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二百六十三章 死局

扶摇 断刃天涯 4766 2021-10-20 14:41

  游飞扬没有让王国华失望,一番措辞严厉的话语,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点头赞同道:“是这个道理,生意人赚钱可以理解,但是超越了良心和道德的底线就不能接受。这事情当时我没点头,说还要跟你商量商量。”

  王国华暗暗欣慰,游飞扬这个态度不似作伪,于是笑道:“许劫什么个意思?”

  游飞扬道:“许劫的意思,先等你的意见再说。”这话说完,王国华便觉得事情透着一点古怪,怎么会等自己的意见?

  酒店套间里,许劫翘着二郎腿,对面的崔骁虽然没有像如花那么夸张,却也是七尺高的身段身材健壮,偏生捏着兰花指,娘的比女人还胜三分的模样道:“好姐妹,现在都这么干,你不这么干,人家还笑你傻。”

  许劫不为所动,站起笑道:“你不了解那个王国华,其实我也不算了解。但是他的眼光惊人的准,而且极具战略构想。我那堂哥,靠着他指点,赚了两三个亿美金了。”

  崔骁奇怪道:“这就不对了,在美国股市赚了这么多,美国证监会的人怎么不找他麻烦?”

  许劫道:“你还有点见识,我堂哥到了美国买进的股票,都是过了一段时间才涨的价。还有,他做的是长线,还拿出了厚厚一本的分析材料。这都是王国华教他的,说要在美国玩,就得熟悉人家的规则,否则赚钱喜悦是暂时的,证监会找上门来让你证明没有作弊,那才是要命的。家破人亡都是轻的。”

  崔骁一声娇吟道:“哎呦,这人也太能耐了,姐妹,回头一定给我介绍介绍。”

  许劫伸手掸开他递给来的爪子道:“少来,我可不想给游飞扬创造骂我的机会。你啊,还是回去找你的姐妹玩吧,别惹他。他身边那个司机,那可是杀人无数的主。”

  崔骁抖了一下,哼了一声道:“可惜了。”

  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许劫开门,看见一脸阴沉的王国华和一脸无奈的游飞扬。王国华冲许劫点点头,迈步进来。许劫给游飞扬递个眼神,游飞扬当做没看见。

  大马金刀的往椅子上一坐,王国华淡淡道:“你们说的那个计划,还是作废吧。”

  许劫似笑非笑的坐在对面前,没忘记伸手掸了掸座位,似乎上面有灰尘似的。坐好了,许劫才不慌不忙的反问:“凭什么?现在大家都这么干,来钱多快啊。”

  王国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正色道:“因为这里过不去,因为这么做违背了一个人良心和道德的底线。因为这么做,好处都你们拿了,欠下的债是全社会来还。最最重要的一点,不公平!”

  “我只管赚钱,我这么干又不违反现有的法律。”许劫说这个话的时候,一脸的故作轻松。王国华倒是因为这个话,想起了一个经典的案例“银广夏”。

  “钻法律的空子,你说的不错。不过有一句话我说在前头,你非要执意如此,这事情就算了。”说着王国华站起来,冲游飞扬招手道:“飞扬,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走吧。”

  游飞扬笑着站了起来,大有二话不说就跟着走的意思,许劫脸上有点沉不住了,虎着脸低声问:“我的方案不行,你拿一个出来。”

  游飞扬冲王国华笑了笑,王国华这才坐下道:“抛开别的不说,你想过没有,新市长是蒋前进。你这么干,将来弄出来的烂摊子,是蒋前进来收拾,你觉得许书记心里会怎么想?这是第一,第二,这个事情飞扬必须置身事外,第三,如果你只是想赚快钱就走,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王国华口气一转,缓和了许多,许劫听着一阵眨眼,还别说,这妞一双眼睛却是好看。

  许劫表情僵硬了一下,居然显得很有耐心的样子笑了笑,只是笑的有点苦涩道:“好吧,你别说那么多废话,就说怎么打算的吧?”

  王国华顿了顿,加重语气道:“我的思路很简单,钱要赚,这个企业也要搞活。根据我的判断,未来十年内,我国经济将出现高速发展的局面。这样一来,各种资源的产量和价格必将大幅度上涨。矿山机械这一块的市场前景也必将看涨,由此可见,眼下这个企业搞好了是能为我们赚到大钱的。”

  “你的意思,我们改做实体?那我可做不来。”崔骁这时候插了一句嘴,声音嗲的王国华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请你出去。”王国华把手朝门口一指,崔骁立刻傻了,扭头看看许劫,不想许劫冲他摇头,这才哼了一声,扭着腰出去了。

  许劫这才笑道:“王国华,你可别小看了他,崔骁可是留美的经济学硕士。在国内一些圈子里还是很有名气的,要不是他的姓取向问题……。”

  王国华摆手打断道:“不说这个,按照我刚才说的思路,这个事情不能着急。需要一段时间做细致的准备。”

  许劫道:“这个我来,我负责找一个评估机构,保证价格在五百万以下。”

  王国华听着摇头苦笑道:“一个光职工就有三千多人的大企业,五百万,亏你也敢说的出口。好了,我不管你怎么折腾,还是当初我跟飞扬说的,钱要赚,但不能太缺德。”说着王国华头看看游飞扬道:“飞扬,你说句话。”

  游飞扬笑道:“我无所谓,我只管分钱,你们来做。”许劫一听这个就急了,怒道:“游飞扬,当初是你拉我来的,现在你要打退堂鼓?为了这个破事,我连社科院的工作都辞了。”

  游飞扬确实心生退意,很多事情没做之前总是想的有点简单,真的做起来会发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就拿这个企业来说吧,这帮国企的负责人,真的没一个是好东西。更主要的因素,还是因为许南下是省委书记。

  王国华对于游飞扬的表现也有点吃惊,在私募的事情上,他离不开许建设的帮忙。

  “飞扬,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王国华还是了解游飞扬的,这句话算是问到了点子了上。游飞扬点点头道:“蒋前进跟我说,我爸爸知道这个事情了,很不高兴。”

  许劫听到这话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道:“怎么?大伯不许你搞?”

  游飞扬苦笑摇头道:“不是不让搞,而是让我帮着蒋前进把企业搞活了。现在到处都在搞改制,圈子流行一个什么冰棍理论,说国企搞不好是体制问题,就像太阳下的冰棍,迟早要自己化掉,还不如趁早便宜卖了。”

  王国华听了连连摇头道:“如果还是国企,想搞活很难。别的不说,投多少钱进入,都不够那些家伙贪的。”

  游飞扬点点头,深以为然道:“没错,我就是有这个担心。许劫,你找一下对矿山机械有兴趣的企业,只要他能解决好企业员工的问题,可以帮助他运作上市。”

  王国华听到这里,苦笑摇头道:“提到现在的改制,说心里话,让人扫兴的很。好了,不说这些了,回头你们慢慢商量着办吧。肚子饿了,先吃饭。”

  崔骁生气,没去餐厅吃饭。王国华等三人随意的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啤酒,王国华和游飞扬有一口没一口的慢慢喝着聊着,似乎心思不在饭桌上。许劫一个人在对面,不断的拿眼神看着对面这两位,过了一会,包厢的门被推开。

  “没打扰你们吧。”进来的是蒋前进,一脸的微笑。

  蒋市长的出现,王国华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可以确定,矿山机械公司的事情,是蒋市长捅到许书记那里去的,这也就是游飞扬意兴阑珊的根源所在吧。坦率说,身为秘书,蒋前进没做错,否则就是对大老板不负责。

  王国华笑着站起招呼,其他两位表情有点僵硬,不过也都站起来了,礼数做到了。王国华不难看出来,这两位心里都清楚事情的根在哪里。不敢说心存芥蒂,至少留下了一点影子。

  蒋前进不客气的落座后,看看对面的游飞扬,又看那身边的许劫,叹息一声道:“飞扬,许劫,我知道你们心里有情绪,我可以理解。不过,你们要为许书记想一想啊。飞扬搞的这个事情,已经有人准备拿来做文章了。你们说说,我知道了,能不跟许书记说么?所以,现在这个事情,你们想不做都不行了,还得做好了。”

  蒋前进一番话,两人都没搭腔,王国华自然不会给自己找麻烦,笑着站起道:“蒋市长,我还有点事情,先告辞了。”王国华先溜掉了,出门后没着急走,很快游飞扬也跟了出来。两位会心的相识一笑,一起出门来。

  “另外找个地方吃点吧,这顿饭吃的没劲透了。”游飞扬长长的叹息一声。

  王国华一边往外走,一边笑着问:“是不是觉得挺遗憾的,花了那么多时间,事情没做成。”游飞扬摇摇头道:“我现在还真的想把这个企业搞好了,还打算把许劫给撇开了,这丫头太情绪化,有她在里头事情搞不好。”

  王国华道:“现在的所谓改制,根本就是一个死局,究其根源,还是一个法制的问题。”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