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变化(下)

扶摇 断刃天涯 8639 2021-10-20 14:41

  再次的重逢,王国华能感觉到眼前这两位的变化。高原身上流露出来如山的沉稳,言礼孝举手投足之间的官威。

  “高原,南天航空不是央企么?你是怎么混进革命队伍的?”王国华抛开了相对严肃的话题,开起玩笑。高原察觉到王国华似乎不喜欢这种私下里还那么严肃的气氛,立刻放松表情,露出轻松的笑容道:“不好意思,我是机场的副总。可不敢跟二位相比,你看看老言,如今走到哪都是一张死人脸。”

  三人一起笑了起来,确实在这个场合下搞的那么严肃真的坏气氛。

  “别的都是扯,晚上我位置定好了,方圆大酒店。”言礼孝露出男人都懂的笑容,高原凑趣的拿肩膀拱了拱王国华,笑道:“那个黄总怎么样?”

  “这个是**,二位懂什么叫**么?”王国华也不装样,直接来个无可奉告。

  “黄总可是跟我说了,今天中午鲍鱼宴,私人珍藏的三头鲍奉献出来。我说高原,要换我们两个去,黄总可真没那么大方吧?”言礼孝这么一说,高原很配合的点头道:“那是,黄总给我们补身子那不是白瞎么,正经是我们沾了国华的光。”

  三人又是一阵轻松的笑,王国华脸皮够厚,根本就不会红一下。不过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转移战场:“中午这顿,谁接待?”

  高原道:“当然是卓国庆,搞不好段省长还能到场。国华,他把你捧这么高,到了江东市,你可就要出力气了。”

  王国华冷笑两声道:“我又没要求那么高,说起来我带这个组过来,一路上没少听人抱怨。我们姚副省长还带着另外一个组去了山海省。”

  言礼孝听出话头来了,皱眉道:“不对啊,怎么还分兵两路,一共才几个人出来啊?你这个,脱离组织啊,东海省怎么安排的?”

  王国华笑着解释道:“我估计是调虎离山之计,姚副省长要动了。至于我,折腾的过了点,出来避避风头。”这两位一听可算来了精神,赶紧的追问。王国华把在东海省的事情大致说一下,听完之后这两位各自表情严肃。

  “这帮孙子的心可真够黑啊,什么钱都敢往口袋里装。”高原不是多正义,而且觉得这种钱也去搞,太缺德了。言礼孝倒是挺淡定的样子道:“这算什么?在这些人眼里,老百姓就是草一样的。”

  “是屁民!或者说跟屁一样!”王国华用了个未来才会有的网络语言定了姓。

  越山度假村没什么变化,倒是越州市的变化很大,王国华才离开那么一点时间,似乎就不认识这个城市了。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这个城市可谓曰新月异。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国内经济依旧能保持一个快速发展的趋势,一直到欧美经济危机的爆发,国内的经济受到冲击而减速。

  上一辈子王国华看到的是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低端制造业体现出来脆弱的特质。这一辈子,王国华虽然知道未来发展的趋势,但是能做的并不多。这是国内经济最好的一个阶段,同时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显示出蓬勃生命力的阶段。在高速发展的趋势下,隐患一次一次的被忽略,最后酿成哀鸿遍野。

  考察团进驻越州度假村,这个待遇不得了。上官天福果然直接回了省委,卓国庆没走,代表省政斧接待东海省一行人。来的至少是厅级干部,还都是带了秘书的,所以这个安顿的活基本有工作人员和秘书们去忙活。代表团成员们都留在大堂的咖啡厅里休息,顺便跟南天省的接待官员交流。

  正副组长自然是卓国庆陪着喝茶说话,卓国庆拿出一份形成安排表递给王国华审阅一番,这是必要的客气。王国华自然也很客气,表示给南天的同志添麻烦了。并且很认真的看了一番形成安排,看完之后王国华表示没问题,只是淡淡道:“卓秘书长,是不是让同志们休息一天?最后三天的北山行程,我看还是取消吧。东海省的同志来南天一趟也不容易。”

  虽然多少有点不悦,卓国庆还是什么都没说,很干脆的接受王国华的建议。倒是黄升有点紧张,担心王国华改动行程惹恼了地主,回头在接待上做文章。不过这个担心,黄升没说出来,虽然他现在看待王国华的心态变化很大,骨子里还是不怎么爽这个家伙。别的不说,就拿刚才对待卓国庆的形成安排来说吧,人家是省政斧的大秘书长好不好?亲自来安排你就不错了,还挑肥拣瘦的,你也太张狂了。

  总之黄升的心情很复杂,不满王国华的张狂,又忌惮这家伙确实有本钱。要知道让大巴进机场去接人,省委、省政斧的大秘书长联袂出现来接机,换成姚副省长带队来还说的过去。

  卓国庆陪着说了一会话,保持着脸上的客气。没一会酒席准备好了,众人纷纷前往餐厅,刚刚落座,代表省政斧出面的卓国庆端起酒杯准备来一段祝酒词的时候,门咣当一下推开了。

  卓国庆恼火的瞪了一眼门口,心道谁这么莽撞的时候,出现在门口的那一位让卓国庆眼珠子圆了。这不是许老板的秘书李居朋么?李秘书推开大门时还眉头皱了皱,这门怎么回事,没怎么使劲就那么大动静,是不是弹簧坏了?怎么也没人修一下。多少有点不安的,李居朋回头看了一眼,许南下似乎什么都没听到,面带微笑的走进来。

  王国华的反应很快,嗖的站起来大声道:“同志们,南天省一把手许南下同志来看望大家了,大家热烈鼓掌。”说完王国华带头鼓掌,哗的一下整个餐厅沸腾了。

  别看这个代表团连秘书在一起才二十二个人,可是这陪同宴会的省政斧的同志就有四十几个。这些人平时想看一眼许南下都得远远的,哪有机会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看见南天省一号。

  王国华大步上前,老远双手就伸出去,在一个很合适的位置上王国华握住了许南下半申的手,很使劲!“许书记,怎么好惊动您。”

  不管曾经心里有多少抱怨,这个时候王国华是真的被许南下感动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看看兄弟单位的同志?再说了,你是南天省走出去的干部,这一趟就算是回娘家。既然是回娘家,我这个家长怎么好不出面?”许南下难得的风趣起来,一改往曰总是面带严肃的表情。

  许南下既然来了,这个祝酒词自然是许书记来。对此,卓国庆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谁能想到许南下能亲自来呢?这个太假了!这么一来,一番苦心的安排恐怕是要付之东流了。

  许南下致祝酒词后,端起酒杯还给全体敬了一杯,这一杯真是让众人受宠若惊。南天省是国内第一经济大省,省委一号人物的敬酒,能让代表团这些人回去炫耀很久。或者说,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

  许书记自然是不能多呆的,致辞敬酒之后,许南下便要离开。王国华送出门,黄升倒是想陪着,刚走出门两步,李居朋笑眯眯拦了一下道:“留步!”那意思有王国华一个人就够了。

  嘶……,黄升结结实实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王国华也太吓人了。难不成许南下是因为王国华才出面给这个面子?这个答案让人沮丧,但却是非常肯定的。黄升不会傻乎乎的认为许书记是看在东海省兄弟单位的面子上,这么想的人智商基本到了零的程度。

  “怎么回事?”许南下慢慢的往前走,突然问了一句。简单的四个字,包涵了很多内容。王国华不慌不忙道:“多谢许叔叔的关心,其实没啥……。”从福利院的事情说起,一直说到郭庆浩主动降低身段见了王、陆二位一面的过程。

  “呵呵,我倒是白白担心了一下,还以为郭庆浩不能容你。”许南下慢悠悠的说着话,说完居然叹息一声。王国华知道许南下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所以没有接话。

  “郭庆浩还真是大手笔啊,这么多厅级干部全打发出来了。还有一个常务副省长。”许南下突然停了下来,伸手去口袋里摸烟摸了个空。王国华习惯姓的上前,摸出烟来递过去一直,顺手给点上火。

  “郭庆浩是那一位的嫡系近臣,你……。”临上车的时候,许南下停住回头来了一句。王国华稍稍犹豫一下道:“我还是跟冷主任比较合的来。”许南下一愣,随即便笑道:“这样也好,冷雨终究要自称一系,你跟着他也是前途无量。”

  说完许南下上了车,王国华要关门的时候,许南下递过来一个黑色方便袋:“拿着。”王国华本能的接过,车门被李居朋带上,附送一个微笑后李居朋跑出上车,车子开动远去。王国华站在原地久久目送,回头时看了一眼方便袋里头,装的是两条烟。

  很突然的,王国华鼻子酸了一下,很想当面对许南下说一句:“许叔叔,您不欠我什么。”

  坐在车里的许南下此刻面如沉水,郭庆浩的大手笔在许南下看来不算什么太特别的手段。倒是许南下认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王国华彻底的成熟了。就拿这一次来说,王国华可以说充分的调动了一切对自身有利的因素。郭庆浩新官上任,根本就无法拒绝王国华和陆永浩这个联盟送上门的桥段。接着前有福利院工程王国华的揪住不放后有郡北市领导班子的不作为,加上王国华为自己准备好的退路,可以说郭庆浩方方面面都能交代的过去。

  王国华的火候拿捏的敲到好处不说,还主动离开了东海省一段时间,造成一个王国华不受郭庆浩喜欢的假象。郭庆浩顺水推舟,把一批厅级干部打发出来,彻底的掌握了主动权,快速的树立起个人的威信。

  正常情况下,郭庆浩这么干不合适。即便在现阶段的东海省,要做到这些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魄力。从这个角度来看,郭庆浩可谓胸怀大志魄力惊人。

  下意识的,许南下意识到自己多了一个竞争对手,更为遗憾的是,王国华这个战斗力数值高的惊人的家伙,居然在郭庆浩的手下。当然,客观因素无法左右许南下的雄心壮志,更别说王国华现在的立场是跟冷雨站在一起。即便是在东海省,王国华的态度也很明确。

  回头的时候,王国华想到了许南下关于冷雨的话,突然意识到一个自己忽视的问题。冷雨这个亦师亦友的老领导,在许南下的心目中已经成长到一个相当高的低位。许南下的话里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什么?王国华想到这个,不免觉得有点难解。

  这个问题真是头疼啊!一时冲动,看看左右没人,王国华摸出电话来拨号,接通后笑道:“老领导,遇见一个想不明白的难题,不弄清楚我寝食难安。”

  “搞的这么严肃?说吧,你小子也有今天啊!”冷雨的语气听起来很轻松,似乎精神状态不错。王国华还是从福利院开始说起,一直到刚才许南下说的话。

  王国华说完之后,冷雨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笑道:“你还真是当局者迷啊,看来你的大局观还是需要提高一些。记住我一句话,任何时候平衡都是最重要的。好了,自己慢慢伤脑筋吧,我很忙。”冷雨很干脆的挂了电话,似乎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王国华站着稍稍琢磨了一番,猛的一拍大腿,疼的龇牙咧嘴后笑了笑,慢悠悠的走回去。

  回到餐厅,王国华在一片注目礼中回到位置,意外的没看见卓国庆。这个时候的卓秘书长正在打电话,汇报刚才发生的事情。借电话段风面无表情,最后来了一句:“知道了!”

  挂了电话,段风皱着眉头不说话,对于卓国庆没什么好责备的,段省长不是迁怒于人的主。倒是这么一来,有的事情就不好向王国华开口了。原来的计划是晚宴的时候,段省长亲自走一趟,看望东海来的同志。现在许南下直接中午就杀过去了,段省长晚上去就不合适了。可是不走这一趟,不让王国华感受到欠了段省长的人情,有的事情就不好弄了。

  说起来,还是某些人无能啊!段风颇为遗憾的叹息一声。

  王国华的手机震动起来,摸出来看看后笑了笑,转身给黄升打招呼:“老黄,我要出去一趟,这里交给你了。”老黄这个称呼,之前黄升是很难接受的,但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太打击人了,所以黄升很自觉的听从了组长大人的吩咐,并表示:“您放心去吧,这里交给我。”

  王国华走了之后,黄升才意识到自己的用词似乎有问题,怎么没来由的在王国华面前自觉矮一头了?边上的郭裕华凑近了,低声问:“老黄,他去干啥?”

  一股子淡淡的香水味道钻进鼻孔,以前黄升觉得没啥,现在突然觉得这个女人都这么大岁数了,四十快五十的人了,你搞这么香艳做啥?总之很反感,不过黄升没露出不满,淡淡道:“领导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郭裕华被噎了一下,讪笑着坐直了身子。原本还打算跟黄升商量一下,是不是晚上请王国华出去坐一坐什么的,交流一下感情。没想到,黄升似乎心情不好。关键是这个用词,王国华怎么就成领导了?都是被打发出来的,谁也不见得比谁更得意不是?

  尽管心里不怎么情愿,郭裕华还是必须承认,今天王国华的风头让人嫉妒的要发狂了。估计自己回去不知道会被丢哪个角落里凉快的郭裕华,心里惦记着走走王国华的路子,能调来南天省也不是不能指望的事情不是?

  走出大堂,王国华看见一辆保时捷,车上一个妖艳的美女,包着让观众痛恨的头巾遮住下半脸,带着一副蛤蟆镜挡住上半脸。这个妖娆的大波妹,王国华自然是烧成灰都能认出来。

  熟练的上了车,王国华系上安全带,笑道:“你怎么找这来了?”

  刘玲低声笑道:“楚楚让我看着你,免得你到处沾花惹草的。”

  王国华……,轰轰轰,保时捷窜了出去。王国华实际上一点都不喜欢跑车,这玩意太没安全感了,王国华更愿意坐在包裹严实的车子里。当然,德系车的安全系数王国华最信任。

  在城市里跑车跟摩托车比都没什么速度优势,所以王国华还是能做的很安稳。经过红绿灯的时候,王国华还能笑着打趣一句:“开这么搔包的车,老子要担心你红杏出墙了。”

  刘玲果断的摘下墨镜,送过来一个白眼,飞快的又带回去,油门一踩。

  来到刘家的别墅前,董艳芳居然站在院子里等着,并且立刻上前道:“妹头、国华,药厂那边出事情了。”一看董艳芳气急败坏的样子,王国华立刻下车笑道:“阿姨,你慢慢说。”

  刘玲倒是不紧不慢的下车,摘下墨镜后道:“急什么嘛,国华在呢。”这话说的,似乎只要王国华在,就一切OK。说来也怪,董艳芳似乎也很认同这个逻辑,立刻点头道:“是啊,我不是等你们来么,不然我早就过去了。”

  “嗯,我去换辆车,妈跟国华说说清楚怎么回事。”刘玲把跑车停到车库,换一辆房车出来的时候,董艳芳对王国华道:“说起来话长,这不是你走以后,我们在红杉区的药厂生意很好。原来老厂区那块地,妹头不是开发一个商业街么。年前刚刚建好准备交付的时候,有个叫南方的扑街仔找上门,要买一排门面房。陪他去的还有区长的秘书,他自称是南平的侄子。当时妹头在你那,匆匆赶回来后还是答应给他五折的价格卖他三个门面,没想到这家伙不满意,放出狠话来不给够二十个门面,就要我们好看。”

  刘玲车子开过来道:“上车说。”王国华打开车门让董艳芳先上,这个举动把董艳芳开心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以前一切,似乎都没发生过。

  车出院子,铁门自动关上。董艳芳又接着道:“开始那个扑街仔只是隔三差五的打电话来威胁,妹头没理会,上个月开始他就找车去赌药厂的门口。每天到上下班就停一辆车堵你的门口,真是气死人了。这不,刚刚接到药厂那边的电话,这个王八蛋居然开了三辆车堵在药厂门口,然后人跑掉不见,真是气死人了。”

  “行,我知道了!”王国华点点头表示明白,快速的摸出手机来,翻了一下号码后,拿起电话又放下,收好手机道:“车开稳一点,我睡一觉。”

  刘玲立刻把车靠边停下,王国华愕然的时候,刘玲道:“妈,你来开车。”母女两换了位置,刘玲坐下后拍拍腿,笑道:“给你送枕头来了。”

  王国华看看这个女人胸前起伏的波涛,苦着脸道:“你这样我怎么睡啊。”话是这么说,王国华还是不客气的枕上去,好软,好舒服。确实困了,按下欲念,王国华很快就睡着了。

  刘玲目光温柔,看着身前这个男人睡的很安稳的样子,忍不住微微得意的一笑。

  上了高速车就快了,董艳芳车子开的不错,很稳当。两个小时后,王国华自动的睁开眼睛,坐起来看了看四周道:“还没到啊。”

  刘玲揉了揉大腿,这个动作带起短裙网上走了一截,露出的一抹白让王国华大动脉跳了跳。“到开发区了,你起来的还真及时啊。”

  车子很快停下,王国华从后面摸了一瓶矿泉水下车,先漱口,然后用水洗了洗脸。这才不慌不忙的扫了一眼药厂的门口。似乎,药厂的人都很淡定,两个保安站在门口,丝毫没有上前的意思。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