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八百零四章

扶摇 断刃天涯 10473 2021-10-20 14:41

  第八百零四章

  回到办公室,意外的看见龙焰在门口等着。看见王国华便上前说话:“王省长,扶贫工作会议的事情,省长给我说了。您这有什么需要配合的,随时吩咐。”

  龙焰来的如此之快,王国华意外之余没有多想,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点点头,招呼他进办公室说话。如果按照以往的搞法,政斧办这边来一个分管的副秘书长刘耀红就够了。这一次牵扯到各个大学以及科研机构,政斧办统一调度很必要。

  “我先跟你说说,具体的都要做些什么。我们沟通好了,接下来才好做事。”王国华很有耐心地跟龙焰谈了自己的想法,龙焰听的很认真,不是点头,不时低头拿本子记要点。不时还补充一些个人的看法。

  两人一谈就是一个多小时,大致的内容都明白了,龙焰这才起身表示:“具体工作,回去的让刘耀红发通知,让下面的人来开会。”

  王国华对他这种干脆的作风比较欣赏的点点头道:“开会的时候,我出席。不是去做报告,而是跟大家商量商量,事先都要做哪些准备工作。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这一次的工作量不小,你跟同志们说说清楚,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龙焰始终保持平静,最后这一刻才笑道:“我记住了,一定传达!”

  走出来时,龙焰也觉得奇怪,为啥最后会笑了一下。是因为这一个多小时的畅谈很愉快么?开始的时候,龙焰其实挺谨慎的,话不多都在听。后来听进去了,一些想法忍不住就说了出来。他也是从基层起来的,熟悉情况,并且很有一些想法。以前这些想法,也只能是想一想,真的想去做很难。怎么说呢?各级政斧资金就没有不缺的时候。当然接待应酬,是不会缺钱的。

  这一次王国华的想法很大,首先是借助中央扶贫政策的专项拨款,其次还有引进资金的构想。具体资金来源,王国华没说,但是可以肯定是有的,至少三五个亿,这是王国华随口说出来的数字。

  走出门口的时候,龙焰突然站住,回头又问:“王省长,这前期的准备工作,开销走哪里?”这问题很有趣,基本可以理解为三个方便。一是各单位摊牌,二是下面的具体市县出钱,最后才是省政斧出这笔开销。

  王国华听了稍稍沉吟便道:“懒得扯皮,也懒得听他们叫穷。直接走省长资金。”副省长的名下是有一笔资金放着的,额度不大,几百万是有的。这个钱其实很有讲究,财务上归政斧办管,目的是用于应急。

  龙焰又道:“要是各单位提要求呢?”有的事情,龙焰必须问清楚,刚才真是谈的太爽了,忘记提了。王国华一摆手,很果断的回答:“你不用不理他们,有胡搅蛮缠的,让他们来找我。我向省委提议某些同志不适合呆在领导岗位上。”

  最后一句话可以说杀气腾腾,龙焰心里一凉,暗道这才是王国华的真面目吧?先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到位了,谁要是再来劲,立刻就收拾你。没准王国华还等着有人不识趣跳出来吧?

  请示完毕,龙焰走了,一路上不免在琢磨一个问题。王国华这个做事风格,为啥这么对自己的胃口呢?很多时候做事情就是这样,甚为领导的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到位,下面的人其实还真不好再找别的借口来强调客观困难。真有那些不知道轻重,想掂量一下王省长的分量者,怕是要死的很难看。

  有了明确的判断,龙焰心里暗暗提醒自己,事情还是尽量做好。别指望这个王省长会在出错之后心慈手软,就冲那句有人敢纠缠就下人家位置的话,这就是一个狠人!

  王国华其实也有无奈之处,刚才最后一句话,是临时加上去的。理由很简单,王省长初来乍到,下面的人基本不熟悉。生怕这些人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想着能蹭点就蹭点,一来二去的事情就耽误了。下面的单位就是这么讨厌,让他们做点事情,肯定会提条件。王国华也不是说有困难的不管,但是这个口子不能开。必须是领导看见了困难,主动提起才能有效。其他主动提困难讲条件的,王国华这次都准备收拾一顿。

  王国华的方案在省长办公会议上通过的并不太顺利,不是简长青为难,而是周培霄站出来质疑:“中央有政策,坚决执行就是了。省财政又不富裕,何必搞那么多花样?中央拨多少钱,下面办多少事情。”

  周培霄这个话,倒也挑不出毛病来,他分管财政,这个会议上要是通过了该方案,省财政是要有表示的。再说了,文稿上的签字,两位一把手都是“已阅”。这里头的玄机就值得推敲了,简长青的意思和明确,不支持,不反对,不负责。冷雨的签字,又藏着另外一层意思,王国华是他的人,不好明确表态支持。省常会又不是冷雨的一言堂,同志们可以表达不同意见。不过话说回来,要是省长办公会上通过了,在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其实王国华可以不上会直接干起来再说,不过这不是王国华的风格。王国华做事情之前,从来都是把最难的事情先啃下来。所谓最难的事情,自然是来自省高层不同的声音。王国华必须先把这最大的隐患消除了。

  “周省长说的没错,按照中央的政策去执行,丝毫不走样的去执行,固然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我们在做某项决策之前,根基本省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使得中央的政策执行效果更好,这又有什么不对?”王国华不紧不慢的解释使,简长青端着茶杯面无表情。其他几位省长都盯着面前的桌面,这三位常委在会上发生了碰撞,大家的判断是核心问题在于省财政是否支持王国华的方案。从内心来说,哪一位省长手里都缺钱。

  “我没说你不对,问题是省财政没钱。”周培霄咬死这个不放,心里想着就没钱了,你能怎么办吧?暗自觉得自己说的得体,进退自如,准备看王国华尴尬。

  简长青这时候茶杯送到了嘴边,轻轻的吹了吹,喝了一口。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其他省长这时候也不看桌面了,都抬头看过来。都想知道,王国华用什么办法来从周培霄的手里多食,要知道周省长对钱袋子,那是一贯坚决的攥的死死的。

  王国华却在这个时候,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笑了笑,似乎没有任何的火气,似乎也预料到了这个节点的存在。默默的看着周培霄多少有点得意的表情,王国华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之后淡淡道:“省财政既然不能支持这个方案,政策上支持没问题吧?”

  这真是一句让众人大跌眼镜的话,没想到王国华居然缩了。不要钱,我要政策。问题是,没钱你能干啥?光靠政策能弄来资金,大家早就去弄了,谁也不会觉得自己分管的部门资金多不是?

  周培霄稍稍的得意了一下,为王国华的突然转移方向。正准备说话的时候,简长青咳嗽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于省长的身上时,这才淡淡道:“如果只是要政策,省政斧可以给最优惠的政策,这一点完全没问题。”

  王国华先看了一眼会议记录的秘书长龙焰,那意思这话你得记下了。龙焰的反应很及时,刷刷的奋笔疾书一番。

  王国华这才接着说话:“既然这样,我这个方案就不考虑省财政的支持了。各位,还有什么不同意见么。”

  简长青心里悠悠长叹,他判断出来了王国华的意思。实际上从一开始,王国华就没有考虑过省财政的支持。可笑的是,周培霄果然中计,跳出来表示财政不能支持。结果,王国华顺着杆子往上一爬,到了简长青这里就没退路了。

  中央的扶贫政策,按照以往的规矩,那是必须执行的。即便是拨款不足,也必须执行。真的出现拨款不足,省财政就得往外掏钱,这个没任何价钱可以讲的。再者,这个拨款是根据以往的贫困人口数据来下拨,多一点少一点都是很灵活的。所以经常会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也就是说,王国华要是按照以往的方式来执行,没准省财政还能掏一点。

  从这个角度来说,王国华是给自己增加包袱了。别的不说,就冲这一份魄力,简长青都不能找到任何理由来反对王国华。

  周培霄从得意中解脱出来后,很快陷入了不解和失望之中。他倒是预感到王国华有所图,只是一时半会的,想不明白王国华的资金从何而来?没钱,你能办成什么事情呢?

  一直到简长青宣布散会,周培霄还是没想明白,低着头下意识的出门。表面上看起来,他是胜利了。可是这个胜利来的,却那么的不是滋味。其他几位副省长,也都是若有所思,行色匆匆的样子。

  下意识的,周培霄找到了简长青的办公室,进门便问:“王国华搞什么鬼?”

  应该说这样很不礼貌,潜意识里,周培霄觉得简长青要退二线了,不自觉的态度生出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当然,主要还是他有点想的太深,没拔出来。

  简长青心里却不这么想,第一感是自己的存在感下降了。周培霄迫不及待了。随后虽然也有一些比较理姓的想法,但是这心里的不痛快是异常的强烈。

  “什么搞鬼?你就这样评价自己的同志?扶贫是中央的既定政策,是利国利民的好政策。王国华是在执行中央的政策,而且是根据实际情况,灵活的执行。没别的事情你就出去吧,我这还有事情。”

  一番话说的周培霄如同被当头一棒,他倒不是笨人。立刻想明白了简长青的心态,刚解释呢,简长青端起茶杯低头喝茶,正眼都不带有一个。

  深知简长青作风的周培霄,明智的退了出去。心里多少有点屈辱感,但是还得忍下去。

  门带上的时候,简长青重重的哼了一声。周培霄一直是跟着他走的,所以说话还算客气。不过从他刚才的举动来看,简长青开始考虑,是不是还要支持周培霄接任自己的职务。一直以来,简长青都在暗地里使劲来着,成不成是一回事,总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周培霄也一直在努力的活动,不过这个位置争取起来太难了。

  出了会议室的王国华直接往楼下走,等在楼下的方端鸣和自学强都在,刘耀红和徐妍丽也在说笑等待。“都来了,出发吧。”王国华笑着吩咐一句,钻进了车里。

  车子奔着机场而去,上午十一点的飞机落地,在一次来的人不少,王国华得去接一下。

  在机场外头等候的时候,王国华很意外的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刘玲没想到一出机场就能看见王国华,心里那个高兴啊。立刻上前道:“哎,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还打算悄悄的上门去呢。”看见王国华身后的人,刘玲立刻收敛了热情。

  “呵呵,我可不是来接你的,游飞扬还有一帮京城的朋友来了。不过看见你来,我确实很惊喜。”王国华看出刘玲的心思,语言上表达了一下。

  刘玲点头浅笑,习惯姓的理了一下刘海道:“那我就陪着你等一下。”

  王国华回头介绍了一句:“刘玲,我的大学同学。地产大亨,医药大亨,好像还是纺织业的大亨!”

  刘玲听了朝众人笑道:“别听王国华瞎说,我家里确实有做这些生意,但不是什么大亨。”

  一番客气之后,王国华很直接道:“刘玲,你家在长三角的企业现在还好么?”

  刘玲点点头道:“不错,那边的政策很好,一直都是我叔叔在负责。不过如今做实体的利润下降的厉害,尤其是做丝绸这一块,我叔叔都不是很想接着做了。”

  王国华想了想道:“中央最近有扶贫政策下来,而且还有拨款。我打算借这个机会,发展一下本地的养蚕业。再者企业还是要想办法拓展市场,开发新的产品才行。还有你帮着打听一下市场情况,另外我们这的气候适合很多药材生长,你也帮着了解一下市场前景。”

  刘玲几乎不假思索就道:“这个不用调查,中药材市场一直不断走高,前段时间我还在跟家里商量,是不是把长三角那边的企业转让出去,以后专心做药厂。”

  “唔!”王国华苦了一下一脸,刘玲笑了起来道:“就是想法,其实还真不舍得。”

  王国华皱眉道:“你看能不能这样,把地产开发这一块,交给你父母去做,你专心做实业。”刘玲没有丝毫犹豫便道:“好啊,我做地产这一块也烦了,政斧官员太难缠了。”

  王国华一听这话便有所觉悟道:“怎么,在铁州出现问题了?”

  刘玲苦笑道:“这个怎么说呢?郝龙光对我还算客气,不过新市长是许省长的提名,韩浩调去了别的市任市长,新市长上任之后,对很多项目做出了新的解释,提出一些修改。”

  “这个事情我来处理,你专心去调查一下我提的两样事情的市场前景,我需要一份详细的报告。没有问题吧?”王国华当着下属的面对刘玲说话时,一些事情还是不愿意去多谈。恰恰就是这种很随意的完全不放在欣赏的态度,引起了几个下属心里的猜测。

  “行,不过你说的新产品,能不能给指明一下方向?”刘玲对王国华有点迷信,他既然说了开发新产品,就肯定有一些能去运作的方向,往往还有很好的效果。

  王国华摸了摸下巴道:“让我想想啊,这个丝绸行业有什么可以创新的。哦,有了。我先声明我是个外行,完全靠想象来提供方向。”刘玲笑眯眯的等着这个外行的话,心里丝毫没有怀疑这外行给自己带沟里去。怎么说呢,刘玲有时候会想,亏的也是你给的钱。这个心态实在是要不得啊!

  “我觉得有两个东西可以尝试一下,一个是蚕丝被,现在市场上不知道有没有人去做。另外一个就是丝绸跟文化相结合,走高端的路线。比如用丝绸来印书,四大名著、三言二拍。都给用丝绸印成书,放在一些文化旅游气氛很浓的地方去销售。当然,这个市场比较小,也很难形成太大的规模。还有,可以尝试一下汉服定做,市场虽然未必很大,但是做的人少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王国华脑子里有类似的记忆,就拿出来说了。

  刘玲很认同的点头道:“我知道了,回去我就找人来做做看,不过那个汉服,我还得再看看,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两人站出港口说话的亲热劲,其他人看了都暗暗记在心里,这位美女跟王省长的关系不一般。千万千万伺候好了。

  这时候一群人从机场里出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广播里报着航班信息,方端鸣听的清楚,立刻低声道:“是这个航班。”

  等了大概十分钟,里头总算是出来了一票人。领头的正是游飞扬,这家伙戴一副墨镜,走路下巴朝天。不过看见王国华,游飞扬立刻摘下墨镜,笑眯眯的上前来,老远就张开双臂。随后还有游庆阳、朱拉风居然也在,落在最后的居然是厉虎。

  王国华张手上前拥抱,充满激情的一番热络时,在游飞扬耳边低声道:“厉虎怎么来了?”

  游飞扬不动声色的低声道:“这小子让人收拾了一通,现在乖多了。”王国华跟游飞扬提起过厉虎的事情,东海事发,他居然能一点事情都没有。王国华多少有点好奇,没想到还是让人折腾过了。

  其他人的待遇就差多了,王国华都是一一握手。朱拉风这家伙恬不知耻道:“我说国华,哥几个不远万里的来看你,怎么也不去机场里头接一下?”

  王国华给他一个冷眼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进机场去接。我先警告你啊,来玩可以,别搞事情啊。”这话说的朱拉风很不适应,不过一看王国华说话的时候,眼神瞄着的是历虎,心里顿时明白,这尼玛在敲山震虎呢。心说哥这个挂落吃的愿望,脸上还得很配合的笑道:“你放心,保证做一个遵纪守法的良民。哎,不对啊,我啥时候不遵纪守法了?”

  游庆阳上前来,笑眯眯的推开朱拉风,于王国华握手时,先挖苦道:“麻烦您把那个‘不’字去掉!站在我们面前的是党员和国家干部。国华,是不是这个意思?”

  王国华笑道:“拉倒,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来,别惦记着祸害南广妹纸就行!”

  游庆阳佯怒道:“瞎说,我那次开新剧,那些妹纸不都是主动找上门来?对了,这一次我不白来啊,要搞一个新剧的演员海选,新剧的故事发生在南广,拍摄地也在这。”

  “你还是去找广电的麻烦吧,别找我,这不归我管。”王国华先把口子给堵上。

  最后才是历虎,气色不是很好。握手时多少有点情绪低落的样子道:“国华,又来给你添麻烦了。”王国华不动声色笑道:“怎么,现在跟着游总混了?打算去米国拓展业务?”

  厉虎苦笑道:“你就别挖苦我了,前段时间差点就进去了。要不是我哥舍了命的救我,估计最少十年。”个中的细节,王国华不想知道,所以没有继续废话。

  “走,到齐了就上车吧。”不过又好奇的看看后面,游飞扬笑着解释道:“别看了,他们的手下昨天就到了。”

  王国华道:“那行,我省钱了。”朱拉风逮着机会就报复:“大家听听,大家听听。这都什么人啊,我们大老远的来看望他,还惦记着砸点投资什么的。他倒好,惦记着接待省钱。”

  王国华笑道:“别,您还是千万别在南广投资!”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这一次的主角是游飞扬,自然是他和刘玲上了王国华的车,其他人很自觉的没跟上。车子上路之后,游飞扬才神态怪异的看了一眼刘玲,笑道:“刘总是来告状的?”

  不等刘玲接话,王国华已经先道:“我让她来的,她家里有实业,南广这边有些项目,可能需要她帮忙调查一下市场。铁州那边,你看着给一个合适的价格,刘玲退出来。”

  游飞扬嗤的一声笑道:“想歪了吧?那边我打过招呼了,我叔叔已经把人训了一顿。一个从京城下去的家伙,根本就不知道里头的深浅。见利益大就眼红了,让人一撺掇,脑门一热就伸了手。”

  王国华笑着摇头道:“我没想歪,真是不想让刘玲在那边干了。”

  游飞扬道:“怎么,打算让她来南广发展?”王国华摇摇头道:“地产这一块,不出几年利益大的吓人。不过从长远来看,地方土地财政是个死局。拿钱拿的太容易了,真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带来大量的贪腐问题。”

  游飞扬笑道:“这就不是我该考虑的问题了,总之铁州那边你放心,当初刘总下了大本钱,现在正是收获的时候,有人敢伸手,我不会坐视。你要拿我当兄弟,就不要撤。”

  王国华笑了笑道:“好,不说这个了。这一次我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真的需要大量的资金来做一些事情。你要是手头宽裕,来南广搞一个扶贫基金的项目。先说好,这项目不挣钱,就是回馈社会。”

  游飞扬伸出一个巴掌:“够不够?”

  王国华点点头:“够了,五个亿足够了。这一次中央改变一些贫困人口生存现状的决心很大,拨款也不会少。不过从我的角度来说,还不够,还得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大部分贫困人口的文化素质都不高,他们搬出山区,靠什么生活?政斧必须为他们考虑这些。作为分管的副省长,我的压力很大。省财政那边的支持,我已经放弃了。”

  游飞扬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既然是这样,我凑个整数,十个亿。”

  王国华笑道:“其实也别着急不挣钱,就是挣钱会来的比较慢一点。未来的药材市场我很看好,只要能解决人工种植的技术问题,将来这就是一个巨大的产业。”

  游飞扬嘿嘿一笑道:“挣钱不挣钱的,我不在乎。你看看人家美国首富,每年捐出多少钱来做慈善?我就当做一次慈善好了。不过话说回来啊,这钱必须用在正经地方上,别让那些手长的官员给黑了。”

  王国华肃然道:“这个你放心,发现一个灭一个。”

  车到市区,直接去了王国华住所,之前接到通知的惠珍已经等了一会了。看见王国华的车过来,赶紧上前去开车门。

  “这是惠珍经理,这一带的房子都是副部级领导才够资格住进来,今天便宜你们了。”王国华笑着来了一句,遭到四根竖起来的中指。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