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六百六十六章 时机(中)

扶摇 断刃天涯 6034 2021-10-20 14:41

  车向前完全是一副来串门的姿态,进门来便笑着一副老派的做法,拱手笑道:“书记,听说夫人来了,这是喜事啊,特来道贺。”

  这个理由其实很蹩脚,不过有时候不就是随便编个理由的事情么?王国华自然不会太当真,笑着招呼车向前坐下。别看这些市委常委里头车向前表现的最为低调,王国华可丝毫不敢看轻他一分。这种人,要不就是真的淡泊,要不就是心机很深。

  王国华的看法倾向于后者,理由很简单,老车也才五十出头,不可能这会就惦记退休的事情。说是纪委这个系统比较特别,进步的机会比较艰难。车向前已经官至副厅,市委常委,就算不惦记着上去了,肯定也要惦记着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滋润一点不是?

  “向前同志有心了,请坐请坐。”王国华很热情,之前越风说的时机,现在体现出来了。车向前这种酱油党都找个很烂的借口来拜见,可见明眼人很多啊。借着一连串的手段和营造出来的铁州大好局面,王国华的势头已经形成了不可阻挡之势。

  看清楚这一点的人,不单单是一个越风,更不止一个车向前。所以,车向前在王书记这串门的时候,宣传部长艾青山的车子找了个角落停下来。在车里没下来的艾青山自言自语道:“这个老车啊,没想到动作还挺快。”

  “老板,老板。那好像是军分区老方的越野车吧?”秘书的眼睛好尖,一家伙就看见了正在开过来的车子。艾青山啧了一声道:“大局已定了。”

  见了一个下午的客,王国华的腮帮子都笑酸了。总算是天色暗淡了下来,王国华坐在沙发上使劲的揉着腮帮子。楚楚端了一杯西洋参茶过来,放下后笑道:“累了?”

  王国华点点头,苦笑道:“跟这些人打交道,脑子累。”

  楚楚笑道:“我看你是乐在其中吧?”王国华听了哈哈大笑道:“知我者,夫人也。”

  小别胜新婚,这一夜夫妻二人早早休息,第二天起来王国华精神饱满。刚下楼,秘书汤新华已经站在院子里等着,奥迪车刷洗的干干净净,司机小赵还在那用抹布擦着,似乎要擦的更镜子一样。

  王国华出来了,小赵赶紧收起抹布,恭敬的站在一边等着领导上车。眼瞅着王国华走近,小赵鼓足勇气道:“老板,今天我有点事情,回头想请个假。”

  王国华听了站住,笑问:“有什么事情?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小赵顿时脸红了,低头低声道:“一点私事,家里介绍了一个女的,交往有一段时间了,说好了今天去见家长。”

  王国华一听这个便笑道:“这是好事啊,对了新华,拿两条中华烟回头给小赵捎带上,另外那些山货什么的,你带小赵去拿一些。”

  汤新华笑道:“有烟还得有酒不是?正好,我那还存了两瓶茅台,一起贡献出来吧。”

  王国华听了忍不住笑道:“行啊你,还存了私货。”很明显,王国华今天心情那是相当的好,跟汤新华开起了玩笑。对此,汤新华非但不担心,反而心里暗暗高兴,脸上却是苦着脸道:“老板,这可不是什么私货,这是上回您丢给我的,说是什么宏大集团的廖经理送的,您都不记得了,放我那有些曰子了。”

  说起这个王国华想起来了,一拍脑门道:“对,有这个事情。”

  如果真要忙起来,市委书记自己能支配的时间真不多。这个那个的会一个接一个,王国华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抓经济,现在出了成效了,活也有韩浩这个常务副市长接过去了。王国华算是可以放开这个事情,干点市委书记的本职工作了。

  小赵请假,王国华就让徐耀国临时找个司机顶一天的班。今天王国华的曰程安排的很紧,上午去市公安局调研,下午要去老干局看望老同志。自打东合区之行后,王国华还真没怎么走动。如今局面不同了,王国华也就是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各单位各部门“调研”的步子。

  公安局这边余茂华态度那是相当的端正,带着局领导班子在大门口提前十分钟就列队等着了。实际上完全没这个必要,王书记的车刚出市委,余茂华这边就知道了,这路上的交警在这个时候可不是吃干饭的。

  陪同王国华的有市委秘书长徐耀国,市委宣传部长艾青山。艾青山的随行,倒是昨天谈话时定下。用宣传部长的话来说,王书记代表的是市委形象,走到哪宣传都要跟上。宣传部长的亲自随行,不仅仅是表示重视的意思。实际上这种“调研”,来一个副手是正常的。

  调研是电视报纸上的定位,市公安局这边挂出的横幅上写的是“视察”。究竟哪个更接近本质,这就仁者见仁了。

  市公安局的大楼还是八十年代初期的建筑,前任局长看似栽在某个意外上头,实际上被人抓到痛脚的地方是用罚没款盖新办公楼的事情。这个新办公楼的钱还没凑齐呢,局长大人就被迫调走了,并且是背着处分的。

  这些都是旧事了,不归王国华关心。

  一番寒暄之后,王国华在市局领导们的陪同下去了会议室。正常情况是听取汇报,然后做出一点指示,再然后市局领导表决心。

  今天王国华却一反常态,在会议室里坐下后,对着要汇报的余茂华摆手道:“汇报就不用了,我来这里不是来视察的。”

  市局领导们各个愕然的时候,王国华已经接着道:“我市棚户区的治安问题,这些年一直比较突出。市政斧一直在努力谋求改善棚户区的局面,我关心的是在市政斧改造工程启动以前,市公安局在棚户区的治安问题上是不是要拿出点动作来?”

  余茂华一听这个,立刻接上话道:“书记,棚户区那个地方,环境比较复杂。要说大案子不多,小偷小摸的事情不断。还有一些其他问题也屡禁不止,市局对这个问题一直很重视,只是碍于人力和资金上的困难,一直没有取得太好的成效。”

  王国华听了这个话,立刻借题发挥道:“不要跟我强调客观苦难,干工作谁不会遭遇困难?有困难就不干工作了?铁州市正在迎来一个大发展的契机,市公安局肩负着为改革保驾护航的重任,治安问题不是小问题,关系到我市经济发展的大环境是不是稳定有序。今天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治安出了问题,我是要处分负责人的。”

  市局领导们从王书记的话里头,听到了刀光剑影。问题是,今天这个调研,市政法委书记郑明怎么没跟着来呢?是没接到通知呢?还是根本就没通知他。

  王书记在市公安局呆了两个小时不到,时间不算很长,但也不算太短,中午饭都没吃就走了。新任公安局长余茂华,下班之后回到家。正好老丈人也在,提起这个事情余茂华深感担忧道:“王书记是不是对我有看法?”

  老谋深算的关主席,端着酒杯一番沉吟道:“这个事情应该不是冲你来的,不过你也不能等着看,要主动的动起来。王书记既然有了指示,你坚决执行就是了。有人真是要不听招呼,你不正好行驶权利么?”

  余茂华可是在省厅里熬过曰子的,一听这个话就明白了。不是冲着自己来的,那还能有谁?公安局这一块,一向都是郑明的人在掌实权。余茂华这个新局长,上任至今也没怎么打开局面。王书记来了一番讲话,算是给自己送上了动手的借口。难道说,王书记还有别的意思不成?

  “我是不是晚上去王书记那坐一坐?”余茂华迟疑的问了一句,关主席稍稍琢磨后笑道:“这倒是可以的,如今这铁州市大局已定,你适当的表态对于坐稳这个位置有好处。”

  楚楚在南天省呆了一段时间,嘴巴倒是吃刁了。习惯了清淡口味,对于东海这边的菜式不是很接受。好在保姆做得一手好菜,楚楚便决定在家自己开伙。

  王国华中午回来,菜已经摆好了,看见楚楚围着一条围裙的样子,王国华颇为吃惊道:“你行不行啊?”

  对于丈夫的质疑,楚楚表示愤慨,但是又知道这是事实。只好撅着嘴不满道:“我帮着打打下手,做饭是林嫂,放心,不会给你吃坏肚子的。”

  夫妻俩还没开始开饭,政法委书记郑明笑嘻嘻的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拎着两瓶酒。带路的何梅有点拘谨的解释:“领导,我……。”

  王国华笑着摆摆手,起身招呼道:“什么风把郑明同志给吹来了。”

  郑明面带微笑,心里却是狠狠的鄙视了一番王国华。心道你上午搞出的动静还小了,在市公安局你可是放了狠话的。其实上午王国华去市公安局“调研”居然没有通知郑明,老郑就闻着味道不对了。

  长期自立山头的老郑,尽管很不情愿的走这一趟,但是王国华抓的这个时机太好了。前几天老郑还跟越风交流过,打算在人事问题上有所收获,没曾想越风直接就上了王书记的门,还带着夫人一起。

  这个事情本来就不是好苗头,赶上王国华今天的“调研”,郑明要是再不走在一趟,别说暂时空缺的两个副局长的位置,其他依附老郑的副局长恐怕都要被借机整治,轻者大权旁落,重者直接就丢官都很有可能。

  “呵呵,闻着菜香了,过来讨杯酒喝。”郑明同志说起瞎话来也是一把好手,王国华对此倒是一点都没在意,招呼坐下后,无视郑明带来的两瓶酒,对正从厨房里出来的楚楚道:“我书柜里有瓶酒,你去拿一下。”

  楚楚冲着郑明瞄了一眼,点点头语气淡淡道:“来客人了,怎么也不早说?”

  这看似抱怨的话,王国华没有解释,老郑笑着起身道:“是楚总吧?真不好意思,不请自来。打扰了!”

  王国华这才介绍道:“这位是政法委书记郑明同志。”楚楚没再说话,上楼去了,整个过程一股浓浓的傲气扑面而来。

  老郑多少有点尴尬,王国华却在心里暗暗的赞叹老婆的眼力过人。“老郑,别介意,她就这脾气,对人不太热情。”王国华这么说,老郑却是另外一种理解,心道王书记这个夫人不论气质容貌,都是绝顶的人物。那股傲气,真是从骨子里往外冒的那种,绝对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殊不知,昨天的楚楚在越风的老婆跟前留下的印象,完全是另外一种颠覆。

  郑明一阵讪笑道:“没事,没事,我来的冒昧了。”

  手里拎着一瓶看着很土气的茅台,楚楚下楼来,往桌子上轻轻一放道:“酒来了,你们慢慢用,我去厨房看看加两个菜。”

  “辛苦了!楚总!”老郑赶紧客气一句,楚楚淡淡一笑,冷峻的气质因为这一笑,突然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老郑似乎经历了从冬天到春天的变化,耳朵里回旋着一句:“不客气。”时,楚楚已经转身走了。

  虽然冷淡傲气,但这个礼貌上是一点可以挑剔的地方都是没有的。老郑心道,这女人的教养真是没说的,对于不速之客的到来,不热情也不失礼貌。

  王国华动手去开酒瓶的时候,老郑的注意力回来了,注意到那瓶酒。伸手道:“这个我来嘛,您是领导。”王国华笑了笑,把酒递给老郑。接过酒瓶的老郑没有立刻倒酒,而是举起酒瓶端详了一番才道:“这年份的酒,十年前我倒是见过一次,现在想弄到这个不容易了。”

  王国华听了表情波澜不惊,淡淡道:“是么?我对这个不太懂,酒是楚楚家里长辈那里给的。一直没太在意,就是随手丢那放着。”

  郑明保持着微笑道:“书记,看来今天这趟算是来对了,能喝着这种好酒。”说完倒了两倍,举起杯子道:“书记,我敬您一杯。”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