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七十二章 道歉

扶摇 断刃天涯 4586 2021-10-20 14:41

  “你说自卫就自卫了?兄弟们,把人带回去,好好伺候。MLB,敢动我外甥!”

  王国华忍不住乐了,真是蚂蚁大的官却有大象一般的胆子,越是下面的人越敢乱来。

  “你就不怕我告你执法犯法?”王国华不怒反笑的问了一句,这货还不知道死活,瞪着一双三角眼冷笑道:“犯法不犯法,你进去了就知道。”

  “一个联防队的,你当你是公安局长啊?你让我跟你走我就走?”王国华依旧微笑的调戏他,这时候连国胜忍不住叫道:“舅,跟他啰嗦什么?先打一顿给我出出气。”说话的时候抽动了嘴角的伤口,连国胜疼的嘶了一声。

  “就算局长在这,老子也敢抓你。”话音刚落,身后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那你抓给我看看?我看你干脆连我一起抓走好了。”

  光头一回头,看清楚说话的人,顿时整个人的气势都蔫了,身子一委顿,点头哈腰讨好的笑道:“古局,您来了。”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影响了你大发威风是吧?”古巡不怀好意阴森森的看着他,上前一步死死的盯着他问。

  光头急的一头是汗,顾不上擦先解释道:“您误会了,我这不是接到热心群众的举报,赶着来出警么?”

  “出警?你有什么资格出警?带队警员呢?给我站出来!”古巡一抬头,威严的审视一周。这光头是私自出来的,怎么会有人带队?

  “古局,您听我解释,我……。”光头还要辩解,不想古巡一挥手道:“我不要听你的解释,我亲眼看见你私自带队出来,这是违反警队纪律的行为。还当着我的面威胁当事人,你把党纪国法置于何地?”

  “古局,我……。”光头差不多都要哭出来了,联防队是群什么东西古巡心里能没数?干点私活算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都堵在我家门口,还要不要人做生意了?”这时候一个中年人推开众人进来,正是钟小雅的父亲钟文生。

  劳动局今不如昔,钟文生又在耿志新面前失宠了,丢掉了后勤总务的位置。虽然是副科级待遇,最近在工会看文体室,每天守着一堆篮球羽毛球之类的体育用具。正因为如此,钟文生才想着调动单位,才会想到拿女儿当筹码。

  今天的全体会议上,来了个新的副局长很年轻。钟文生散会后一直在琢磨,是不是一个靠上去的机会呢?像他这个岁数,现在这个状态,一辈子熬到头也就是副科级待遇了。一个人身在体制内,只要没退休,谁不想进步?钟文生是没机会,有机会也是要抓的。拿定主意的钟文生,鼓足勇气找到王局长的办公室,不曾想人去室空。不巧,他的举动还被办公室主任老任看见了,一顿挤兑弄的他老脸通红的逃走了。下班回家,心里正无限忐忑的时候,不曾想好像家里还出了事情。

  “还有警察在啊?我们家犯什么法了?警察也不能随便上门堵门吧?你……。”钟文生一肚子的冤屈正要借机发泄一番,不曾想抬眼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满脸的怒色瞬间冰消,立刻化作一脸的惊喜,灵活的一个大步上前伸出双手:“哎哟,这不是王局么?我是工会的老钟!哎呀,今天王局在会议上的风采真是让人敬佩啊!站在门口干啥嘛,赶紧进去坐。”说着老钟还瞪了一眼正在目瞪口呆的老婆,吼道:“你个败家的婆娘,王局长来了居然不请进门,让领导站在门口,真是一点事都不懂。”

  王国华莫名其妙的被人抓住双手一顿摇晃,今天见的人多了,劳动局那么多人,谁能记住你是谁啊?不过王国华可以肯定,这个人是钟小雅的父亲,刚才钟小雅没拉偏架,好歹要顾及同学情面,给老钟一点面子。

  “老钟,我这里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稍等一下如何?”王国华笑着客气了一句,目光不经意的扫了老钟婆一眼,这个刚才还泼辣不已的女人,此刻已经彻底的傻了。方才拉的偏架,不想当事人居然是自己老公的领导。

  “哦!哦!哦!好的,您先忙,您先忙。”钟文生以为王国华是来家里找他的,这意味着机会来临了。王国华主持的劳务输出工作,这是眼下局里最重要的工作,是县委最重视的工作。只要能搭上这条船,曰后论功行赏肯定少不了一份,不说升官吧,好歹能改变现状啊。至于说到会不会得罪老耿,MLB,眼下都混到这个地步了,再得罪还能怎么样?

  回到家里,老婆小心的过来低声道:“老钟,刚才那个、我,哎呀,小雅你来说。”这婆娘彻底慌了,把女儿推出来解释。

  钟小雅过来低声道:“那个王国华,是劳动局的局长?”

  “哟?你还认识他?没错,今天刚上任的副局长兼党委书记。怎么了?王局长上门来看我,你们不高兴?”老钟颇为得意,局长主动上门,说明自己要发达了嘛,这几年混的不好,在老婆女儿面前抬不起头啊。

  “爸,他不是来看你的,事情是这样的……。”

  钟家三口在屋子里的事情外面不知道,古巡见王国华打发了钟文生进去,便笑着上前道:“王局,多多包涵!都怪我教导不严,回头摆酒赔罪!”

  古巡这个态度,对于光头和连国胜真是雪上加霜了,刚才老钟出来一番表演就已经让他们冷了心,这会古巡的态度好像还很忌惮这个家伙,心里的一点最后念想算是彻底的没了。

  就在光头彷徨的时刻,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中年男子从一辆人力三轮车上,老远就喊:“国胜,国胜,你没事吧?”

  来人冲进来,看见古巡很高兴地说道:“老古也在啊,那就好办了。我儿子被人打的快死了,我接到舅子的电话赶来的。”

  古巡见了这个男子,脸上极其严肃,黑着脸道:“老连,你来的正好。你舅子违反警队纪律,私自带队出来胡乱执法,我正打算处理他。这次不要怪我讲情面啊,我也是为他好。”

  “啊?……!”老连一脸的震惊,怎么好像事情反过来了?

  “老古,你搞什么名堂?我们十几年的交情,你……。”古巡连忙打断道:“老连啊,这个事情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教子不严。”

  这时候一队警察赶到现场,古巡大声道:“把这几个人都带回去!”

  “老古!”连局长急眼了,一看要抓走舅子和儿子,吼了一声。

  “姐夫!”“爸!”光头和连国胜也是一阵哀求的叫,连局长上来伸手拦住警察道:“不许抓,我看你们谁敢?”

  古巡叹息一声,上前低声道:“老连,你回头看看吧,不然等下后悔来不及的。”

  连局长一阵惊悚,回头一望,看明白站在对面的人是谁时,不由心中猛烈的一跳:“不会是儿子跟他打架吧?”

  “王局,怎么你也在?中午吃没?没吃我做东,叫上老古一阵。我跟老古是多年的朋友了。”连局长的反应能力真的不是盖的,瞬间就露出一脸的笑容上前来,主动伸手。

  王国华轻轻的沾了一下就收回手道:“连校长!太客气了,这不出了点事情,要跟警察回去接受调查。请客不请客就不要说了,以前在一中,你没少照顾我。”

  连局长瞬间明了事情的曲直,王国华喊他一声校长,就是顾念以前的香火情啊。连局长心中一阵安慰,强自镇定的笑道:“是不是跟犬子起了冲突?”

  王国华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年轻人容易冲动,解释两句没解释清楚就动了手。”

  王国华说的轻描淡写的,连局长心里很清楚这个事情的是非。自己的儿子是什么东西,他心里能不明白么?MLB,你欺负谁不好,欺负南山县正在冉冉升起的政治明星,县书记办公会上的事情早传开了。王国华现在可以说在县委红透了半边天。

  “不必麻烦警察了,王局,我这就给你一个交代!”连局长二话不说,转身走到儿子跟前,抬手就是两个耳光扇过去,心疼的连局长眼睛都闭上不忍看。没办法,这两巴掌不打,谁知道过几天自己会不会下岗啊。即便是打了这两巴掌,宦海沉浮多年的连局长心里还是不托底,官场上睚眦必报的人多了去。王国华如今在县委是什么地位?想搞他,在县委书记跟前歪歪嘴就够他喝一壶的。

  “不学好的畜生!跪下道歉!”

  连国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老爹,挨两巴掌倒是小事,老子打儿子嘛,天经地义的。居然还要跪下道歉?连国胜不理解,年轻人要面子啊,梗着脖子瞪着老爹不说话。就在这个气氛尴尬时候,钟家小店里老板娘披头散发的逃出半个身子来,又被拽了回去,留下一串哭喊:“不要打了,我哪里知道他是劳动局领导。”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