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六百四十一章 牌局

扶摇 断刃天涯 5632 2021-10-20 14:41

  姜义军现在也是老混子了,一看这架势不对啊,脸上的笑容收的那叫一个快啊。当即拉下脸道:“怎么个意思?国华?”这脸色无疑不是给王国华看的,那个给贺总看的呢。要说姜义军一个外地人来东海省开超市,你说一点关系都不疏通那是不现实的,毕竟不是外国的连锁店。姜义军能在省城把超市开起来,其中也是有领导亲戚股份在内的,具体是谁不能说,但是足够面对一般找麻烦的就是了。更别说,这里还坐着一个铁州市委书记。所以,姜义军不怕跟何总拉下脸,即便是这生意以后受到影响,但就王国华的态度,就能让姜义军义无反顾的翻脸。

  “没啥意思,就是跟何总不算很熟而已。”王国华淡淡的来了一句,姜义军这才缓和了一些脸色,看了一眼贺总道:“老贺,我这个老大的姓格不是一般的好,说实话能让他失礼的人不多啊。”终究是做大生意的,一看事情不是你死我活的敌对,姜义军悄悄的给贺新光递过去下台阶,就看他的把握能力了。

  贺新光确实是个人物,虽说谈不上怕不怕的问题,但是你让一个市委书记老惦记你,能算是一个好事么?天晓得哪天就撞人家手上了,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道理都在人家手上。这冤家真不值得结,能有个机会自然要把握住。

  “王书记,昨天我失礼了!”说完一看桌上有瓶没开口子的飞天茅台,二话不说拿起来就打开道:“你看着办,什么时候合适了叫停。”说完也不用杯子,直接就对着瓶口咚咚咚的往下倒。这个态度太端正了,实际上贺新光是被厉虎在王国华面前的低姿态给吓着了,厉虎那小子眼珠子在头顶上长着的,见了王国华,挨了挤兑还得陪着笑脸。天晓得这个王国华又是那一路来的神仙,京城中来的大少爷见了都这么乖,他一个小本经营的生意人在人家的眼珠子里算个鸟蛋。还不如今天豁出去了,彻底的化解掉这个恩怨。

  这一瓶茅台,中间也就歇了三回,全都下去了。贺总脸也红了脖子也粗了,一看王书记依旧面无表情的,牙一咬,伸手又拿起一瓶来要开。这个时候刘玲看不下去了,淡淡道:“国华,不如让贺总坐下吃口菜。”

  女人终究是心软了,王国华今天就没打算让这货站着出去的。你妹的,这种势利眼,不看僧面你还不看佛面?你不给我王国华面子不要紧,你不给刘总的面子,还有啥好说的?现在是刘玲说了话,王国华这才瞟了一眼贺总,依旧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道:“坐下吃口菜,当这酒不用钱买啊,茅台很贵的!”

  贺总感激的看了一眼刘玲,他的心思挺活泛的,一看这架势,王书记对这个刘总很在乎。赶紧的顺势落座后朝刘玲笑道:“刘总,听说令尊也在争取辰州的市政工程,我有个建议,不如两家联手拿下工程来,然后再分润。现在盯着这个工程的人很多,我们之间再起争斗,都会增加难度。”

  这倒是意外收获啊,刘玲听了却不是很在意的样子道:“这个我不管,我在越州还有一摊子的买卖,哪有时间管这个。你自己去找他联系吧!”后面这一句才是重点,同时刘玲也表达了不愿意搀和进来的意思。

  贺总还在暗暗的奇怪呢,心道你老子的买卖不就是你的么,怎么还有不在乎的?这话骗谁呢?正准备下点本钱,显示一下诚意的时候,姜义军在边上笑道:“老贺,别琢磨了。刘总的身家,你我加起来都未必到一半。没看见边上坐着一个货真价实的财神爷么?就我们这点小买卖,坦白讲我都不好意思跟国华显摆,怕丢份!”

  王国华听就这话,咳嗽一声淡淡道:“你显摆的少了!”说完这才对贺总道:“老贺,吃点菜,压压酒。刘振南的事情,你看着办吧。我这个人,一向不占别人的便宜。”

  言下之意,大家不算朋友,帐自然要算清楚。你帮了刘振南,以后有机会自然给你找回来。这就是王国华的态度,贺总就没打算一次姓成为朋友,这玩意要慢慢的相处才行。

  “呃!”打了个酒嗝,贺新光算是缓和多了,这家伙的酒量其实不错,不过今天喝的太猛,一时很难压住。“王书记,这样,改天我再专门设宴,给二位赔罪。”赔罪只是个借口,贺总是被姜义军刚才的话给打动了。好像听到厉虎也说什么王国华是财神爷,刚才姜义军的意思也是这个。既然是财神爷,生意人还不往死里巴结?更别说,这家伙还是个市委书记。

  “我的时间不好安排,你看刘玲的意思吧。”王国华自然不会答应,不过话也没说死。主要还是看刘玲的意思,还有考虑到姜义军在省城的买卖。

  把这主让刘玲来做,这让刘玲的面子被太高到一个相当的程度。刘玲自然明白王国华是在给自己做脸,露出笑道:“过两天我要回越州,时间上估计也不好安排。这样吧,等我把越州的事情处理完了,还是要去一趟铁州,那有一个项目要最后谈判,到时候再说吧。”

  贺新光明白了,刘玲这话不是不给他面子,而是真的没时间。恩怨化解,关系之门也没关死,贺新光还是很满意的。就是这酒劲上来了,不宜再留下,赶紧顺势起身告辞。

  ……………………省城的会议前夜徐耀国带着汤新华和赵军赶到省城,住的前身是省委招待所的东海饭店。但凡是沾了官字的酒店,生意都不会太差。就拿东海饭店来说吧,每年接待会议就有的忙的。领导们自然是不会住在这的,各自在外面有地方。

  这一次会议是全省干部会议大会,正厅级以上的都得到。最近中央不断有这个精神那个指示下来,中央领导精神提出的口号精神学习搞的热火朝天的。现在是发展经济压倒一切,过几年就是稳定压倒一切了。

  会议之前,王国华按照通讯录打了个电话给省委书记马跃东,表示要过去汇报工作。马书记表示最近比较忙,王国华只好作罢。王国华也住进了东海饭店,主要是图个方便,这两天跟刘玲在一块体力消耗的也很快,需要好好休息恢复一下。刘玲倒是很满意的上了飞机走人了,王国华在东海饭店用晚餐的时候,邻座是一个鬓角黑白分明的男子带着两个跟班。

  可能是王国华的年轻吸引了老者的目光,该男子居然站起来走近笑道:“铁州的王书记吧?我是滨城的陆永浩。”

  滨城市委书记陆永浩,王国华立刻站了起来,这一位的级别可是副省级。东海省只有两个副省级城市,其中一个是辰州,另外一个就是滨城了。滨城是东海省重要的计划单列开放港口城市,在东海省的经济地位可谓举足轻重。

  陆永浩不仅仅是高配,还是省委常委,历任滨城市委书记都是省委常委。地位跟辰州市委书记都是齐平的。省委常委主动打招呼,这个面子很大了。

  “陆书记好,我是王国华。”握手之际,王国华表情还是很尊敬。对陆永浩的情况王国华不是很了解,就知道他快六十了。现在当领导的头发白了大部分都去染黑了,看上去要年轻许多。这一位倒好,丝毫没有染过的痕迹。

  “别的市委领导都嫌这里的条件不好,国华同志怎么没出去住?”陆永浩笑着不客气的坐下,王国华这才坐在对面道:“我对辰州的情况不熟,住外头怕耽误了开会。”

  这话倒是真话,不过陆永浩似乎不信,意味深长看了一眼王国华后笑道:“你很会说话嘛。晚上没安排的话,一起打牌吧。桥牌,会不会?”

  王国华在楚江秋那里见过桥牌方面的书籍,许南下的书房里头也见过。这无疑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王国华不免想起关于总设计师喜欢打桥牌的趣闻。楚王好细腰,宫女多饿死。看来什么东西在体制内流行,都是有根源的。如同不锈钢的保温杯,现在就很流行。不管喝茶的不喝茶的,开会的时候面前都会摆一个。

  “会的不多,很久没碰了,手生。”王国华自然不会拒绝,虽然比较好奇这一位是真的牌瘾犯了找脚,还是故意为之。

  “会就好办,打几牌就熟了。”陆永浩笑眯眯的,一点都不端省委常委的架子。留下房间号,陆永浩起身告辞了,王国华站起送行。

  晚饭后王国华回到房间,稍事休息时回忆了一下相关的桥牌知识。王国华确实好多年没碰这个东西了,前些曰子在联众网上打过几幅牌,很快就让那些玩家们嫌弃。倒不是王国华的牌打的不行,桥牌这个东西真的需要一个长期搭档之间的默契。

  房间电话响了,拿起来接听,里头是陆永浩道:“国华,怎么还不来,三缺一呢。”王国华赶紧笑着表示立刻过去。

  其实这家饭店的房间都还不错,毕竟要经常接待下面各地来的领导。缺点也是很明显的,娱乐设施不全。不过打牌倒是不缺设备,王国华倒的时候,场面已经摆开了。叫牌卡、托盘、牌套这些专业的设施都是全的,不用拿张纸来画。

  陆永浩似乎牌瘾真的很大,看见王国华就很高兴道:“来了来了,总算是把人凑齐了。”

  陆永浩的搭档是他的秘书,年轻比王国华要大几岁的样子。王国华的搭档则是一个中年男子,陆永浩介绍道:“国华,今天你跟蔡部长搭档。老蔡是省委宣传部长,平时很忙,不过这个牌瘾也不小。抽空也是要打上几副的。”

  蔡部长倒是一副平静的的样子,淡淡的纠正道:“副部长!”

  陆永浩对王国华说起笑话道:“这个老蔡,总是一副棺材板的脸色,以后不用看他的脸色就对了。他人还是很不错的,哈哈,打牌打牌!”

  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是肯定的,王国华不动声色的朝蔡副部长点头微笑后落座,两人是搭档,蔡部长坐下后便道:“我只用精确!”王国华点点头道:“没问题!”

  搭档之间的风格互不了解,上来第一把就出了叫牌问题,王国华是激进派,叫的比较凶,没想到蔡部长也是激进派,上来就叫了一个很勉强的4H。王国华的庄家,明手一摊牌就傻眼了,这牌难度也太大了,至少要飞中三个就不说了,将牌配置还要良好。

  王国华也只能定下心来,思考一切打成的可能姓。随着牌局的进程,王国华居然打出了一个精彩的双紧逼,一个难难度很大的订约居然给王国华做成了。

  蔡部长的脸上露出了差异的神采,居然难得的微笑道:“不错啊,这牌打的精彩。”

  陆永浩就有点不爽了,在边上嘟囔道:“老蔡果然是狗屎运,随便抓个脚来凑局,都能抓到小王这样的高手。”

  牌局继续,王国华一看蔡部长比较激进,下意识的控制起自己的情绪,想法趋于保守。这种变化在随后的几副牌里显露出来,蔡部长又一次诧异的看看王国华。

  十六副牌打完,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王国华和蔡部长的搭档大获全胜。王国华又多呆了几分钟,客气的聊了一会选择告辞。

  王国华离开不久,陆永浩便问蔡部长:“怎么样?”

  蔡部长淡淡道:“牌打的不错,能够随机应变。”陆永浩笑道:“这小子来头不小呢,可别小看他年轻了。”说这话的时候,陆永浩伸手指了指天。

  “哪来的消息?”蔡部长的眼珠子一下就不动了,陆永浩压低声音道:“还记得党校那个中央同学冷雨么?现在不得了,马上要调京城任职,正部级呢。”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