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失控的边缘

扶摇 断刃天涯 4343 2021-10-20 14:41

  “我倒不是怕陈广生,只是不想给领导带去不必要的麻烦,他爱骂就骂吧,反正我也不掉一两肉。被骂掉了肉还省了减肥的功夫。”说着葛笑眉带上了一点自嘲的语气,眼角的余光仔细的观察着王国华的反应。

  “扯淡!影响了工作算谁的?脑子都是什么?浆糊么?这种人跟他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接打出去就是了。以后他再来闹事,直接让下面的人动手,出了事情算我的。”说着王国华站了起来转身要走,刚走两步便站住回头问:“打算让他关多久?”

  “就这,也能关起来?要不,算了吧?”葛笑眉犹豫了一下,毕竟不是那种狠心的人。

  “这种人渣,关他都是客气的。你还为他说话,真是服了你。”王国华瞬间脸上闪过一道笑容,葛笑眉见了心中暗暗一喜,果然还是不要太无情的好。这个年轻的领导,刚才最后一句是有玄机的。

  “我送领导!”葛笑眉抢上前打开门,王国华出门的时候淡淡道:“先关24小时再说,明天你去领人。对了,他家里不会来闹吧?”

  “这个还真不好说,陈广生的老娘是有名的泼妇,远近闻名谁个不知?”葛笑眉小心的解释了一句,心里多少有点担忧。王国华听着站住皱眉道:“她要是来闹,你就跟她说,她闹一分钟,陈广生就在局里多呆一分钟。时间关长了,能不能保证浑身零件不缺的出来就不好说了。”

  葛笑眉打了个寒颤,深知王国华说这个不是玩笑话,在里头不说弄出人命来吧,落下点残疾内伤什么的,实在太容易了。

  果不其然,王国华刚走没半个小时,高新区的楼下又热闹了,陈广生的老娘出现,站在楼下大声嘶喊:“葛笑眉,你这个搔货,滚出来见老娘。”

  葛笑眉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下来,轻声细语的笑道:“你儿子被公安带走了,有本事你就站着骂。骂的越狠,他出来的越快,出来的时候身体还健健康康的。对了,忘记告诉你,陈广生是被公安局长亲自带人抓走了。”

  这话说的云淡风轻的,但是听者确实浑身冒冷汗。陈广生的老娘当时就傻掉了,噗通一下给葛笑眉跪下,大声号哭道:“笑眉啊,我知道我们家广生对不起你,看在夫妻的情分上,你高抬贵手放过他吧。”

  葛笑眉也是吃软不吃硬的姓格,五十来岁的婆娘往面前一跪,当时就慌了,连忙上前扶起道:“你先回去吧,最迟明天下午能出来,回去劝劝他,做事情要走正道。”

  陈家老娘千恩万谢的起来,一再拜托着出去了,刚出门口脸色就变了,回头狠狠的啐了一口,低声恶毒的骂:“搔货,生儿子没屁眼。”

  …………………………王国华回到市政斧这边,事情正值**。堵在市政斧门口的人数多了许多,至少有一百来号人,原来清一色的老人,现在多了不少婆娘小孩。最刺眼的是一具棺木停在门口,“盛长功,你不得好死啊。我们一家老小的活命钱你都敢贪啊,这曰子还怎么过啊,今天这钱拿不到,我们一家上你家去上吊。”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头戴白花臂扎黑布,跪在门口的棺木边声嘶力竭哭天抹泪,激动时连连以头抢地,额头上已经撞青了一片,正往外渗血珠子。十几个警察组成的人墙挡住了激动的人群,市政斧里面居然没有一个领导出来维持秩序,之看见杜祥满头大汗的一再对众人喊:“同志们,冷静,冷静。市委领导马上就到,大家请耐心一点。”

  这个时候的杜祥,心里把盛长功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才上任几天啊?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关键是盛长功这两天到临江市去开什么交流会了,电话打过去了人还在往回赶的路上。市长李逸风去了省交通厅,曾泽光倒是在地委开会来着,这不下午刚到会场,实在控制不住局面的杜祥,只好给曾泽光打电话。

  曾泽光倒是很干脆的,表示立刻就过来。身在省城的李逸风得到消息后,也是震惊不已。怎么化肥厂的事情还没有了解就算了,还闹出这么大一坨事情?

  李逸风气的浑身发抖,打电话问盛长功究竟是怎么回事。盛长功正在回来的路上,接到这个电话不敢不说实话,原来这钱临时存进了城市信用社,他还真没贪污的意思,就是晚一点发下去的意思。只是没想到,化肥厂的职工如此彪悍,居然说闹就闹了。

  一听这个话,李逸风就想到了最近的传闻,气不打一处来的对盛长功严厉道:“盛长功啊盛长功,学会拉帮结派了啊!长本事了啊!”说完李逸风就把电话给挂了,也懒得听他解释。

  省交通厅的一个副厅长盖全跟李逸风关系不错的,两人正在办公室里谈话,听李逸风这么一说,盖全便问:“出什么事情了?我说你们两水市可不能再出问题了。就你们那个配件基地,可是没少得罪人。”

  这话在私下里说,意思很明白。两水市最近风头太盛,不少人的眼睛都盯上了。尤其是土地问题,李逸风硬顶回去了很多关系户,算是没少得罪人。盖全这话,就是有提醒的意思。

  李逸风沉思一番,拿起电话打给曾泽光,简单的通报了一下情况。当然这个通报的重点在曹晓明的身上,盛长功不管怎么让李逸风失望,终究是跟着李逸风最早的。

  果然曾泽光听了通报便怒道:“曹晓明混蛋,盛长功糊涂。”这就算是给事情定了姓,好在钱在信用社里存着,曾泽光一时半会觉得事情还闹不大,还是在可控的范围内。

  “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李逸风检讨了一句,曾泽光道:“这事情不怪你,下面的人不搞小动作那都是怪事。不过这一次,太没有大局观了。”话说到这个份上,曾泽光虽然恼火,却没有深究之意。毕竟市政斧那边是李逸风的主管,曾泽光批评个体可以,批评市政斧的整体,那就是闹矛盾搞对立了。不和谐!

  挂了电话的李逸风,立刻给曹晓明打电话,出乎意料的是,连着打了三个电话都没人接。李逸风突然觉得事情不太对,一种强烈不安的感觉开始蔓延。

  曹晓明呢?他在干啥?

  曹晓明正在家里,对着老婆梅芳芳,发癫似的嘶吼:“钱呢?钱呢?三百五十万啊,你把钱弄哪里去了?”

  烂泥一般的梅芳芳披头散发的坐在地板上,往曰市长夫人的风范一点都看不见了,失魂落魄的一言不发,低着头死死的看着地板,口中不断的自我嘟囔:“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曹晓明看着这一幕,明白大祸临头了。

  ……………………从行署到市政斧不过五分钟的车程,曾泽光却花了半个小时才赶到现场。不是堵车,也不是车坏了,而是曾泽光先悄悄的进了隔壁市委,先了解了相关的情况。

  事情的起因是早晨,化肥厂职工李爱杰的葬礼,正在进行时,突然有人爆料,市里下拨的善后款被人挪用了。这一下算是炸了窝,一些沉不住气的下岗和退休工人串联起来,原本是打算来市政斧问个明白。

  上午的时候,来了三四个人问了问情况,结果市政斧这边的门卫给挡了驾,说是负责领导都不在,让他们过两天再来。要说这些钱,凑在一起不少,摊在六七百人的头上那就是小钱了。化肥厂出了那么档子事情,欠退休工人公子和下岗工人的生活补助有半年的,多少人家等着这个钱?

  几个人回去这么一说,众人议论纷纷,都觉得钱可能是真被挪用了。加之有情绪激动着挑了两句,于是几十个老工人午饭都不吃了,直接到市政斧来堵门口。这个头一开,事情就算有闹大的趋势。王国华之前来的时候,几十个老工人还算冷静。没曾想市政斧这边的保安很不客气,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总之没一句好听的。什么领导忙,没时间管这种小事之类的话居然也有人敢说。

  这么一来算是彻底的把火点着了,几十个工人被阻的消息往回一传,李爱杰家里情况特殊,父母年迈,妻子常年患病在床,一个儿子还小。一家人就指望这点抚恤金活命呢。听说这个钱被挪用了,李爱杰一家人都急眼了。一干亲戚再一煽乎,左右没活路了,不如抬棺要钱吧。这钱要不回来,这一家子以后也是个死。

  于是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一些闻风而动的化肥厂的工人全都来了,场面处在失控的边缘,王国华看见的那一幕,跪在地上的老妇正是李爱杰的母亲。

  看着地上的老妇,王国华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一股力量推着王国华慢慢的挤到前面,跪在老妇的面前,就像面对自己的母亲一般。众人被这一幕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场面暂时安静了下来。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