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解

扶摇 断刃天涯 4303 2021-10-20 14:41

  曾泽光捧着一碗面条在楼下等着李逸风,这不仅仅是李逸风能看见。两水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曾泽光得防着地委领导要来视察。

  可惜是曾泽光的心思白花了,雷鸣的车子走到半道的时候,突然睁眼道:“掉头,去省城。”黑暗中秘书看不清楚雷鸣的表情,但是语调中透着一股淡淡的轻松倒是能听的出来的。

  ……………………王国华给李逸风递过来一瓶水,默默的后退。李逸风表情复杂,飞快的扫了他一眼,对曾泽光道:“爆炸原因已经查明,是设备老化造成的事故。经查,化肥厂厂长庄必凡和会计楼二姐已经失踪了两天,都是大年初一早晨离家至今未归,市公安局已经介入调查此事。目前还有七名伤者在医院抢救,都是值班的工人。根据负责的副厂长解释,要开春了,花费销售的旺季要到了,所以厂里过年也没停设备。”

  “逸风同志,市政斧要尽快拿出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眼下正是关键时刻,不能因为这个事情影响大局。我这就医院看望伤者及其家属,化肥厂那边还是要你多费心了,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安抚工人的情绪,稳定局面,不能乱起来。”曾泽光沉吟一番后说道,李逸风点点头道:“好!”

  曾泽光定下了基调,李逸风心里虽然有点想法,但是不得不承认曾泽光的思路最为稳妥。这个事情一旦闹大,必将影响到今后的从政之路。

  “其他几位书记都在等着我们,先抓紧开一个短会,把事情定下来。”两位一把手之间短暂的交换意见,在当前的形势下非常必要。如果这时候两人之间还有不同声音,事情就更乱了。对于曾泽光的处理办法,一直默默旁观的王国华,仔细的揣摩着其中的意思。

  “曾书记,雷专员那边我已经电话汇报过了,他做了一些指示。”李逸风提了一句,言下之意雷鸣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没来。曾泽光唔了一声,没有说啥。心道大过年的,雷专员的心思怕不是还在上级领导那边呢。

  ……………………美国,纽约。一座很寻常的公寓内,楚楚听到敲门声时还以为是房东,没曾想打开门看见的是一脸苍白的刘玲。

  “天!出什么事情了?”楚楚发出一声惊呼,刘玲看上去情况一点都不好,身子摇摇晃晃的强撑着没倒下。

  飞快的从口袋里摸出一瓶药,吞了两片之后,刘玲靠着墙喝了点水,缓了一会露出笑容道:“别那么紧张,我没事了。怎么?看见我不高兴么?”

  看着刘玲强烟花笑的样子,楚楚心头难受极了,扶着刘玲进门道:“怎么搞成这样啊,是不是王国华那个家伙始乱终弃?是的话老娘回去带警卫连灭了他!”

  刘玲摇摇头,苦涩的笑了笑道:“跟他没关系,是我的问题。我心脏不好,小时候动过一次大手术,我还以为彻底的好了,能蹦能跳的,没想到年前又发作了。所以我来美国出现在你的面前,后天我手术,有些话的想交代清楚。不然我怕自己死不瞑目!”说着话刘玲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楚楚紧紧的抱着刘玲,想劝两句又觉得说什么都没有意思。默默的任凭刘玲的泪水打湿前胸,一直到刘玲渐渐的安静下来。楚楚负扶着刘玲在沙发上坐下,刘玲擦了擦眼泪笑道:“我想他了,想的心疼!但是我又不敢去见他。”

  楚楚没有谈过恋爱,不知道这种思念的感觉,只是朦胧的意识到,心里总是牵挂一个人的感觉真好。

  “想他,你就应该去看他!”楚楚本能的说了这么一句,说完之后才意识到这话应该是从刘玲的嘴巴里出来才正常,但是现在反过来了。

  刘玲摇摇头道:“我不敢,我答应家里不再见他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在发病之前按照家里的安排去相亲了。那真是一件让人痛苦的想发疯的事情,相亲回来我就跟家里说,打死我也不去了。然后我跟家里大吵了一场,接着就发病了。医生告诉我,即便是来美国治疗,治愈的可能姓也不会大过三成。既然我已经违背了自己的心愿去相亲,那么就让我彻底的忘掉他吧。来美国之前,我就是这么想的。可是你知道么,当我带着氧气罩看着飞机爬升的时候,我有一种跳下飞机,冲到他身边去的冲动。我想向他忏悔,忏悔自己的背叛。他说过,他信任我。可是我背叛了他的信任。”

  说这些话的时候,刘玲很平静,脸上布满的歉疚之意。楚楚知道自己什么都可以不用做,因为这个时候的刘玲需要只是一个听众。说实话楚楚没有多少门第和利益之见,可能是从小比较读力的缘故造成了这种观念。刘玲家里人的作为在楚楚看来愚不可及,即便是站在利益的角度来看问题,王国华别看现在不过是个小公务员,但他曰扶摇而上可期。

  “楚楚,我求你一件事!”刘玲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楚楚愣住了,看着她说不出话,只是微微的点点头。

  “我该走了,答应我,替我照顾他。”说完刘玲飞快的站起来,一阵小跑冲出门去。楚楚反应过来追出门口时,刘玲已经上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的瞬间,楚楚看见刘玲泪流满面。

  楼下。刘玲下来上了一辆黑色林肯,一个中年妇女关切的问了一句:“事情说完了?”

  刘玲擦了擦眼泪,无视她的关切淡淡道:“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一定做到。”

  董艳芳完全理解女儿的心态,因为她也是女人,也年轻过。正是因为理解,董艳芳才会在刘玲的感情问题上反应激烈。爱情这个东西,在董艳芳看起来是最不靠谱的东西。一时的激情走到一起,最后无果而分时,受伤的只能是女人。

  “玲儿,你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我坚信以后你会认为我是对的。不管他以后前程如何,至少现在他配上你。”董艳芳语重心长,可惜一番话刘玲根本没听进去,扭头茫然的看着窗外繁华的城市。董艳芳张了张嘴,又慢慢的闭上。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市政斧里头还是灯火通明。市长李逸风正在主持会议,安排化肥厂如何善后的问题。

  “截止去年底,化肥厂一共欠银行贷款九百八十万元,而花了三千万元从法国引进的两条生产线,两年来一直无法投入使用。据查,这两天生产线,根本就是法国人报废的生产线,却当成新的卖给了化肥厂,还卖了一个天价。”说到这里,李逸风重重的叹息一声,看着低着头抽烟的于林道:“于副市长,当初你也跟随化肥厂的考察团去了法国,你就没看出问题来?”李逸风的话说的很不客气,于林听着脸色一变,陡然怒道:“李市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在中间搞名堂?你可以向地委举报嘛,让地委派人来查,看看我于林是不是清白的。不要在会议上说这种不负责任破坏团结的话嘛。”

  于林的反应如此强硬,一旁安静的看着的王国华心里在猜度他的心态,不外乎有三种。第一是心理有鬼,但是自以为手脚干净,第二是心里没鬼,这个可能姓王国华觉得很小,第三就是介于前面两者之间,于林有问题,但是不大,更大的问题出在上面的人身上。至于上面到哪个地步,不得而知。

  “于副市长,我就是随口一问,至于反应那么强烈么?心里没鬼,还怕别人说?再说了,我有说你于林有问题么?我哪里不负责破坏团结了?”李逸风表现出了市长的强势,眉毛一横,一连串的质问。

  于林阴沉着脸不说话,低头接着抽烟不搭腔。李逸风没有得势不饶人,而是话锋一转道:“不管怎么说,化肥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身为分管工业的副市长,你要承担起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而不是在事发之后两个小时内,迟迟联系不上你。”

  这一次,于林的脸涨的通红,王国华心里琢磨着李逸风这个时候针对于林的意思。觉得李逸风没有嫁祸江东的意思,而是针对于林的失误在进行公允的批评。

  正开着会呢,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会议室的门口被推开,温昌盛在一群干部的簇拥下出现在门口。严厉的目光扫了一圈之后,站在那没动弹的意思。

  “温书记!”李逸风连忙出来迎接,温昌盛唔了一声没答应,慢慢的走到主位置上,陡然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喝:“于林,你搞什么名堂?从化肥厂爆炸发生开始,整整两个小时联系不上人。作为值班市长,你怎么解释?”

  “温书记,我……。”于林顿时脸色苍白的要解释,不想温昌盛接着怒道:“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从现在开始,你被停职了。回去好好检讨自己的问题。”

  温昌盛的做派,王国华心里非常的不解,怎么一来就针对于林而不是先了解问题呢?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