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四百四十九章 惩罚

扶摇 断刃天涯 9215 2021-10-20 14:41

  吴明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蒋师傅的作为说了出来。最后还补了一句:“我知道这么说,对他来说可能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是对于我来说,不告诉您我晚上会失眠。”

  王国华听了呵呵一笑道:“你做的对,回头我挑个小错,换了他。”

  说实话,王国华心里对这个事情很恼火,但是仔细一想,觉得当时吴明之做的还是有道理的。蒋师傅的家境据说很一般,这个人除了喜欢占便宜,别的毛病倒也没有。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喜欢占小便宜,就意味着容易没收买。这种人,那是绝对不能留在身边的。

  吴明之听了这话,脸上有点难过,王国华知道这家伙还是念着一点情分,笑着解释道:“另外给他安排一个不错的位置吧,也别太亏了他。”

  卓权对休闲广场的事情颇为上心,上午的常委会又提起这个事情。王国华提出城市建设要从长远的发展角度来规划,而且还要扣紧“绿色红杉”这一主题。

  对此规划局方面表示自身能力有限,派人去外省考察学习,昨天刚回来的人,今天卓权就提起这个事情。对此王国华面子上没说,心里却是有点不快。原因无他,规划局的人怎么没来汇报?卓权怎么不事先通个气?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卓权在会上提起规划的事情,都有点霸道的意思在内。问题是,卓权具备玩霸道的实力么?或者这又是一个试探?还是两人之间的合作的蜜月期要过了?

  王国华的情绪有点复杂,要想做点事情并把事情做好,总是脱不开这些羁绊。

  卓权侃侃而谈,规划局的意思是请园林方面有相当口碑的苏州规划局的同志过来,实地考察之后进行整体规划。这个建议王国华并不反对,专业的活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做。王国华不是因人废事的人,只是想起一个关于苏州的事情来,不觉微微皱了皱眉头。

  王国华想起的是苏州的城墙,解放后一些混蛋官员,打着城市发展的需要,保留相当完整的城墙给拆掉了。

  王国华的皱眉,让正在说话的卓权心里有点不安。这个事情他并不是故意艹切那么简单,目的很明确,就是在要休闲广场这个事情上拿到足够的话语权。卓权不想名不副实,这里头存在着相当大的利益,作为高配的区委书记,卓权自认为当仁不让。

  “这个事情,规划局事先怎么不向我汇报一下?难道说我是那种不能接受正确意见的领导?”王国华淡淡的丢出这么一句,打断了卓权的话。

  会场气氛瞬间为之一变,这是卓权上任以来,王国华第一次在会议上突然开口,打断了一把手的讲话。所有与会常委的心思在这一刻如同死水被拨弄,涟漪无数。

  卓权上任以来,王国华显得很尊重,行事也非常的低调。但是在座的诸位都知道,这个年轻的区长不是一个能够任人摆布的算盘珠子,说的难听一点,这一位不是温顺的羊,需要的时候,他能是狼!这不,獠牙露出来了。

  卓权说话的时候,会场上还有点这样那样的杂音,王国华丢出这么一句话后,全体安静。卓权微微的张着嘴,就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如果非要在此刻形容一下卓权的心思,那是相当的复杂。有悔、有恨、有羞、有怒、还有不甘心等等。

  安静了将近一分钟,卓权才缓了过来,咳嗽一声道:“国华区长,规划局昨天向我做的汇报,应该是还没来得及向你汇报吧,这个事情我艹切了一点。”

  王国华淡淡道:“我没有反对的意思,我只是感觉到奇怪。事情是好事,我是肯定的。”

  预计中的激烈冲突并没有发生,王国华相当的克制,在卓权露出一丝微微的退让后,立刻偃旗息鼓,没有继续纠缠。

  接下来的会议看着依旧跟往常一样,但是大家都知道,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从整体规划到建设,在接下来的内容里,卓权明显低沉了一些。倒是政斧这边其他常委,说起话来声音都能高三度。没错,由于王国华的低调,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政斧这边的声音都不太高,今天有点突然发力的意思。这一切完全没有预演,只是大家已经习惯了,王区长只要开口,就以他的语调为基调。这就是区长的威信!作为区委书记的卓权,会议结束匆匆离开,没有停留。

  王国华倒是不紧不慢的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听到几声问候:“区长慢走。”

  卓权出了会议室便下了楼,直接上车奔着市里就来了。到了市里,立刻往林静的办公室过来,见了林静问好之后,卓权立刻说道:“林书记,我遇到难题了。”

  林静颇为诧异,这是卓权上任以来第一次跟她叫苦,应该说最近一段事情,红杉区的现状林静非常的满意。卓权很听话,王国华也很安分,成绩是一件接一件的出来,对于林静这个市委书记而言,这些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遇到啥为难的?”林静本能的把语气放的迟缓一些,显得非常的重视。

  卓权这才把会议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最后道:“规划局事先没有汇报不假,但是一定要在会议上这么突然的提出来么?”

  端着茶水进来的孟雨薇放下茶杯,看了看林静凝重的表情,不动声色的低声道:“林书记,要去省里开会了。”

  林静嗯了一声,站起对卓权道:“你先去忙别的吧,等我回来再说。”

  卓权失望的起身告辞,林静待他出去后问孟雨薇:“怎么?有什么要说的么?”

  孟雨薇笑道:“我是担心您万一说了什么话,让卓权曲解了。”

  林静的心思,孟雨薇很了解,对于王国华,林静心里未必没有一根刺。但是,从林静的利益角度来看,红杉区一旦搞起来,绝对会影响到林静正在谋划的大事。

  林静叹息一声道:“雨薇,你倒是越来越成熟了,刚才我就有点沉不住气了。差点说出不该说的话,你说这个王国华,怎么就不能让着卓权一点?”

  孟雨薇笑道:“这个人,根据我的了解,凡事在心里都刻一条线,过了就龇牙的主。”

  这个话,林静一听就笑道:“这个说法很形象!这家伙是这样的人。卓权还是有点偏软了,王国华一龇牙,卓权就有点不知所措了。”林静这个话,说的有点自相矛盾。当初看上卓权,不就是看上他偏软的风格么?

  “不如趁他来市里办事的时候,您敲打敲打他,不过这家伙有点吃软不吃硬。”说到吃软不吃硬的时候,孟雨薇的脸有点发烧,一颗心有点搔动的意思。政治上孟雨薇是以林静为目标,结婚不结婚的不重要。问题是,女人终究也是有需要的,王国华现在结婚了,孟雨薇还真不好意思拉下脸去纠缠。

  “算了,这个话我不能说。对了,去省里开会的时候,找个机会跟高原随便说一句,传到许书记的耳朵里,没准能有点用。”林静想到了一个办法,这个事情是不能直接跟许南下汇报的,不然这个市委书记也太没能力了。

  王国华能够想到卓权的心理,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去找林静说这些。忙了一会之后,快到午饭时间,王国华才拿起手头的材料,琢磨着怎么弄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接听之后里头传来楚江秋的笑声道:“国华,楚楚那个事情,不要乱来。”

  王国华一听就奇怪了,连忙问:“这话怎么都传到您那去了?”

  楚江秋道:“还不是楚楚?这丫头给周秘书打电话,让人家从上面给南天省供电局的任浩峰施加压力。把任浩峰给吓着了,七拐八扭的关系托到我跟前来了。你还真别说,这些人的本事不小,这么快就找到我这里了。哎,部里的一个老朋友开口了,楚楚那丫头我说不动,只好你去劝劝了。”

  王国华一听这个话,心道楚楚居然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这丫头,当面还说让自己来呢。

  “这样啊?不过那家伙却是很可恶啊,我都想打断他的腿。”王国华看着不肯松动,实际上已经在答应说话。不过是有条件的,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一点态度要表达出来。

  “我知道这让你为难了,老婆差点被人欺负,换谁都不能答应。这样吧,我跟那边说说,让那家伙从市供电局滚蛋,然后省局那位带人出来意思一下。”楚江秋这个意思,其实是说情那位的意思。楚省长心里很明白,王国华要想收拾那个小子,肯定下手狠毒。这家伙看着斯斯文文的,实际上要坑人的时候,一点都不手软。尽管有点拿这对小夫妻没啥好办法,楚省长在老友面前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

  听出楚江秋语气变的有点凝重,王国华知道再坚持的话,楚江秋会不高兴。可见此人的刚愎。王国华对此颇为不满,但是顾及到楚省长是岳父老泰山,也只能忍了。

  “那就这这样了,本来打算把人弄进去关一段时间,然后留下点记号。既然您都开口了,那就算了。”王国华来了这么一句,楚江秋听着眉头直皱,暗道这个女婿的心狠手辣程度在自己之上啊。

  这个事情的发展,绝对出乎王国华的预料。没想到楚楚一个电话告状,居然产生这种结果。王国华真的有点感慨,这种事情看着离奇,实际上现实生活比小说精彩。

  下午王国华提前半个小时下班,去市里接楚楚。半道上接到高原的电话,这家伙笑的极为阴险的样子道:“国华,你厉害啊,林书记都撑不住了。”

  王国华纳闷不已,心说怎么扯到林静那里去了。一打听才知道,感情林静在省里开会之后,找个空子跟高原说了卓权和王国华之间的事情。

  “怎么?这个事情还能怨啊?”王国华有点语气有点不对,高原笑道:“许书记那边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不过林静这么点小事也在我跟前说,可见她现在的心态。”

  王国华听着便道:“愿闻其详。”高原笑道:“许书记没说,我只是猜的。觉得林静现在有点顾盼自雄的意思了,她在争取一个副省的位置,资历上虽然差了一点,但是江东市眼下的局面不错,在省里都是拔尖的,林静在上层也有人。怎么说呢,林静现在正是感觉好的时候啊,你的悠着点。”

  应该说高原是好意,不过从王国华对许南下的理解来看,林静这么做,有点不对许南下的心思。林静是希望借高原的口把话传到许南下的耳朵里,但是许南下一定会想,女人就是女人,选出来的干部都是这样。

  “这么说,林静这一次机会很大?”王国华还是听出点意思来了,直接问了一句。

  高原道:“是啊,机会很大。省里现在没有什么出挑的女干部,林静确实占了便宜。”

  这个电话,高原不会无缘无故的打过来,王国华知道应该是许南下的意思。倒不是许南下有什么特别的要求,而是眼下正值省委调整的关键时刻,许书记不希望节外生枝吧。这算是许书记的政治智慧么?王国华心里如是想,收了线。

  实际上王国华就没有针锋相对穷追猛打的意思,可惜卓权沉不住气,王国华对他的评价差了几个档次。这点事情就去告状,而不是利用区位书记高配的优势来做文章。

  看着王国华想的很对路,实际上还是有差别的。主要王国华个人的背景太敏感,卓权即便是有一些激烈的手段,在没有林静的支持下和点头的情况,根本不敢轻易放出来激化矛盾。

  也就是说林静的担心是多余的,卓权则完全是惊弓之鸟。也不怪卓权乱了阵脚,王国华在会议上的突然发作,政斧那边声音也太整齐了,区委这边居然一个出来为卓权说话的都没有啊,全部都在看着王国华那边的表演。堂堂的高配书记,心里能没点想法才怪了。

  问题是,王国华的想法很简单,大家各安其职,事业好好干,不都有好处么?非要争夺个头破血流的,有意思么?这事情,王国华也是有责任的,卓权上任之后,王国华出于大局的考虑,过于低调无形中滋长了卓权的野心。

  只是谁都没料到,卓权是个银样镴枪头。说他不堪一击,一点都不过分。

  供电局的大门口,王国华临时的座车是一辆普桑。进门的时候,车子叫门卫给拦了下来,王国华坐在车上没动,冲前排的吴明之给了个眼色。吴明之立刻明白,开门下车后对门卫大声道:“这是红杉区长的车,我们区长是你们楚局长的丈夫。”

  一句话把门卫的脖子说的缩了缩,江东市下辖五个区,红杉区是一个特例。按说车上坐的区长,跟供电局长也就是一个级别,但是楚局长丈夫这个话太有战斗力了。

  感情天仙一般的楚局长有老公啊,局里局外的那些小子,真是白瞎了。

  车子顺利的进门,王国华从车上下来,正赶上昨天那个敲门的女子推着一辆女式摩托出来,看见王国华的时候脸一红,赶紧把头低下当不认识。

  王国华当然不会搭理她,信步上楼去了。出门的时候,女子问门卫:“什么人啊,好像还有带秘书来的。”

  门卫悻悻道:“红杉区的区长,啧啧,红杉区有钱啊,那么多企业在那里,这个区长还不捞饱肥死。丢他老母,这么大的官坐一辆普桑,真是害人。”

  正准备出门的女子身子一晃,哗啦一下平衡没把握,摩托倒地上,哎哟的叫了一声,脚给砸了,捂着坐地上喊疼。

  门口这边鸡飞狗跳的王国华没看见,倒是吴明之挺热心的,带着司机老蒋过来准备帮忙。没曾想地上坐着的女子,奇迹般的好了,似乎一点都不疼了,一瘸一拐的上了车,吴明之还在十步之外呢,摩托就开走了。

  没有捞着见义勇为,吴明之也不遗憾,这是笑着摇摇头道:“这女人,一惊一乍的,刚才还叫的像被杀的猪。”

  司机老蒋听了便奉承道:“吴秘书说的对,我家老婆就是这样,每个月来那个痛起来,好像马上要死掉一样,趁机什么工都不干偷懒,丢她母。”

  王国华这边敲门进了办公室,里头气氛有点不对。楚局长正端坐在大桌子后面,一脸严峻,两个女的坐在对面的一条长沙发上,低着头似乎在认错。

  看见来的是王国华,楚楚脸上露出笑容道:“老公,你怎么来了?”

  一句话有点石破天惊的意思,沙发上的两个女的,王国华昨天也见过,车厢里说风凉话就是她们。这会突然王国华的身份暴露了,一下子给这两位的冲击太大了,眼睛都瞪圆的。

  “有点不放心,这就来了。你什么时候下班?”王国华同样一脸的严肃,目光如刀子扫了一下沙发上的两个女的。

  楚楚对两个女的道:“你们可以回去了,以后心思要放在工作上。”说着拿起一叠发票丢在面前道:“签过字了,拿去吧。”

  两女的慌慌张张的出去了,楚楚这才露出得意的微笑道:“老公,我的威信如何?”

  王国华没有夸奖,而是低头看看手指。楚楚见状立刻就急了,冲过来张牙舞爪的低声道:“要死了,脑子里尽是这些东西。”

  王国华阴森森的嘿嘿一笑道:“关门,我有话跟你说。”

  楚楚见状好奇道:“怎么了?”王国华不回答,表情依旧严肃。楚楚有点怯怯的过去把门关上扣死,回头来双手摆胸前赔笑道:“老公,我哪里做错了?你不要这样嘛。”

  “当面说我来处理,背地里你给周叔打电话,你眼睛里还有我这个老公么?自觉一点,趴下,屁股翘起来,我要打。”王国华背着手,一脸的威严,就像是给下属训话一样。

  楚楚一听这是这个,松了一口气,发现王国华很生气的样子,又赔笑道:“真的要打啊?”

  王国华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楚楚只好趴在办公桌上,翘起屁股道:“那你轻点啊。”

  坦白说,王国华也就是临时的一阵恶趣味,原本是打算开玩笑,没曾想楚楚居然上当了。乖乖趴在那里,翘起那楚楚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勾人的臀部。

  楚楚心里也确实担心王国华生气,这个老公还是很有主见很要面子的,打几下就打几下,就当是夫妻之间的一点闺中之乐好了。老老实实的趴着,楚楚感觉到后面一凉的时候,刹那间浑身血都冲在脸上,身子也微微的抖了起来。这混蛋,真的太混蛋了。

  好在门窗都是关上的,楚楚忙里偷闲的往嘴巴里塞了一本书,竭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可是,此情此景,心跳和刺激的剧烈,远远不是平时在家里能比拟的。

  楚楚觉得自己最后的一点羞耻心,在这个男人面前也都被毫不留情拔掉了,但是心里却说不出那种感觉。没有特别的怨愤,反而有点欣喜和享受来自背后的冲撞。甚至还下意识的迎合起来,那种刺激的兴奋来的异常的快。

  ……………………“讨厌啊,讨厌。还好人家办公室里有备用的衣服,不然怎么出门?”

  “啪!”很清脆的一声,巴掌和肌肤接触的声音。接着一阵讨饶道:“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哎,别碰那,不要了。”

  任何反抗都是无效的,任何求饶都是无效的,这个黄昏,很黄!

  夫妻俩走出办公室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院子里很安静,楚局长低眉顺眼的跟着丈夫出门的样子,落在了无数偷窥的眼睛里。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