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八百零七章

扶摇 断刃天涯 4490 2021-10-20 14:41

  开始的时候,王国华就没有想着逃过政斧监管。如果该基金真的以纯民间的面目出现,政斧的脸岂不是要啪啪的响?不过该争的还要争,该顶的还是要顶。结果和过程,都很重要。

  因为结果往往是一种妥协的产物,过程才是角力!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是不曾预料到的,大概就是冷雨出于对全局的驾驭,捎带上了一点私货。尽管这些私货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但却因为事先没有沟通,引起了王国华心中的一些芥蒂。王国华突然意识到,冷雨,也是一个长于平衡之道的高手。即便是在起最核心的团队内部,也在悄悄的展示这种技巧。

  王国华的心情很复杂,极有高兴,又有不快。高兴的是冷雨展现出来的手腕让王国华看见了他驾驭大局的能力,不快的是这个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人就是这么矛盾,王国华深信自己不是好人,但绝对不是小人。没必要玩远近尺度那一套,但是站在冷雨的角度来看问题,即便是最信任的属下,这种尺度的把握是一位省一把手最起码的素质。

  王国华知道自己还不成熟,也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去重复冷雨今天做的事情。知道归知道,王国华的内心还是难以释怀。

  刘玲住的是一家郊外的度假村,距离城区有十来公里,天晓得她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环境很不错,度假村藏于一片林木之间。暮色下,一道曲径在金色的林间蜿蜒。

  等待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对于刘玲而言已经是一种常态。关于这一点,刘玲并没有太多的遗憾。女人往往就是这样,能够拿裤腰带拴在身边的男人,往往都是看不上眼又不能容忍他出去招蜂引蝶的男人。

  对于王国华,刘玲更多的并不是把他看成自己的男人,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刘玲甚至还认为,这是上天对自己的一种惩罚,让自己不断的等待,并且不能拥有一个属于这个男人的血脉以寻找新的寄托。

  既然这样,那就接着等待吧。

  夕阳很美,可惜不长,就像一个女人的青春,稍稍不注意,就只能去抓青春的尾巴。总结了自己的过去,刘玲的结论是一种比较悲观的观点。一些东西在面前,唾手可得的时候,别管它如何,先抓在手里在说。

  想到这个有点观点,刘玲觉得有点荒谬,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二楼的阳台上看的不远,这个度假村一水的两层带院子的客房。这是一种最新流行的模式。一道圆拱门里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时,刘玲站了起来,双手抱着,靠在扶栏上往前看。

  这个度假村与临江那个酒店的模式相似,王国华没想到农州也有这么一个。信步在类似园林的酒店里行走时,王国华无心去看前面的风景。

  王国华也知道这样会错过很多东西,但总是这么重复着对某一件事情的专注。大概是姓格使然吧,王国华觉得自己不是那种脑子很够用的人。不管对人对事,总是愿意专注一点。

  阳台上的刘玲抛下来房卡,王国华接住时突然想到那个那杆子砸了一下西门大官人的潘金莲。大致上每一段歼情,都是从一次邂逅开始的。

  早晨的会议开的很成功,王国华传达了中央扶贫工作会议的精神。提出不能局限于中央的精神,应该主动的延伸并采取动作,借这股东风努力的扭转贫困地区的落后局面。

  会后几个贫困县市的领导都围着王国华说话,从他们的眼神里,王国华更多看到的是焦虑和激动的结合体。王国华坚信,绝大多数的官员还是希望能做出一番事业,为官一任总该留下一点什么不是?

  所以王国华主动请他们去吃了一顿风味烧烤,在吃饭的时候以这个店为例子,总结出一个道理。很多事情其实都可以去做,不要嫌规模小,只要你开始去做了,再困难的事情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如果因为困难而不去做,那将一事无成。

  大道理大家都懂,王国华也不想多说。这些人都是地方上的一把手,平时也都是前呼后拥之辈。他们对于基层的熟悉程度,取决于个人的作风。

  下午会议继续,王国华按照计划部署工作。这一次的扶贫工作量很大,其中主要精力落在动迁上,这些都得基层干部去做。王国华在会上表态:中央下拨的资金,将会一分不少的落在地方政斧的头上。但是,他们也要积极主动的配合前期的调研工作,为将来的扶贫产业计划做好铺垫。

  这个态度让基层领导们激动不已,王省长搞了一个民进扶贫基金的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不管这个钱是怎么来的,中央下拨的款子能落在地方政斧的头上到底有多少,这是大家最关心的要点。王省长的表态,说明省里没有截留的意思。至于到更上一层,那就不好说了。

  会议开了两天,王国华拖着疲惫的身躯又忙活开了。这一次是带着政斧办的人,走访各大院校和研究机构。头两天王国华带的队,之后就丢给刘耀红,王国华得去一趟京城。

  京城之旅不是去玩,也不是探亲,而是去开会。这次会议的规模很大,中央2号首长主持会议,并宣布重大的政策决议。冷雨和简长青都要出席该会议,王国华因为是分管,也跟着走了一趟。这才得以见证一个历史姓的时刻!

  京城来的几位没有回去,而是继续在南广省溜达。京城的会议开了三天,宣布了一条重大的决议,延续了几千年的农业税取消了。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历史姓的伟大的决策。数千年来,这个以农耕文明为基石的过度,从来都是采取农村输血城市的发展模式。如今不但取消了农业税,中央还农业补贴。对于这个国家而言,这真是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决策!

  会议上的王国华在鼓掌的时候,尽管事先猜到了结果,当首长正式宣布的时候,还是很激动的热烈的鼓掌。

  会后王国华抽空去看了楚老爷子,某医院的特护病房里,老爷子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隔着玻璃窗,楚楚担忧的看着老爷子。这个时候的楚楚,看上去有点可怜。

  王国华能体会楚楚的心情,这个世界上一段时间内最疼爱她的人要走了。王国华很希望老爷子能挺过去,但是医生的回答很无情,最多还能挺半年。

  “人生不过百年,老爷子一生戎马,高寿近百,也算是不枉此生了!”王国华搂着楚楚的肩膀,低声安慰了一句。楚楚点点头道:“我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要难过!”

  王国华没能在京城多呆,因为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回去做。看过老爷子,王国华便乘夜班机飞回了农州。第二天全省干部会议上,许南下向全省干部传达了中央的会议精神,短短半个小时的讲话,被热烈的掌声打断十几次。可以看出,对于中央的这一伟大决策,全体干部是真心实意的拥护。基层工作不好做,农村工作更不好做。这一点,只有在基层工作过的同志,才会有深深的体会。

  会上许南下强调,对于中央的决策,必须坚决不打折扣的执行。

  南广省的春天来的很早,冬天还没开始,春天就来了。一晃就是春节来临,腊月二十七的时候,王国华还在黑岗市视察,黑岗作为南广最贫困人口最多是县级市,王国华决定把这里作为一个标杆来衡量这一次工作的成果。

  王国华做出决定在黑岗过年三十之前,意外的接到刘耀红的电话。

  “王省长,省财政那边,卡了一笔钱,说年后才能给。”刘耀红这个电话打的很破话气氛,当时王国华正在跟市里的同志谈话,正准备宣布来黑岗过年的事情。

  王国华果断地起身,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走到边上说话。“怎么回事?我从京城跑回来的专用款子,谁这么大胆敢卡?”

  京城会议时,王国华顺道把第一批款子批了下来,走正常的程序先进了省财政,然后再转到专用的账户上。

  “那边也没说不给,就说快过年了,等年后再转。”刘耀红解释了一句,不过这个解释显得有点苍白。对于王国华来说,不管是不是真的要卡,都是不能接受的是事情。

  “你去告诉财政那边,就说是我说的,谁要是敢把这笔款子多留一天,一切后果自负!”王国华丢下一句狠的不能再狠的话,抬手挂了电话。

  仔细一想,王国华还是决定赶回省城。这时候天已经是黄昏,王国华告知黑岗市班子时,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纷纷挽留无效,王国华还是坚持赶回去。

  回去的路上,王国华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现在又不是年底各种统计的时候,怎么会出现财政厅敢于拖这种款子的事情呢?难道说这里头另有文章?

  王国华多少有点意外,总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