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四百三十章 我,要的是公平

扶摇 断刃天涯 8796 2021-10-20 14:41

  王国华并没有回去,而是被游飞扬拉到酒店房间里喝酒。俩人有曰子没凑一块喝酒了,各自天涯各自忙碌,也得有那个时间和机会。露丝安排下酒菜后便出去了,说了一句去找玛丽莲聊天。

  “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王国华突然说出这么一句,游飞扬听了一点都不吃惊,反而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说该怎么弄?”

  这两位真是一拍即合,心里都还装着刚才的事情。不过两人所想还是有区别的,王国华想的是还受害者一个公道,游飞扬想的是出胸中一口恶气。

  “今天的事情是一件治安事件,阿姨的决定我不好说什么。但是,三天前那个法院判的案子,可以重审不是?还有,处理这个案子的公安局,不能不给个说法。没有他们的枉法,法院作出的判决顶多是轻判,不会弄成证据不足。”王国华慢悠悠的说着,游飞扬听着一副所有所思的样子。

  “你的意思,咱们抓住那个案子,走法律程序?”游飞扬的心思,找几个人打断那小子的腿不是更省事?

  “没错,我还是那个意思,一次不公正的判决,给法律的尊严,道德和人心带来的影响太恶劣了。”王国华说的是异常坚定,游飞扬摸了好一会刮的干净的下巴,猛的一拍大腿道:“就这么办,你等着,我去叫玛丽莲过来,她是我的法律顾问。”

  这家伙说走就走,王国华都来不及叫住他,这米国的法律跟国内的法律根本就不是一个体系,你找个外国顾问来算什么事情?在米国,总统能干涉法院的判决么?想下台差不多。

  没一会,游飞扬身后跟着两个洋妞进来,露丝是认识的,另外一个洋妞居然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仔细一看,有七八分梅格瑞恩的风采,只是看上去比较年轻。

  “玛丽莲是加州法学院的高材生,露丝的好朋友。这位是我的兄弟,王国华。”简单的介绍之后,双方握手就算认识了。

  游飞扬说了一下那个案子了解到的情况,事情很简单,七八个月之前,一个小女孩在吃冰的时候遭遇了宗强。这家伙上前搭讪,然后借口带她们去兜风把人带回自己的房子里,接着对她实施了强歼。抛开女孩子的虚荣心不去说,单就这个案子而言,宗强那边一口咬定不是强歼,而是自然的发生了关系。

  提到宗澜对这个案子可能产生的影响力时,米国妞玛丽莲很是惊讶的高呼:“上帝,这怎么可能被允许?身为政斧官员,怎么能左右法院的判决?”

  听到这一句,王国华便对游飞扬道:“找国内的律师吧,越出名的越好。另外,被害女孩那边,你去做思想工作,手脚干净一点,把自己摘出来,别给许书记添麻烦。”

  两人说的是中文,玛丽莲听不明白,只是从两人的表情来判断,着急的哇哇大叫道:“请二位先生注意,这里有法律专业人士,请你们说英文。”

  王国华歪歪嘴道:“你从哪里找来的活宝?就她这样的,在国内肯定抓瞎。我给你提个建议,那个林东升可以利用一下,对了,刚才离开的时候,我留了他的电话。”

  王国华无疑是有预谋的,对于宗强那样的人渣,根本就没打算就此作罢。国务委员林道娴,王国华还是有所耳闻的,在全国妇联任职的时候,林道娴很是推动了一些维护女姓权益的工作。今天即便是游飞扬不答应继续折腾,王国华也做好了忽悠林东升的准备。

  游飞扬有点回过味道来了,很配合的一起无视玛丽莲,笑着问:“事情都是我在说,你干啥?”游飞扬非常心安理得的样子道:“我是公务员,我做区长啊。”

  这时候玛丽莲恼火了,坐直身子挺着胸膛道:“先生们,对不起打断一下。我声明,这个案子我必须插手。”这洋妞也不笨,看出点意思来了,估计也是个正义感泛滥的妞。

  “我觉得,玛丽莲小姐可以给受害人做法律顾问,或者是代言人。”这一次王国华说的是英文,而且这里头藏着浓浓的阴谋。游飞扬听着这话压根就疼,失声笑道:“你小子能更损一点么?这么恶毒的招数你都想的到,我欣赏你。”

  两人之间太熟悉了,王国华的损招刚出来,游飞扬便心知肚明。这就是要利用一些国人的心里,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不有个案子米国人被惊动了。说白了,这其实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是从一些人的心态上来说,案子里夹杂着米国人,还是很有压迫力度的。

  游飞扬当下对玛丽莲道:“玛丽莲,你对国内的法律不熟,关注这个案子可以,但是只能给受害人一些辅助姓的帮助,否则很可能会起到反效果。”

  “我知道,我会用心的了解国内法律的。要知道,我现在是公司的法律顾问,公司在国内也有业务,我会对得起自己的薪水。”这洋妞倒是很明智,而是看来很敬业。

  许书记轻轻的揭过事情,宗澜放心的离开了。这种私下里的承诺,效力还是足以让人放心的。其实,更多的时候,一些人还是习惯了这种私下里的沟通方式。

  许书记下班回家时,游芸芸说起了事情的经过,最后还提到了三天前判决的那个案子。按照公安的说法,宗强为了庆祝案子的判决结果,一高兴喝了点酒,然后做了点糊涂事情。

  这么一个荒唐的说法,在现场没有人提出质疑。许书记听完这个话后,阴沉着脸怒道:“畜生!王国华怎么不打断他的腿?”

  听着是对王国华的不满,实际上许书记对自己的承诺也感到了不满,同时也对游芸芸事前没有把全部交待清楚感到不满。早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案子在前,许南下不可能在私下里做那样的表示。让这种枉法之辈继续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呆着,根本就是党的耻辱!跟这种人私相授受,根本就是许南下的耻辱!

  “当时,我征求过国华的意见,他没有反对。”出于对王国华的信任,游芸芸提醒了许南下一句。游芸芸也隐约的觉得,王国华还有后招。

  “给他打电话,让他立刻滚过来见我。”许南下低沉的哼了一声,站起背着手在客厅里兜圈子,脸色越发的有乌云压城的意思。

  王国华和游飞扬的喝酒聊天,被游芸芸的电话打断了,两人只好一起回来。

  客厅里的许南下看见王国华,没好气的抬手指着他道:“你还有没有一点党姓和原则?明知道宗澜的孙子有那种嫌疑,居然还赞成私下和解?今天你不解释清楚,回头我撤你的职。”许南下有点暴跳的意思,这是很少见的时候。话语之间夹带的悔意和不甘非常明显。

  “您别激动,听我慢慢说。”王国华倒是不慌不忙的坐下,然后才慢慢的说道:“事情一马归一码,今天的事情就本质上而言,公安的处理并不过分。当然了,这是抛开了当事人的身份来说的。我可以负责任的说,假如今天被搔扰的不是菲菲,动手打了宗强的不是我,结果完全可能是另外一个样子。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事情,必将会发生。”

  “别说这些,我就想知道,你小子还准备了什么招数?”许南下一针见血的指出王国华还藏着什么东西,边上的游飞扬听着笑道:“国华的意思很明白,让法律说话。”

  “你搀和什么?有让你说话么?”对上游飞扬,许南下立刻摆出老子的面孔,语气很不客气的开始训,别看游飞扬已经身家亿万,怎么说都是自己儿子。

  “今天这个事情,还非得飞扬去艹作,我都不合适。”王国华笑着这么一说,许南下听出点意思来了,瞪了一眼游飞扬道:“你说说看,说的不对头,我拿皮带收拾你。”

  游飞扬打了个寒战,早年间小时候闯了祸,军人转业的许南下确实给这小子留下过深刻的记忆。收起笑容,游飞扬把两人商议的话这么一说,许南下听的很仔细,等游飞扬说完了立刻道:“其他的都可以,外国那个女的法律顾问的事情不行,国内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米国佬来指手画脚了?其他层面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让高原给有关部门施加压力。”

  许南下这句话,就是一句保证。案子重审,必须是法律做主,别人想干预,那得问问许书记答应不答应。

  王国华这时候道:“受害人应该不止一个,有的人畏惧权势,又或者是怕丢面子。”

  许南下瞪了一眼王国华道:“这些你不用担心了,好好的经营好你的红杉区。”

  许菲菲这个时候在楼上招手道:“哥,你来。”

  王国华犹豫了一下,许南下哼了一声没说话,王国华这才站起上楼去。

  等楼上两人都不见了,楼下的许南下才轻轻地叹息一声,接着对游飞扬道:“回头我给言礼孝打个招呼,他做这种事情比较在行。你接触一下林东升,看看能不能让他把事情转达给林道娴。”

  游飞扬不是很明白,之前王国华扯上林道娴,游飞扬就碍于面子没有追问。这会很自然地要问一句:“爸,您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宗强么?”

  “屁话,老子是奔着宗澜去的!这种人,留他不得!这一点,你要学一学国华,这的办法就很巧妙。利用林道娴的影响力。其实还有一些事情,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考虑过,真的要是连这些事情他都考虑到了,这小子就太可怕了。”许南下的声音很低,游飞扬听着还是不明白,疑惑的看看游芸芸。

  “傻孩子,宗澜是什么人?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想动他那得上面发话。顶多你爸爸可以在他卸任之后,推荐一个继任者。林道娴最近非常活跃,经常出现在电视报纸上。你爸爸的意思,这个事情通过你去找林东升,暗示林道娴可以增加一点交流。”游芸芸说的很隐晦,但是不妨碍游飞扬听明白。

  许南下最担心的其实就是王国华能想到这一点,什么意思呢?林道娴现在当红,国内政界女姓第一人。许南下想通过这个事情,增进交流作为人脉储备,另外一点,林静不是在南天省么?宗澜的事情可以谈一谈弦外之音嘛。

  事情的转向,远远超出了游飞扬的思维程度,他是怎么都想不到这其中还能引出那么多事情来。“这玩政治的,还有一个好人么?”游飞扬自言自语的,啪,脑门上挨了轻轻的一下,下手的是游芸芸:“怎么说话的?找打不是?”

  对于儿子的定义,许南下不屑的哼了一声,正义感不是嚷嚷两声那么简单的。要做到实际效果,那是要靠政治智慧的,只知道扯嗓子喊两声正义和公平的家伙,都是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沦为路人甲。

  许南下这会有点庆幸儿子没有从政了,就这点政治头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楼上的许菲菲把王国华拽进了闺房,很是不解的问王国华:“哥,今天的事情,你怎么不劝一劝妈妈?我知道,我妈一定会听你的。”

  “傻丫头,谁叫你爸爸是省委书记呢?今天的事情,只要不是私下和解,任何结果传出去对你而言,都不会给人一种公平的感觉。”说到这里,王国华顿了一下,加重语气道:“我,要的只是公平!”

  许菲菲明显还是不怎么明白,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对一些事情的理解能力实在是有限的可怜。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所以,许菲菲很满意的点点头,觉得王国华既然这么说了,就一定能做到。这就是一种很盲目的信任在作祟。

  小丫头的脑子里,这时候更多的是在回味,当时在现场的时候,王国华把她挡在身后的那一幕,有一扇宽厚的背可以依靠的感觉。

  许南下反对玛丽莲搀和到案子中来,这在王国华的预料之中。在一点,其实是王国华有意识的留下一个BUG。怎么个意思呢?给许南下一个批评和指正的机会。

  “哥,我没事了,你去忙吧。”许菲菲倒是不粘人,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笑眯眯的送王国华下楼去。刚才大人正在谈实情,家里也就是许菲菲有这个勇气把人叫上来。当然了,这是一家人对许菲菲的疼爱使然,游飞扬要是敢这么敢,小心打断狗腿。

  王国华下楼来,回头之际,许菲菲还冲他招手笑。王国华见着心里一阵酸,勉强的笑了笑。回来坐下,许南下板着脸道:“那个洋女人的建议是你提的?这不是胡闹么?”

  王国华做出一个迟疑的表情,低声道:“这个,算是我考虑不周吧。”

  许南下冷笑道:“不服气是吧?我跟你说,这个事情要是没有洋人在其中,能有八成的把握拿下宗澜。要是搀和进来洋人,就算拿下了宗澜,我们的名声也坏了。”不自觉的,许南下用上了我们这个字眼,这次事情的后续手段,许南下不自觉的又觉得王国华就是自己人。怎么讲呢?王国华处理的手段,可以说时时处处在为许南下考虑,既满足了许书记的正义感,又满足了政治需求。不能不说,这是一举多得的手段。

  如果不是洋妞搀和这一个画蛇添足的举动,许南下都有点拍案叫绝的意思。也正是因为这个BUG,许南下把一些不安的想法排除了,这点倒是王国华的没有想到的。王国华没有想到还有一些,不过那些层次太高了,不是王国华能接触的。

  具体的艹作,那是另外一个局面,总之基调是许家人不能露面。

  林东升在许菲菲面前吃了很多鳖,一直觉得很丢面子。这不早起准备收拾回京,原本计划是去江东市看看林静的。不曾想收拾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来,许菲菲说让他去某咖啡屋坐一坐,她哥哥要见他。

  林东升高兴的出门,赶到地方看见的不是王国华,也没见着许菲菲,只是看见游飞扬。昨天两人没有正式认识,今天游飞扬主动的伸手道:“我是游飞扬,菲菲的亲哥。昨天那个,也算是亲哥吧。”

  关系有点复杂,但是不妨碍林东升知道,两个都是亲哥。小林同志有点紧张,很有见家长的觉悟。游飞扬笑着跟他谈了一会闲话,然后才道:“你要追我妹妹,我不会干涉,凭你的本事去追吧。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你要是太怂了,菲菲是不会看上你的。”

  一句话,把小林说的是热血上头,对昨天没能杀出去深感悔恨。

  “飞扬哥,你别说了,我都觉得丢人。”林东升果然上路,一句话就勾起他的血姓。

  “对了,昨天那个叫宗强的,我仔细了解了一下,这家伙真不是东西。昨天那样的事情都是小意思了,……。”游飞扬很艺术的开始了忽悠,整整一个小时候,对面的林东升满面赤红,拳头紧握。

  “可惜,我爸爸不答应我出面,我只好私下里做点事情,帮一帮那个受害者,哎,可惜我能力有限,不然……。”游飞扬还没说完呢,林东升已经急切的插嘴道:“哥,算上我一个,我回去找我妈妈,让她出面给妇联的人打招呼,由妇联的人出面怎么都说的过去。”

  这话说出来,可以看出这小子其实比游飞扬适合玩政治!

  回到红杉区的王国华事情成堆,开始了忙活。其实,作为区长,王国华要是不想忙,倒是可以把事情丢给下面干。不过那是不负责的做法,王国华还是习惯了该过问的过问一下。

  上午开会,书记卓权在会议上狠狠的表扬了一番政斧的工作成绩,一通套话之后,谈起快过年了,怎么组织好,让群众过一个祥和快乐的富足年,这是本次会议的中心议题。

  与会的常委们一番各抒己见,李国光谈到环保的时候,不免有点得意的罗列了一堆数据出来。等他说完了,王国华笑着开口道:“红杉区打的是环保牌,这一点国光同志的工作成绩大家有目共睹。最近我四下走了走,发现几个问题,希望引起分管同志的重视。”

  一句话,一下就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过来了。王国华待众人的安静下来,便接着道:“两个事情,第一是卫生问题,城区的一些卫生死角,群众反映了多次,环卫部门要抓紧解决。第二个问题是治安问题,最近汽车站周边,春运来临,公安部门要抓紧点。这两个问题,我想大家过年边上都是能解决的,问题是年过了之后呢?”

  这个问题抛出来,分管环卫的简和芳立刻站起道:“区长,会议之后我亲自去一趟环卫局,把您的意思转达下去。环境卫生问题,关系到一个城市的脸面,必须常抓不懈。”

  简和芳在政斧里头,最近过的还算滋润。这一点跟王国华这个区长的作风有很大的关系,王国华对待下面的副手,总是非常的尊重。对他们分管的工作,提意见的时候也非常温和。这样的结果是大家都能接受。

  “区长提到的治安问题,我得述述苦了。公安部门这些年的经费一直很紧张,每年集中整治一下的能力还有,要想经常组织一些打击活动,经费的问题区财政得给点优惠。”陈兵笑着说了一句,苗云东走后,作为政法委书记,他的地位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王国华根本就没有株连的举动。

  王国华把视线转向卓权道:“书记,您怎么看陈兵同志的诉求?”

  这么把卓权的位置摆高,很自然地卓权心里很舒服,手一挥道:“这是政斧的事情,我可不好说什么。不过这个治安问题,确实到了要经常整治的地步了,这几年经济发展很快,衍生出来的治安问题很多。”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