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夜谈

扶摇 断刃天涯 4514 2021-10-20 14:41

  王国华出来一看,场面已经控制住了,只不过高升采取的方式比较特别。门口一个二十出头,穿着一件红色羽绒服的女人还保持着一手叉腰的动作,嘴巴张着,但是却动都不敢动一下。因为脖子上架着一把刀身黝黑,散发淡淡寒光的匕首。

  高升还是那个冷冷的样子,王国华过来时,他才不慌不忙的收起匕首,对那吓的浑身发软的女人淡淡道:“滚吧!”

  噗通,女人一屁股坐地板上,接着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头也不敢回一下。王国华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一幕,这个高升实在是太有姓格了。王国华也懒得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笑道:“以后注意方式!”转身回了房间,关门睡觉。

  王国华还是缺少这方面的经验,以为以暴制暴见了效果就算了。回去睡他的安稳觉,不想半夜突然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上,砰的一声门被踹开,冲进来四五个人,死死的把王国华按住。王国华稀里糊涂的,迷糊中听见隔壁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夹着几声闷响,屋子里有人喊了一声:“坏了,隔壁是个硬茬子。”

  这边也顾不上问话,王国华被反手烤上,一个人接着按住,其他人都去隔壁帮忙。一个三十来岁的警察头子,刚到隔壁门口,一只手伸了出来,一张印有红色国徽的证件出现在面前。接着里头闪出高升阴冷的眼神道:“要不是知道你们是警察,一个也别想站着出去。”

  等警察头子接过证件,示意其他人冷静后接过一看,连忙大声道:“误会了,误会了!”

  高升往门边一让,里头的地板上躺着四五个便衣,一个个的面带羞愤,却动惮不得。收回证件,高升淡淡道:“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没发生。”

  “是!是!”警察头子使劲的点点头,连忙冲到隔壁,亲手给王国华打开手铐后连声赔礼道:“对不住!对不住,误会了!误会了!。”说着话,王国华还在迷糊中,呼啦一下一干人等已经都撤了。

  王国华大致猜到了事情的缘由,但为何这些警察来去匆匆不得而知。事情应该是高升那边搞定的,想到这个麻烦也是高升惹来的,王国华多少有点哭笑不得。

  高升进来道:“王哥,没事吧?”

  王国华揉了揉手腕上的印子,心里憋火觉得不好对高升发,好在那个警察长的啥样子王国华记住了,不怕曰后算回头帐找不到人。

  “以后凡事不要太冲动,没事了,睡觉去吧。”王国华本想加一句“考虑一下周围的人”,想想又作罢。觉得话太多,高升搞不好会反感。

  高升的目光中飞快的闪过一道诧异,原本以为王国华肯定会火冒三丈,不想就这么平淡的算了。点点头,高升转身出门是轻轻的带上门,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脑子里想起的是临行之前老将军说的话:“他要是一个好官,你跟着他也不失为一个前途。如果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纨绔,你跟着他也没意思,找借口回来就是。”

  高升其实一点都不像外表看的那样,像他这种人,没有一颗聪明的脑袋和快速的反应能力,在西南的大山里不知道死多少次了。这几天高升一直在试探王国华,在他的眼里只有老将军一个人,楚楚那边根本就觉得是胡闹,没事把自己弄来当什么司机,这货看着还跟自己一般大,还王哥!这就是最初时高升的心态,他要是把纪律什么的放在眼里,也不会拿刀结果了三个受伤的对手。

  把王国华弄到这种小旅馆来,再惹上一点事情,这就是高升预先的想法。就是想看看王国华的反应,没曾想王国华的反应跟他预期的差别太大,所以高升的心里很吃惊。

  王国华坐在床上抽烟,被闹了一下也睡不着了,只好靠床上发呆。笃笃笃的敲门声又响了,王国华起来开门,门口高升拎着两瓶二锅头和一包花生米进来道:“睡不着了,想喝点。”

  王国华看看时间,夜里两点半了,左右明天报道晚一点也没事,于是笑道:“那就喝一点,顺便聊一会。”难得高升主动,王国华也很想多了解一点他,毕竟这小子以后长期跟在身边,多了解一点没坏处。

  高升拿两个一次姓杯子,一人倒了一杯,咪了一口,拿出几粒花生米搓了搓,丢嘴巴叭叭叭的嚼着道:“王哥,你家里是干啥的?”

  王国华也没在意,淡淡道:“祖宗八辈都是农民,种田的。”说着话,王国华端起杯子道:“走一个,天有点冷!”说完自己仰面一杯干掉,自己动手满上一杯后,看看高升道:“我说,干了啊?发什么愣?”

  高升回过神来,笑的有点不自然的样子道:“啊,干杯。”说着也是仰面一口干掉,这两人酒品看意思都没说的。一杯酒下肚子,王国华浑身有点热了,笑道:“高升,你跟我说说,在部队上的事情吧,高考的时候我想报军校的。结果老师死活劝我放弃了,不然我也是个军人了。”

  高升道:“打小我就不安分,好动,我们那边民间习武成风,正对我的胃口。每天跟着别人打把势,读书成绩那是一塌糊涂,整天就想着出去闯江湖,就想武侠小说里说的。再大一点,周围同龄的小家伙都打不过我,觉得自己有点本事了,十四岁暑假,偷了老娘五百块钱,爬上火车往南边去了。到了南边,就问哪里有武林高手,上门要跟人家切磋。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就这么聊着,王国华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基本上说的都是事实,不方便的不说而已。这一聊下来,两瓶酒去的很快,见底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凌晨快五点了。王国华也有点喝晕了,笑道:“睡吧,顶不住了。”说完王国华往床上一倒,呼呼的睡着了。

  高升跟个没事人似的,看着王国华笑了笑。王国华如果看见这个表情,一定会很惊讶的说,原来这小子也能笑的如此阳光。

  这一觉起来,已经是中午。很明显的,高升对王国华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目光不再是那么冷淡,透着一点淡淡的亲热。这个变化,王国华认为是昨天晚上喝酒喝出来的。

  大车去市委的时候,王国华问了一句:“高升,昨天晚上那些警察是怎么打发的?”

  高升道:“没啥,我给他们看了一本证件,中央警卫某处的。”

  王国华咂了咂嘴,嘟囔道:“还不得把他们给吓着。”高升没有接话,表示默认吓人了。

  来到市委,组织部很好找,干部处出来一个副处长,冷冷的看了看手续后拿出一个大信封递过来道:“这里有省委组织部转下来的一份手续,注明是给你的,你签收一下,然后办个手续。”

  王国华拿过信封打开一看,里头是一份省委组织部下发的函,王国华同志被任命为方栏县县委副书记。王国华心中暗暗奇怪,许南下不是没答应么?怎么又转了这么一个东西下来,似乎也不符合程序啊。

  正琢磨着呢,门口华林出现了,看见王国华便笑着上前招呼道:“王国华,哈,我猜你今天也该到了。”

  接待王国华的副处长,瞬间脸色就变了,冷淡如同阳光下的冰雪一般笑容,快速的换上了一副笑脸:“华部长好!”

  华林正眼都不带看他一下,只是微微点点头,握着王国华的手热情的笑道:“东西放下办手续,国华老弟去我的办公室喝茶。那个老林,办完了送我办公室来。”

  说完了华林看了看高升,问王国华道:“这位怎么称呼?”

  王国华笑了笑道:“一个长辈的子侄,说是跟着我开车。这不,我还头疼他的手续问题呢,总的北沟这边先发调函,两水那边才好放人。”

  华林听了笑道:“我当是多大的事,不就是一个调动函么,我那有空白的,你过去自己填了,让小伙子带回去。不过他的级别,还是两水那边先定下来才好。”华林的言下之意,调人没问题,定级别的话,有点麻烦。

  “高升就一个司机,哪来的级别。”王国华笑着解释一句,华林道:“那句没问题了,今天先住下来,我来安排。明天我送你去上任,部长那边我都说好了。”

  果然是有熟人好办事,华林这个组织部的常务副,别看是副职,但是很有说法。组织部这个地方,一把手没有连任的可能,一届一换,时间上了有点铁打组织部流水的部长的意思。常务副则不同,能连着干好几届。当然连任不是啥好事,干一届正常情况下就得耽误几年的青春。所以华林在组织部里威望不低,但他并不满意,这都干了快满两届了。

  来到华林的办公室,自然有秘书过来泡茶,华林等秘书退下后,低声道:“国华,我给你提个醒,老孙这个人,霸道的很,又有林书记给他撑腰,你去了之后,凡事得留点神。尤其是老孙家里那个小子,听说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情,你别跟他沾上了。”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