚落,一直低着头的尹杰突然腾的站起,一双眼睛里仿佛在冒火,恶狠狠的盯着王国华道:“王国华,你这是打击报复。”

  气势十足的尹杰,遭遇的是一张没有任何情绪的脸,还有一句没啥烟火气的话:“高娟娟,把尹杰同志的发言记录下来,夹在处理决定中一起上报办公厅领导。”

  说完这个,王国华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用比刚才更冷了许多的眼神扫了一圈,丢下一句话:“有任何不同意见,希望大家能够向我反映,我会如实禀报上级领导。但是从现在开始,在督查室内,有任何人敢于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一旦查实,后果自负。”

  这句话,如同一道杀气腾腾的祭文,明白无误的告诉在座的众人。督查室,现在开始是我王国华说了算,不服气的尽管去上告,但只要你还身在督查室,那就必须乖乖的听招呼。否则,别怪王某人心狠手辣!

  王国华走了,督查室的办公室里依旧是一片死寂。最后时刻跳出来的尹杰,脸色铁青的坐在位置上。挑起事端的庄云一脸的尴尬,站起来干笑道:“我上洗手间。”然后溜了出去。

  高娟娟抓起面前的一叠文件,狠狠的摔在桌子上,目光恶毒的瞪了一眼商志雄。孟洁倒是看着非常的平静,不过面前的一张白纸上已经被钢笔戳出了密密麻麻的眼。

  “咳咳,大家都散了吧。干活了干活了。”陈大虎打了一声哈哈,响应者是一个都没有,只好尴尬的自嘲的笑了笑,慢慢的走回办公室。

  整个过程中一直没有得到表现机会的张国胜,这时候小心的站起来,趁着其他人没注意,溜出了办公室。

  走出办公大办公室,王国华想起了要去江东市的事情,正准备回头发现张国胜已经跟了上来。于是便吩咐道:“国胜,我们去江东市。”

  张国胜过来,不无担心的低声道:“主任,这时候离开怕不合适吧?这些人,没一个是省油的灯。”王国华听了自信的冷笑道:“我还巴不得他们跳出来呢,魑魅魍魉,弹指可灭。”

  今天的事情,王国华占了绝对的道理,自然巴不得有人闹腾。正好刀子继续落下,杀他个人头滚滚,杀他个胆战心惊。

  午饭的时候,陈大虎请人事处的老钱吃饭,两人以前是一个办公室的,关系还算是相当的不错。找了一家酒楼,要了单间,陈大虎和钱处长边吃边聊。很自然的就谈起了今天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谈起了王国华那一刻的狰狞。

  “老了老了,眼睛也花了。怎么没看出来,这小伙子如此的手黑。商志雄也就算了,尹杰的情况我还是知道一些的,他以前在别的单位犯了错误,处理之后被调动的督查室。”

  陈大虎说的是叹息不止,钱处长倒是听出一点味道了,下意识的四下看看,压低声音道:“老陈,尹杰是尹大秘的堂弟,这个大家都知道。你要是看了王国华的档案,你就不会说这个话了。”

  陈大虎露出吃惊的表情,很配合的满足了钱处长的得意心情。接着钱处长又低声道:“王主任以前在大江省的时候,先后干过区长助理,副区长,省政研办调研员,省电信特别顾问。许大老板调来南天没过三个月,王国华就跟着上任红杉区长。短短的不到两年的任期,红杉区以前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子?”说到得意处,钱处长压低声音道:“我听人说,王国华不但是许大老板的得意干将,还是心腹智囊。当初苗省长栽许书记的手里,就有人说王国华跟着出谋划策立下不小的功劳。我还听江东市的朋友说,市委书记南平,也是王国华给牵线搭桥,才得到了许书记的青睐。”

  刚才的吃惊是装出来的,现在陈大虎的吃惊就是实打实的。嘴巴张着好半天都合不上来,钱处长爆的这些内幕八卦,实在是太惊人了。关键是许南下的心腹智囊一说,太吓人了。一个副处级的督查专员,在许书记的眼睛里跟蝼蚁有什么区别?

  刚把呼延奥博送回家,秘书尹翔便接到尹杰打来的电话,两年多之前,尹杰还是红岗市下面某区的副区长,因为被人举报了有经济问题纪委查处。后来多方周折,尹杰算是逃过了一难,走了尹翔的路子进的省委督查室。算是一个休养生息等待再起的蛰伏。

  电话里尹杰表示要去尹翔家里吃饭,难得是周末,下午秘书长又难得没什么安排。尹翔自然不会拒绝尹杰去请求。毕竟是亲戚,一个爷爷的。虽然尹杰不是很争气,但是尹翔要不给予照顾,怕是连家都不敢回的。

  尹杰到了尹翔的家里也不是空手的,拎着一个黑袋子,笑嘻嘻的招呼开门的嫂子。

  “来就来,带什么东西?又不是外人。”客气话还是要说的,其实真的不带东西,估计脸色是不会太好看的。

  “前些曰子出差,带了点土产什么的,也不是好东西。”

  尹翔夫人把很随意的把东西丢在厨房里,出来招呼两句,表示要去厨房看看。家里的保姆在厨房里已经把袋子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所谓的土产是一套进口化妆品,还有一件裙子,都是从免税商店里买的,上面的标签还没撕掉呢。

  标签上的价格,让尹翔夫人甚是满意。东西收好,过了一会,尹秘书敲门进来,夫人热情的出来开门时没忘记来一句:“老尹,你要批评一下尹杰了,每次来都带东西,太见外了。”

  尹秘书面无表情的唔了一声,最近督查室做了很大的调整,尹秘书就算想说点话帮点忙,余地也是非常小的。尹杰一直在争取副主任的事情,尹翔倒是心知肚明的。不过省委大院不是下面的单位,一个秘书长的秘书说话的分量不能说小,但是做秘书的最大的忌讳就是干政啊。这个跟所谓的后宫干政是一个姓质,秘书的工作是做好服务和掌握消息,领导需要的时候能够及时的汇报。

  “来了,站着干啥,坐。”尹翔丢过去一支烟,尹杰接过之后两人坐下,夫人送茶过来,然后笑着退下。兄弟俩闲聊了几句,话题很自然的转向了今天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

  从级别上来讲,尹翔也就是一个正处,但是他这个正处谁都不能小看,就算是一般的副秘书长,对上尹翔也不敢托大。听完尹杰的话,尹翔看看厨房那边,然后站起来道:“去书房说话吧。”

  进了书房,关上门的瞬间,尹翔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气急败坏,声音也有点尖锐道:“你想死就自己去死,不要来连累我。你当我是谁啊?说破大天去,我就是呼延秘书长的秘书,说的难听一点,就是秘书长的狗腿子兼耳目。王国华是谁?啊?你连人家的底细都不搞搞清楚,就贸然的去招惹。”

  一番话说的尹杰脸色惨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呆若木鸡。尹杰还是头一次见堂哥如此的表情,当初他被纪委找上门,托关系道尹翔这里,也没见他如此失态。

  说了一气,尹翔的气顺了许多,瞪了尹翔一眼道:“你知道不知道,王国华进出许书记的家门,跟进出自家的门口一样随意。他在红杉区当区长,苗云东多强势的一个人,背后还有省长做靠山,照样被他整走了。你跟他比起来,算什么?人家一根小指头就能随便捏死你,不自量力螳臂当车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我警告你,从今天开始,在王国华面前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回去要主动找王国华私下里认错。这条大腿,你要是能抱住了,曰后复起也不是难事。眼下其他人都还没回过神来,这是你的机会。”

  走出尹翔家门的时候,尹杰的脚步有点打飘的意思,脸上看不出任何喝酒的迹象。

  玲珑大酒店,眼看着桌子上的电话距离上一次响起后沉寂了快两个小时了,两个坐在一起的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是很相信这个电话没有再响过。

  “喂,我刚去去洗手间,你不会没注意听吧?”刘玲很怀疑的看了一眼楚楚,这一位骨感美女翻了翻白眼道:“瞎说,老娘的眼珠子就没离开过电话,这个没良心的,枉我们俩抛弃廉耻一起陪他,居然电话响了几次就不肯再打过来了。”

  “算了,还是我给他打过去吧。”刘玲摸出自己的手机,飞快的扫了一眼屏幕,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显示。楚楚一个饿虎扑食,压住刘玲丰满的身躯,伸手去抢过电话道:“不许给他打电话,我就不信了。”

  话音刚落,桌子上的电话又一次响了,两个纠缠在一起的女子同时坐直了,又一次互相看看,楚楚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道:“你接。”

  “还是你接吧,昨晚上把他一个人丢床上,我不好意思跟他说这个。他最喜欢抱着人睡觉了,我怕他骂我。”

  “你没救了!”楚楚咬牙切齿的剜了刘玲一眼,伸手拿起电话,按下接听。

  “喂!”声音很嗲,很少见!

  “是我,我在去江东市的路上,有急事要出这趟差。晚上估计回不去了,你们自便。”说完,电话就挂了,然后楚楚傻眼了。

  又是出差又是自便的,语气也不太好,楚楚脑子里立刻开始胡思乱想。

  “哎,不早了,去楼下吃点东西吧,下午去找房子。”刘玲倒是很放心的,起来要拽楚楚一道出门办事。

  “玲,你说他会不会还有别的女人在江东市?”楚楚很不确定的问了一句,自打高升不再汇报王国华的情况,楚楚还真的不了解这些。

  “不可能,你有点自信好不好?”刘玲也有点玩累了,本来就不想跟着楚楚后面胡闹,但是想到楚楚答应了自己能留在王国华身边的事情,刘玲也就勉强的答应。可是刘玲也分明的感觉到,这一次楚楚似乎跟以前有点不同了,变得不自信了,患得患失的。

  车子距离江东市还有一段路的时候,王国华的手机响了,没想到打来电话的是督察专员陈大虎。语气跟以往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是谄媚。

  “主任,您在哪呢?我有点工作要向您汇报。”上午的临时会议,陈大虎算是彻底的被吓着了,这才有了中午的请客吃饭。哪曾想,在钱处长那边受的惊吓更严重,这才忙不迭的给王主任打电话,要标明态度。

  “我快到江东市了,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王国刚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阴险小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种人,王国华是绝对不会给他机会的。督查室里这几个副处,王国华倒是比较看好郭子铭,还有那个请病假的殷胜利。

  啪嗒,手机落在地上,还好是诺基亚那款可以砸核桃的,捡起来啥事没有。但是陈大虎的脸上,已经是阴云密布,傻子都知道他现在有事,还不是小事。

  领导表扬你,领导批评你,在陈大虎看来都是很正常的,说明你这人在领导的心目中还是有救的。一旦领导对你不予理睬,不闻不问,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了。拿你当空气,管你怎么表现,一律看不见。这个后果是什么,陈大虎这种老机关太清楚了。

  进入市区,王国华的手机又响了,这一次打来电话的是尹杰,声音有点颤抖。

  “主任,我想跟您认个错,方便上您那一趟么?”尹杰这时候心里怕的要死,堂兄尹翔惊惧的目光,此刻深刻的在脑子里印着呢。那句“一个小指头就能随便捏死你”的话,还在耳边萦绕不去。一个想着往上爬的人,一旦发现自己的政治前途丝毫没有了可能时,跟灭顶之灾有什么区别?尹杰最大的依仗就是尹翔,突然发现最大的依仗居然在别人那里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心里被恐惧填的满满的。很自然的又想起了上午的会议,王国华处理商志雄和其他人时的果断和狠辣。

  “我在外地,回去再说吧。”王国华这次更干脆,连去哪都不想告诉尹杰,直接给挂了电话。今天的事情,别看商志雄跳的最欢,实际上最可恶的就是这个尹杰。不阴不阳的煽风点火,没有他这根搅屎棍,办公室里的矛盾不会如此剧烈。最讨厌的一点就是,这家伙藏在背后搅事就算了,最后时刻还敢站出来说自己打击报复,给王主任上纲上线扣帽子,这种人在王国华的心目中,只有两个字“整死”。

  王国华挂了电话,看看时间,被南平打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客气两句就进入正题道:“南书记,我已经到了市区,这次来是督导省委许书记关于各级执法单位文明执法的重要指示精神。”

  南平倒是挺好奇的,这都周末了,你来督查啥啊。不好好在家里呆着休息,跑来出差。当然这个话,南平是不能说的,甚至王国华的到来,南平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又是一次拉近关系的机会。

  “欢迎省委领导莅临我市督导工作,这样,东方大酒店碰头,我这就赶过去。”电话里很多话自然是不方便说的,今天是周末,南平就算提前下班,谁敢说半个字的不是?

  东方大酒店是最近新开张的一家酒店,南平上任之后,这家酒店成了市委重要接待任务的负责酒店。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