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八百零一章

扶摇 断刃天涯 4387 2021-10-20 14:41

  第八百零一章

  酒很不错,很纯很绵!在这个冬夜里,一杯酒下肚,暖暖的从胃里开始散发的感觉很舒服。王国华酒量不错,却并不好酒!

  喝酒闲聊,话题很容易找到。王国华相对关心的就是南山的发展,这些年南山的发展并不如人意。洪存明在南山任职过,提起南山的发展速度,多少有点惭愧。

  “其实也想了很多办法,就是收效不大。市里对南山还是比较关注,国华有没有好的思路,提供以下。”洪存明说着话又转回王国华身上。

  王国华稍稍沉吟之后,当着宁伟刚在场也不讳言:“其实不要说南山,整个两水这些年的经济发展速度都很慢。我不是批评两水,市区由于配件基地形成了规模效应,看起来变化的很快。实际上我走了一圈,看见的都是蓬勃发展的娱乐业。我不是认为发展娱乐行业不好,娱乐业的发展必然能带动消费。一个地区的经济没有经济实体为后盾,他的发展能长远么?从表面上看,地区姓的经济滞后,招商引资的困难,地理位置的关系很大。实事求是的说,两水市真的做到了充分发挥地区资源优势,并加以有效整合,对经济发展起一个倍增效果,么?我看没有,远的不说,就拿南山来讲。南山比较偏,山多地瘠,传统的农业经济没有多少可挖掘的潜力。这些理由被人拿出来说了无数次,耳朵跟都听烂了。可实际情况呢?有限的资源被一小部分人垄断,矿产、茶叶、山货市场、林木资源,而这一小部分人,跟权力的来往密切,并且目光短浅不能放眼全国乃至更大的市场,最求端起效应,把一些很好的资源给做废了。请问一句,这算不算政斧部门的不作为?举个具体的例子,南山的兴和镇古建筑群,区里确实投入了资金,并且做了不少的工作。可是特色旅游为什么始终半死不活的?每年收入都不够还当初投入资金的利息。为什么这么好的一个项目搞成这样?市里和区里有没有总结过经验?当初你亲手抓的问责制度,真正被贯彻执行了么?”

  王国华说起来就是一大串,洪存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脸上有点红。低着头,也没有接这个话。宁伟刚就更不敢接了,只是在心里暗暗惊叹于王国华说的这些话。

  “我们的一些干部,身在领导位置上,实际对基层的情况缺乏了解,好多项目都是一拍脑门就算了。搞的时候轰轰烈烈的场面和好看,做下来结果往往没有好的,这是为什么?错误的决策带来的危害,这个责任又是谁来承担。两水市几年前就推行了问责制度,到现在你说,因为这个处理了几个人?去年,南山西河堤坝坍塌,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书记也好,区长也罢,屁股下面的位置依旧稳当。我不是反对做领导的用自己人,但前提是得把事情做好了。”

  洪存明不敢继续往下听了,王国华别看这些年很少回来,对于家乡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少。更关键的是,王国华对一些体制内的问题有清醒的认识。

  “时间不早了,国华休息吧。”洪存明打了一句岔,王国华其实也没有说下去的意思,点点头道:“散了吧!”

  洪存明和宁伟刚一道出来,走到路上时,宁伟刚突然来了一句:“还以为王省长是个很温和的人,没想到刚才说的那番话,杀气那么重。”

  洪存明叹息一声道:“老宁,你不知道他这一路怎么走过来的,走到哪他都能把当地经济带上一个新台阶。这个人可了不得,别看他对今年的事情抬手了,实际上是个很有底线的人。一旦有人碰到他的底线,那可真的把天捅破了。我看啊,市里再不对南山采取一点措施,估计要出纰漏了。对了,今天听到的话,你烂在肚子里。”

  宁伟刚点点头,突然一拍脑门道:“坏了,我把这个忘记了。”说着话,手里多了个四方的小纸包。洪存明看了一眼,淡淡道:“收起来,凡是想给王国华送钱的,都没好结果。”

  天才蒙蒙亮,王国华就起来了。不早点起来不行啊,觉得等下市里的领导来了,又得应付,王国华很不喜欢这个。可是起来一看窗外,浓浓的雾很大。王国华无奈的放弃开车走人的想法,就这天气开车,地上还有积雪,太危险了。王国华不希望回家看看的好事变成坏事,对自己负责,也就是对家人负责。

  既然起来了,就不想躺回去,想想去洗手间放热水,打算泡一个澡。没想到,放了一会居然没有热水。这个,真是太意外了!王国华也懒得计较这个,餐厅七点才有早餐吃,一看时间才六点出头,肚子饿的难受,王国华拿起电话想叫餐又放下,穿戴完毕出门。

  浓浓的雾气扑面而来,王国华打了个寒战。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样的早晨出门了。酒店不远就是长途汽车站,附近有一个看上去门脸不错的豆浆店。

  推门进去叫了一碗面条,吃完出来时也才六点半。回去又睡上一觉,起来时外头太阳老高,浓雾已经散去。匆匆梳洗一番,王国华起来拎着行李走就。走到大堂交房卡的时候,边上有人招呼一声:“王省长好!”

  扭头一看,是李清的秘书,看意思一直在这等着呢。

  “你好,有事?”王国华笑着答应一句,女秘书道:“李书记让我在这等着,看看您有没有需要服务的地方。”王国华笑着摇头:“搞那么严重做啥,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就这样吧,你去忙你的。”

  说着匆匆出来,打开车门的时候,身后有人低声道:“王国华!”

  回头一看是钟小雅,一脸的畏惧不敢直视。王国华心里虽然有点不满,但是连宁宏都原谅了,还能怪罪于一个女人么?“怎么了?”钟小雅看上去有点憔悴,似乎没怎么睡好,脸色很难看。

  “昨天晚上的事情,宾馆党委开会研究决定,开除我。”钟小雅有点艰难的说话,王国华听着一愣道:“怎么还有这种道理?真是混蛋!我找酒店领导去!”

  “算了,本来我就不想在这干下午了,这些年在两水做的其实并不开心。还离过一次婚。”钟小雅说着转身要走,王国华见她拖着一个箱子,便道:“你去哪?我送你!”

  钟小雅站住回头,看了一眼王国华道:“我回家,你顺路的!”

  呃,王国华心里噎了一下,忍不住笑出声道:“你啊!当年就喜欢搞这种小聪明!上车吧,既然有心在这等着,就一道回南山吧。”

  上了车,钟小雅呵了呵手,得意的笑道:“我也算是解脱了,顺便吓一吓酒店那些王八蛋领导。这几年我算看清楚了,没一个好东西。我在酒店累死累活,不管你做的多好,没给领导送点好处,就一辈子当服务员到死吧。”

  王国华没接这个话,钟小雅这样的出身,在酒店这些年干下来做到大堂经理的位置,肯定遭遇了很多事情。说的不好听,就是一本辛酸帐也未必。

  车子开动出了宾馆,钟小雅故意开着车窗,门口的保安点头哈腰的,看见钟小雅在王国华的车上,脸色都变白了。

  王国华开车上路,笑道:“你跟那个保安有仇啊?”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刚来的时候,惦记我来着。家里有老婆,还不安分。让我不客气的说了一通老实了。昨天听说我被开了,上午见着阴阳怪气的。”钟小雅说的挺解气,王国华起初觉得没意思,后来仔细一想,人活不就是一口气么?

  车上了省道,道路上的情况还不错,基本没积雪。就这样王国华还不敢开快车,保持在四十左右的时速。走了一段,前方有车祸路给堵上了,被堵的车不算,两边也就十几辆。

  出车祸的是一辆中巴车和一辆半挂火车,半挂车在路上横着,后头的拖挂把中巴带到路边的沟里。好在道路两边是农田,要是山路就麻烦大了。

  “哎,这刚出市区就这种事情,交警啥时候能来?”王国华嘀咕了一声,中巴车的司机正在跟半挂车司机吵架,车上的旅客都在边上看热闹。

  “这事闹的,不知道要堵多久。”钟小雅叹息一声,脸上的表情似乎欢乐的很。

  王国华对这种近似幸灾乐祸的表情很熟悉,以前自己也经常这么看一些倒霉蛋吧?

  这时候钟小雅的手机响了,接听之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国华,然后才淡淡道:“感谢领导的肯定,我工作没做好,给领导添麻烦了。回去的事情,就算了。”说着就挂了电话,王国华其实很吃惊,本以为她会挖苦一番才是,没想到反应很平淡。

  “酒店老总,让我回去上班。说真的,我本来想借你的势好好发泄几句,可是一想到你对宁宏的作法,我心里就觉得自己太幼稚了,想想就算了。”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