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六百一十章 怎么称呼

扶摇 断刃天涯 9732 2021-10-20 14:41

  提到平民书记的时候,许南下的目光有点诡异。王国华甚至觉得是一种取笑。好吧,省委书记的取笑,不认也得任。

  有时候装傻是一种很不错的策略,更何况王国华不是在装傻,确实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谓。所以王国华很诚恳的笑道:“您这是从哪听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许南下收起脸上的微笑,面无表情的淡淡道:“你觉得是这个叫法,是好事还是坏事?”

  您连个“坐”都吝啬说一下,我还能往好处想?王国华心里如是想,脸上却是带着微笑道:“好也罢,坏也也罢,我该怎么干还怎么干。”

  许南下盯着王国华好一阵都没说话,总算是许菲菲端了茶水过来,许南下才道:“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平常心很重要,你还太年轻,乍居高位我担心你把持不住内心。”

  这话里头应该还藏着点东西,王国华的理解是很多眼珠子盯着年轻的王书记呢。

  “谢谢您的教诲,我一定牢记。”王国华还是站着,微微的弯了一点腰。许南下这才一直对面的位置道:“坐下吧。”王国华暗暗叫了一声好险!真要是稀里糊涂的做下去,许南下就算什么都不说,心里也会有点别的想法吧?王国华不说很拿的准这个,许南下这个人的心思太深沉了。

  “我还是站着听您说话吧,我打算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坐着说话不好集中精力。”王国华决定继续绷着恭敬的这个弦,许南下闪过一道诧异的眼神,看看在边上放下茶杯手一手横抱的许菲菲拿奇怪的眼神看着两人。

  “既然是谈工作,那就去书房吧。”许南下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站起往书房里走。许菲菲趁着许南下转身的机会,递给王国华一个纸条。

  王国华接过之后飞快的看了一眼,立刻往口袋里装好,快步跟上许南下。

  进了书房,小心的带上门,里头已经坐稳的许南下面色凝重,指了指对面道:“坐下说话。”这一次王国华不再矜持,规矩的端坐。

  “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许南下等王国华坐下便开口问,王国华微微沉吟道:“上一次送老婆去京城,听到了一些闲话。大致的意思,……。”

  许南下抬手打断王国华的话道:“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有人不愿意看见南天省独大的局面,这一点早就很明显了。只是最近一段,手段频繁了一点。”

  王国华微微挺胸道:“我认为对您影响不大,您就不是那种人。”

  许南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表情淡然道:“不管是那种人,想做点事情就得手里有权。你在恩州其实做的很不错,要是手里没权,你能做的来么?”

  王国华微微犹豫了一下道:“我能做点什么?”许南下听了露出欣慰的表情,摆摆手不在意的样子道:“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这点风浪不算什么。”这一刻的许南下,气势如泰山一般难以撼动。

  王国华笑着站起道:“要不,我先出去?”许南下指了指茶几下的棋盘道:“来一盘。”

  王国华点点头摆好战场,捻起黑子道:“我年纪小,先行一步。”

  客厅里头游芸芸从厨房出来,看见许菲菲扶着冒着热气的茶杯发呆,心里微微的一声叹息,上前道:“送去书房吧。”

  许菲菲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盖上盖子,端起茶杯去了书房。王国华和许南下的对局上来就有点乱,许菲菲放下茶杯后很安静的看着两人的对局。

  这盘棋,许南下一改往曰的棋风,下的很是强硬。以前都是盯着自己的毛病下棋,今天下的可以说是咄咄逼人。王国华毫不退让,这一下真是天下大乱,棋盘上各自有三条大龙在对跑,谁都不能松劲的局面已经形成。

  王国华终究是年轻,逮着许南下一个勺子,一举吃掉了许南下中间的几个棋筋,局面顿时难以逆转。许南下呵呵呵的笑了笑,丢下棋子道:“输了,不服老不行啊。”

  王国华听了淡淡一笑道:“我觉得,敢于挑战您的人必将碰的一个头破血流。”

  许南下轻松的一笑道:“呵呵,学会拍马屁了,不错,有进步。走吧,出去吃饭。”

  以前在许家吃饭,只要王国华在场,许菲菲总会显得比较活泼。今天的许菲菲则表现的非常安静,王国华不自觉的想起那张纸条来。

  “菲菲大几了?”王国华笑着找话说,许菲菲抬头,平静的递过来一个白眼,低头继续吃饭。那意思,我大几你不知道?王国华闷头吃饭,许菲菲道:“国华,晚上我有个同学聚会,你方便的话,做我的男伴吧。”

  王国华心中一紧,下意识的看着两个老的,结果这两人啥都当自己不存在似的,都在低头吃饭。王国华艰难的点点头道:“这个,好吧。”

  天刚擦黑,许菲菲上楼去,换了一件素白色的连衣裙下楼来,王国华还在楼下有一下没一下的看电视。许菲菲过来道:“开车来了么?”

  王国华点点头,许菲菲道:“走吧。”两人前后脚出了门,带上门的瞬间,许南下微微的皱起眉头,游芸芸也跟着叹息一声道:“这孩子,整天闷家里,是不是让国华劝一下?”

  许南下没说话,站起来背着手去了书房。游芸芸瞪了一下眼珠子,站起身上楼。

  车子出了小区,许菲菲说了个地址后就再也没说话。王国华也只好默默的开车,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哥,有个男生一直在追我,你说我该怎么办?”许菲菲突然开口,王国华啊了一声才道:“这个要看你是否喜欢他了。”

  许菲菲撅起嘴,不屑的样子道:“家里有点钱吧,整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幼稚的要死,整天不知道跟谁学的,玩那些所谓的让人作呕的浪漫。”

  王国华必须承认,许菲菲因为家庭和姓格的缘故,对于男人要求和标准比较高。

  “是么?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王国华随口说了一句,许菲菲不说话,眯着眼睛盯着王国华看了好一会才道:“你知道的,刚才要不是我提前给你纸条,你估计不能答应陪我出来吧?”这话从许菲菲的口中出来,带着一种淡淡的哀怨。

  王国华苦笑道:“我孩子都快能打酱油了。”

  “你家孩子还在吃奶呢,说瞎话都不会。”许菲菲听着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整个面孔都变得生动起来。

  “小孩子见风长,时间这玩意过的又快。当初跟你哥在大学的时候,就像在昨天发生的事情。”王国华见许菲菲笑了,心里轻松了一些。

  “嗯,是挺快的。”许菲菲说的,明显跟王国华说的不是一个事情。“好像到了,就这。”许菲菲往外看了一眼,大声叫停。

  王国华抬头看了看,一家KTV,看上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找车位把车停好,两人上楼。一路上音乐声震耳欲聋的,王国华其实很不喜欢这种场所。

  上了二楼,楼道口一男一女等在那里,女的看见许菲菲和王国华来到便上前笑着招呼道:“菲菲来了,就等你了。这你男朋友啊,长的很一般嘛。”

  王国华刚想解释,许菲菲已经挽住王国华的手,对着女生笑道:“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我就喜欢这个类型的。”说着看看那个男的,笑道:“你男朋友倒是蛮时尚的。”

  这男的用行话来说就是潮男,穿着打扮属于比较突出与种不同。不像王国华,很大路的西裤加T恤,颜色也偏深沉了点。

  潮男听了这话没有得意的意思,倒是看了看王国华后笑道:“这位大哥看上去不寻常,这架势跟我们家老头有点像。混那个衙门的?”

  王国华听了呵呵一笑道:“令尊是哪个单位的?”潮男歪歪嘴,不屑的冷笑道:“告诉你也没用,我们家老头横竖都看我不顺眼,我的朋友他都不喜欢。”

  “国华,我们进去吧。”许菲菲拽了一下王国华,拿女的拦住道:“菲菲,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孙壑也来了。”

  许菲菲扭头看看王国华,笑着对女同学道:“腿长在他身上,愿意来就来呗,我还能拦着他?”女同学皱眉道:“菲菲,孙壑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早放了话,一定要把你追到手。校篮球队那个中锋的腿是被谁打断的,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许菲菲又看看王国华,笑道:“听见了?怕么?”王国华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怕!”

  许菲菲掩嘴一笑道:“还行,知道怕。”王国华摇头道:“我这个人,一向怀着一颗敬畏之心做人做事。”

  这时候一个包间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年轻人,白白净净的,看上去卖相很不错的样子。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不紧不慢的走到王国华和许菲菲的面前,看了看许菲菲挽着王国华的手,抬头对王国华笑道:“朋友,怎么称呼?”

  提到平民书记的时候,许南下的目光有点诡异。王国华甚至觉得是一种取笑。好吧,省委书记的取笑,不认也得任。

  有时候装傻是一种很不错的策略,更何况王国华不是在装傻,确实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谓。所以王国华很诚恳的笑道:“您这是从哪听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许南下收起脸上的微笑,面无表情的淡淡道:“你觉得是这个叫法,是好事还是坏事?”

  您连个“坐”都吝啬说一下,我还能往好处想?王国华心里如是想,脸上却是带着微笑道:“好也罢,坏也也罢,我该怎么干还怎么干。”

  许南下盯着王国华好一阵都没说话,总算是许菲菲端了茶水过来,许南下才道:“能这样想就最好了。平常心很重要,你还太年轻,乍居高位我担心你把持不住内心。”

  这话里头应该还藏着点东西,王国华的理解是很多眼珠子盯着年轻的王书记呢。

  “谢谢您的教诲,我一定牢记。”王国华还是站着,微微的弯了一点腰。许南下这才一直对面的位置道:“坐下吧。”王国华暗暗叫了一声好险!真要是稀里糊涂的做下去,许南下就算什么都不说,心里也会有点别的想法吧?王国华不说很拿的准这个,许南下这个人的心思太深沉了。

  “我还是站着听您说话吧,我打算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情况,坐着说话不好集中精力。”王国华决定继续绷着恭敬的这个弦,许南下闪过一道诧异的眼神,看看在边上放下茶杯手一手横抱的许菲菲拿奇怪的眼神看着两人。

  “既然是谈工作,那就去书房吧。”许南下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站起往书房里走。许菲菲趁着许南下转身的机会,递给王国华一个纸条。

  王国华接过之后飞快的看了一眼,立刻往口袋里装好,快步跟上许南下。

  进了书房,小心的带上门,里头已经坐稳的许南下面色凝重,指了指对面道:“坐下说话。”这一次王国华不再矜持,规矩的端坐。

  “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许南下等王国华坐下便开口问,王国华微微沉吟道:“上一次送老婆去京城,听到了一些闲话。大致的意思,……。”

  许南下抬手打断王国华的话道:“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有人不愿意看见南天省独大的局面,这一点早就很明显了。只是最近一段,手段频繁了一点。”

  王国华微微挺胸道:“我认为对您影响不大,您就不是那种人。”

  许南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表情淡然道:“不管是那种人,想做点事情就得手里有权。你在恩州其实做的很不错,要是手里没权,你能做的来么?”

  王国华微微犹豫了一下道:“我能做点什么?”许南下听了露出欣慰的表情,摆摆手不在意的样子道:“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这点风浪不算什么。”这一刻的许南下,气势如泰山一般难以撼动。

  王国华笑着站起道:“要不,我先出去?”许南下指了指茶几下的棋盘道:“来一盘。”

  王国华点点头摆好战场,捻起黑子道:“我年纪小,先行一步。”

  客厅里头游芸芸从厨房出来,看见许菲菲扶着冒着热气的茶杯发呆,心里微微的一声叹息,上前道:“送去书房吧。”

  许菲菲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盖上盖子,端起茶杯去了书房。王国华和许南下的对局上来就有点乱,许菲菲放下茶杯后很安静的看着两人的对局。

  这盘棋,许南下一改往曰的棋风,下的很是强硬。以前都是盯着自己的毛病下棋,今天下的可以说是咄咄逼人。王国华毫不退让,这一下真是天下大乱,棋盘上各自有三条大龙在对跑,谁都不能松劲的局面已经形成。

  王国华终究是年轻,逮着许南下一个勺子,一举吃掉了许南下中间的几个棋筋,局面顿时难以逆转。许南下呵呵呵的笑了笑,丢下棋子道:“输了,不服老不行啊。”

  王国华听了淡淡一笑道:“我觉得,敢于挑战您的人必将碰的一个头破血流。”

  许南下轻松的一笑道:“呵呵,学会拍马屁了,不错,有进步。走吧,出去吃饭。”

  以前在许家吃饭,只要王国华在场,许菲菲总会显得比较活泼。今天的许菲菲则表现的非常安静,王国华不自觉的想起那张纸条来。

  “菲菲大几了?”王国华笑着找话说,许菲菲抬头,平静的递过来一个白眼,低头继续吃饭。那意思,我大几你不知道?王国华闷头吃饭,许菲菲道:“国华,晚上我有个同学聚会,你方便的话,做我的男伴吧。”

  王国华心中一紧,下意识的看着两个老的,结果这两人啥都当自己不存在似的,都在低头吃饭。王国华艰难的点点头道:“这个,好吧。”

  天刚擦黑,许菲菲上楼去,换了一件素白色的连衣裙下楼来,王国华还在楼下有一下没一下的看电视。许菲菲过来道:“开车来了么?”

  王国华点点头,许菲菲道:“走吧。”两人前后脚出了门,带上门的瞬间,许南下微微的皱起眉头,游芸芸也跟着叹息一声道:“这孩子,整天闷家里,是不是让国华劝一下?”

  许南下没说话,站起来背着手去了书房。游芸芸瞪了一下眼珠子,站起身上楼。

  车子出了小区,许菲菲说了个地址后就再也没说话。王国华也只好默默的开车,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哥,有个男生一直在追我,你说我该怎么办?”许菲菲突然开口,王国华啊了一声才道:“这个要看你是否喜欢他了。”

  许菲菲撅起嘴,不屑的样子道:“家里有点钱吧,整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幼稚的要死,整天不知道跟谁学的,玩那些所谓的让人作呕的浪漫。”

  王国华必须承认,许菲菲因为家庭和姓格的缘故,对于男人要求和标准比较高。

  “是么?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王国华随口说了一句,许菲菲不说话,眯着眼睛盯着王国华看了好一会才道:“你知道的,刚才要不是我提前给你纸条,你估计不能答应陪我出来吧?”这话从许菲菲的口中出来,带着一种淡淡的哀怨。

  王国华苦笑道:“我孩子都快能打酱油了。”

  “你家孩子还在吃奶呢,说瞎话都不会。”许菲菲听着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一笑整个面孔都变得生动起来。

  “小孩子见风长,时间这玩意过的又快。当初跟你哥在大学的时候,就像在昨天发生的事情。”王国华见许菲菲笑了,心里轻松了一些。

  “嗯,是挺快的。”许菲菲说的,明显跟王国华说的不是一个事情。“好像到了,就这。”许菲菲往外看了一眼,大声叫停。

  王国华抬头看了看,一家KTV,看上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找车位把车停好,两人上楼。一路上音乐声震耳欲聋的,王国华其实很不喜欢这种场所。

  上了二楼,楼道口一男一女等在那里,女的看见许菲菲和王国华来到便上前笑着招呼道:“菲菲来了,就等你了。这你男朋友啊,长的很一般嘛。”

  王国华刚想解释,许菲菲已经挽住王国华的手,对着女生笑道:“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我就喜欢这个类型的。”说着看看那个男的,笑道:“你男朋友倒是蛮时尚的。”

  这男的用行话来说就是潮男,穿着打扮属于比较突出与种不同。不像王国华,很大路的西裤加T恤,颜色也偏深沉了点。

  潮男听了这话没有得意的意思,倒是看了看王国华后笑道:“这位大哥看上去不寻常,这架势跟我们家老头有点像。混那个衙门的?”

  王国华听了呵呵一笑道:“令尊是哪个单位的?”潮男歪歪嘴,不屑的冷笑道:“告诉你也没用,我们家老头横竖都看我不顺眼,我的朋友他都不喜欢。”

  “国华,我们进去吧。”许菲菲拽了一下王国华,拿女的拦住道:“菲菲,别说我没提醒你啊,孙壑也来了。”

  许菲菲扭头看看王国华,笑着对女同学道:“腿长在他身上,愿意来就来呗,我还能拦着他?”女同学皱眉道:“菲菲,孙壑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早放了话,一定要把你追到手。校篮球队那个中锋的腿是被谁打断的,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许菲菲又看看王国华,笑道:“听见了?怕么?”王国华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怕!”

  许菲菲掩嘴一笑道:“还行,知道怕。”王国华摇头道:“我这个人,一向怀着一颗敬畏之心做人做事。”

  这时候一个包间的门打开了,出来一个年轻人,白白净净的,看上去卖相很不错的样子。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不紧不慢的走到王国华和许菲菲的面前,看了看许菲菲挽着王国华的手,抬头对王国华笑道:“朋友,怎么称呼?”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