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四百八十一章 诡异的下午

扶摇 断刃天涯 9142 2021-10-20 14:41

  为人一贯“正派”的王主任没来得及发表意见,摩登美女已经先冲张国胜笑道:“小伙子不错,有忠心。值得好好培养!”

  王国华这才对摩登美女笑道:“好了,去我办公室吧,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接着又对其他人道:“这我媳妇,你们以后叫嫂子。”

  三个目瞪口呆的家伙这一次倒是很整齐的站起来,刚才还怒目相视,这会都是恭敬问候:“嫂子好。”

  “今天来的着急,明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楚楚挥挥手,风姿绰约的走了。

  办公室里经过短暂的安静,突然一下爆发了。“天啊,王主任的夫人也太打击女人的自信了!”说这话的自然是对自己的容貌有足够认识的高娟娟。

  “什么啊,打击男人的自尊才对。”张国胜也来了一句感慨。

  一贯对自己的长相还有点信心的孟洁,这时候也很没自信的说:“是啊,就跟明星似的。”

  王国华带着楚楚来到办公室,开门进去便笑问:“坦白从宽,是不是来搞突然袭击的?”

  “什么啊,人家是关心你,觉得你工作忙呢,就没提前通知。”楚楚很没底气的回了一句,随即又高兴起来,摆个撩人的姿势道:“国华,你觉得我这打扮如何?”

  “俗!忒俗!”王国华很不给面子的回了一句,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楚楚本身气质摆在那里,穿什么都不会太离谱。不过王国华始终觉得,当初那个一水白色长裙,简单的拿手绢把头发扎起来的楚楚才是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俗么?不会吧?这头发花了我三百多块呢,还弄了好几个小时。”楚楚很不甘心的嘟囔起来,摸出随身小包里的镜子,仔细的打量起来。女人在一些时候,是容易跑题的。对此,王国华也没有特别的去纠正,动手给楚楚倒了杯水放下,伸手把楚楚按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道:“啥时候道的?中午出的啥?”

  楚楚收起镜子,多少有点文不对题道:“哎,三百块白瞎了,回头我就弄回原状。啊,中午随便吃的盒饭,一早就到了,这不忙着弄头发去了。”

  “先喝点水喘口气,我去找秘书长请假。”王国华笑着摸了摸楚楚的脸,这个亲热的动作楚楚回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拿脸蛋和肩膀夹了一下王国华的手。

  “哎,你还要请假啊,这里不是你最大么?我都听说了,你已经是督查室的主任了。”楚楚问了一句,一手抓住王国华的手摩挲着。

  “这是省委大院,不是红杉区政斧。在区政斧我不上班也没人敢管,在这院子里,领导多了。不请假的话,万一有事找不到人,影响不好。”

  王国华说着要走,楚楚道:“等一等。”王国华站住,楚楚贴过来抱着腰,低声道:“真是的,这些天没见了,也不知道抱抱人家。”

  王国华指了指开着的门口,楚楚这才松开道:“等下陪我去一趟省政斧,昨天爸爸来电话,说段省长跟他交情不浅,不去拜见一下怕失了晚辈的礼数。”

  王国华很明显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楚楚冲他眨眼笑笑,换来一个苦笑摇头。王国华转身出门,楚楚不等自己去请假回来就说去省政斧的事情,倒是相当聪明的举动。王国华很多事情都是有底线的,楚楚一般都能掌握的很好。

  结婚这么写曰子,楚楚还从没有在王国华和许南下之间说一句是非呢。这就是一个分寸的把握了,可以说这个女人聪明的很,也用的是地方。

  王国华找到言礼孝的办公室,里头好几个人在等着。端坐在位置上的秘书,屁股下面装了弹簧似的跳了起来。“王主任来了,我这就去通报。”

  几双嫉妒的眼神看过来的时候,王国华笑着摆摆手,淡淡道:“不用打扰秘书长了,他工作忙。我是来请半天假的,回头麻烦你转达一下。”

  秘书很认真的点头道:“行,我记住的。”看那意思,好像他是王国华的秘书似的。

  说完王国华就出来了,摸出电话琢磨了一番,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信步往许南下的办公室走去。许南下这里就没多少人等着了,不是没人想来,而是够资格来这里的人很少。

  高原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文件,一抬头看见王国华便放下手里的活计道:“哟,王主任,怎么有空上这来?”

  “滚蛋!别跟着起哄!”王国华笑着丢过去一支烟,高原接过点上后笑道:“进去吧,许书记现在没事。”说话的时候,高原的眼珠子转悠了几下。

  王国华没直接进去,而是笑骂:“别害我被许书记骂一点规矩都不懂啊,这又不是在许书记的家里。赶紧去通报一声,我有点小事。”

  高原脸上的笑容顿时自然了许多,点点头低声道:“这烟不错,等我抽完再去。”王国华直接从口袋里把一包烟摸出来,丢桌子上道:“赶紧的,我老婆还在办公室里等着我。”

  有的话高原一样是不能多问的,王国华提到楚楚,高原就知道这事情不该问了。连忙掐灭烟去敲门,通报了一声后回来做了个进去的动作,王国华这才迈步进了里间。

  许南下正端坐在大桌子后头,看见王国华进来脸上也没笑容,颇为严肃的样子道:“上班时间,往这跑干啥?也不知道注意点影响?”

  这样子看着是严肃,其实是一种亲热的姿态。一般的人,有资格被许书记这么说么?

  “有个事情想不明白,特意来请教您。”王国华倒是一点都不紧张,许南下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笑道:“还有你琢磨不透的事情?说来听听。”

  王国华便把楚楚刚才说去拜见段风的事情说了,许南下听着便笑道:“我还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那个岳父跟段风交情还是不浅的。以前倒是经常走动,那时候楚江秋在国企,段风在财政部,一些工作上的来往而已。”

  其实王国华不是来要答案的,而是来让许南下知道有这个事情。什么想不明白,那都是扯淡。想不明白还敢来这?还配来这?这个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只要走一趟事前汇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

  “我这个岳父就是事情多,段省长那边我又没什么交集的。”王国华随口抱怨了一句,许南下听着正色道:“话不能这么说,你不可能永远呆在机关里吧?我的意思,坐一年的机关板凳,你就该下去了。你就不是适合做机关的人,放你在身边,无非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很多事情现在也跟你解释不明白,以后你就会知道。”

  许南下能给这么一个话,真是太不容易了。可见他对王国华的重视,当然这也有许南下故意让王国华明白的意思在里头。

  “您忙,我该回去了,楚楚还在楼下等着呢。”

  总算是能够安心的陪着楚楚走一趟省政斧了,王国华下楼的时候心里有点感慨。老丈人楚江秋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线了,居然来了这么一手。目的自然是很明确的,暗示许南下,我女婿就算在南天省,也不是一定要跟着你的,还有别人也能用他。

  当然这个意思是明着的,暗着的意思王国华未必能理解。许南下倒是心知肚明,这个楚江秋无非就是找点事情让许南下堵一下心。天底下这么多省委书记,进入中枢几率最大的,一个是南天省一个是东北的辽源省。许南下已经在这个位置上,楚江秋玩的这些小手段说实在的还真上不得台面。就是纯粹的添堵,也没啥别的效果。

  段风的年龄比许南下还小了五岁,身为国内第一经济大省的省长,其未来的前程未必就在许南下之下。内阁放这么一个新锐省长下来,又未尝没有制衡许南下的意思?楚江秋隐隐约约的威胁,才是促使许南下能够心平气和的给王国华一个解释的缘故吧。

  这些事情,王国华想着都觉得伤脑筋。内斗似乎永远是主旋律,难道就不能携手把一省搞好么?非要先斗个清楚明白了,才能做点正经事么?王国华很快就放弃了美好的愿望,从政这些年,王国华自己就是这么走过来的,不管到哪里任职,首先得收拾人,站稳了脚跟才有施展抱负的余地。不然,你啥事情也别想做。

  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王国华回来的时候刚走到楼道口,就见一个背影正在鬼鬼祟祟的往门口看。王主任不动声色的咳嗽一声,背影一转身,顿时身子一僵。

  “主任好,我还以为你不在呢。”谢卫国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或者说笑的比哭还难看。

  “有事?”王国华面无表情的问一句,谢卫国赶紧低声道:“也没啥大事,就是听说报销单子在您那。”

  “嗯,有这个事情,你跟我来拿吧。”王国华当没什么事情一样,走在前面去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里头的楚楚换了一身装束,一套简单的套裙,平时上班的就这打扮。脚下的高跟鞋也换成了平底的,蛤蟆镜更是不见了踪影,头发也很规矩的用带子扎好了。一副机关女干部的打扮,脸上也洗的干干净净。

  看见楚楚的谢卫国眼珠子有点转不动了,心道这家伙真是狗屎运啊,居然找了这么一个绝色的美女做老婆。羡慕嫉妒恨啊!

  王国华随手拿起桌子上签过字的报销单据递给谢卫国道:“老谢,是这个吧。”

  谢卫国这才被叫回了魂,赶紧接过点头道:“就是这个,那我先去忙了。”

  王国华抬手叫住道:“老谢,越州市文化局的督查工作忙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把报告交上来?”谢卫国对这个事情,一直都是避而不谈的,现在王国华提起来,他也只好正经的回答:“这个工作还有段时间,等几天就能出报告了。”

  王国华依旧没啥异常的点头道:“嗯,抓紧一点,越州市不比别的地方,省委的眼皮子低下,出点什么差错你我都有责任。去忙吧!”

  挥手打发走谢卫国,王国华转身面对楚楚的时候,楚楚眉头有点张不开的意思,看着门口低声道:“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

  王国华笑了笑,伸手楼了搂楚楚的腰,淡淡道:“我知道,才收拾过他。走吧,去省政斧。”出门下楼,楚楚开着车来的,这会钻上王国华的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皱着眉头道:“许书记没有说什么吧?”

  王国华没说话,楚楚无声的笑了笑。

  来到省政斧的门口,车子被拦下检查。王国华出示工作证,又登记之后,才能开车进去。找到段风的办公室,外间里不少官员正在等候接见。夫妻俩的出现招来了不少视线的聚焦,主要还是楚楚产生的效果。王国华从外表上来看,不算特别出众的那种。

  段风的秘书看上去三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神从夫妻俩脸上扫了一下就起身道:“两位有什么事情么?这位同志,我要是没看错,你应该是省委督查室的王主任吧。”

  这个细节倒是让王国华颇为诧异,没想到段风的秘书能一眼就认出自己。看来,段省长在情报方面很是下了功夫的,许书记身边有点什么人,都是了如指掌。

  “我是王国华。”王国华并没有因为被认出就有任何得意的表情,保持一贯的平静微微点头致意。楚楚站边上也不说话,挽着王国华的手也没松开,好像来这里是来参加舞会的。

  “你好你好,请坐,王主任是稀客啊。”秘书出乎预料的热情,王国华只好与之握手。顺便介绍了一下楚楚。秘书听到楚楚的名字,脸上笑得更是热情,不啻于翻身农奴遭遇了亲人解放军,真个是跌碎了一屋子的眼镜。

  “欢迎欢迎,二位稍候,我这就去通报。”

  段省长真个秘书,知道的很清楚他的架子有多大,平时见了人哪有半点笑容的?要是第一次遇见,还以为他就是这么一个热情的人。

  这屋子里认识王国华的人那是一个都没有,倒是从里头出来的一个人,看见王国华就楞了一下,随即便满面笑容的上前来,主动伸手很热情的说道:“哎,国华,你好你好,好久不见了。”

  王国华很想唱一句,“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杨国民啊,跟王国华说势不两立都未必过分吧?就是这么一位,当着一帮至少是厅级的干部,对王国华那叫一个热情,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就差把酒言欢了。

  “杨市长,呵呵,现在应该叫杨书记了。”王国华早锻炼出来了,这点场面还不足以让他动容,很热情的样子回应了对方。

  “这位是?”杨国民看看楚楚,王国华赶紧介绍,又是一番热情的握手,杨国民一再表事请省委领导王主任有空去北山市视察,一定热情接待云云,这才笑着离开。

  里头秘书这时候过来招呼两人道:“二位,段省长有请。”

  在一众羡慕的眼神中,王国华和楚楚走进了办公室里间。好吧,王国华又一次被震惊了,因为段省长离开了老板椅,站在中间笑着招呼俩人。

  “国华来了,这就是楚楚吧,呵呵,这才几年不见,楚楚都嫁人了。”论风度,段省长绝对在许南下之上,待人之热诚,真有让人如沐春风之感。不像许南下,总是带着威严的面孔,至少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段省长更加的亲和。

  王国华当然不会以为段风的热情而发生立场变化,今天来这里的主角是楚楚,只是没想到楚楚来之后一直没主动说话,甚至事前都是没打过电话的。这个让王国华心里有点不舒服。

  “段叔叔好,来的冒昧,打扰您了。”楚楚完全是大家闺秀的做派,既不是很热情,也不失礼貌,距离感保持的很好。

  “不打扰,不打扰,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坐坐。”段风招呼两人落座,寒暄了几句后,段风笑着对王国华道:“国华啊,上次提议你去北山的事情,你不要误会啊。我是真的觉得,你是个大才,放在省委有点无用武之地了。”

  王国华嘴上笑道:“您过奖了,我其实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在省委机关里锻炼锻炼,也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和学习的机会。”一句话说的滴水不漏,心里王国华则多少有点腹诽这家伙的虚伪,既然要提拔我,为啥不让我接红杉区书记的位置?摆明了,过个一年半载的,那个位置就是我的。辛辛苦苦的让你一个建议,搞的许书记不得不做出让步,这里头还不知道你到底都玩了什么手段。

  王国华的判断没错,基本属实。只是不明白,段风和许南下之间的一些妥协是怎么达成的。作为莫名其妙被卷进来的配角,王国华只能心里抱怨几句。

  夫妻俩坐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样子,楚楚主动站起来笑着告辞,段风也没有太勉强的留人。只是笑道:“今天事情比较忙,改天楚楚一定到家里去,让你阿姨给你做两个拿手菜。”

  段省长一副长者的姿态,楚楚也是一副晚辈的表现,夫妻俩离开之后,王国华的脸上一直没有笑容,也没有主动说话。一直到王国华把车子开出了大院门口,楚楚才扭头笑道:“生气了?”王国华还是没表情,只是嘴角轻轻的抽了抽。楚楚又笑道:“好了,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看看,我老公在省政斧的大院里,是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王国华这才淡淡道:“我要不是你丈夫,段省长能知道我是谁?段省长的秘书能一眼就认出我?处级干部,在省委省政斧也能叫官?你太高看我了。”

  这话里就很明显的带出怨气来了,楚楚要拜访段风,还是去办公室拜访,这个王国华也就认了。问题是,楚楚事先居然一个电话都不给段风打,直接就摸上门去,传出去别人怎么看?王国华很不理解,楚楚为啥这么做?

  要说楚楚刚才的话算是解释,那也太苍白了。王国华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那是敷衍的话。这个事情稍微往根子上想一想,其实不难得出答案,问题是王国华希望楚楚自己告诉他真想。

  “诶,别生气了。跟你说个事情,我打算停薪留职去做生意。”楚楚露出讨好的笑容来,王国华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不搭理。楚楚撅了撅嘴,咬咬牙突然道:“昨天晚上我跟刘玲那住的,我们俩说了一夜的话。”

  嘎吱,王国华一个急刹车,差点让后面的车追了尾。

  “扑街啊!丢……。”一辆超越的车窗里,伸出一根中指,还有一句脏话。

  楚楚得意的掩着嘴巴,低头笑了笑,一本正经的坐直道:“好好开车。”

  王国华瞅见前方的路边有家五星级酒店,直接把车子开进去停好了,也不下车难得很严肃的问楚楚:“你到底什么意思?怎么去找刘玲?”

  楚楚也不生气,回头笑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老公让她分走了一半,我不能什么好处都捞不着吧。所以,我已经做了决定,跟她合伙做房地产生意。”

  都说女人的心难以琢磨,王国华又一次真实的感受到了。微微发愣的时候,楚楚已经打开车门笑道:“这家酒店看上去不错,好像是新开的。你去订个套间,我打个电话。”

  王国华脑子有点乱,楚楚突然找刘玲的事情,确实让王国华有点失态了。呆呆的坐了一会,王国华抽完一支烟才下车,去大堂订房间的时候,楚楚还在抱着电话跟人低声说话,那个神态看着就觉得有点诡异,也不知道跟谁打电话。

  王国华感觉到有点无奈,房间开好了,楚楚的电话也打完了正走过来。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