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七百九十六章

扶摇 断刃天涯 4531 2021-10-20 14:41

  楚江秋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跟他一起回来的是一个与之年龄相仿的男子。王国华正在和水中沙喝茶扯淡,这家伙很能扯,信息量也足,很多京城轶事说的头头是道。

  楚江秋进门时显得有点疲惫,丢下包道:“国华,这是扶贫办公室的郭主任!”

  “郭主任好!”王国华赶紧过来伸手,郭主任笑道:“郭豪!”

  两人就算是认识了,楚江秋招呼坐下,水中沙动手倒茶时,王国华给楚江秋丢个眼色。楚江秋收到,起身道:“中沙,你赔郭主任坐一会,国华跟我来。”

  两人去了另外一个房间,楚江秋道:“啥事情?挤眉弄眼的!”

  王国华提了一下严友光的事情,最后笑道:“我看他是想调走,就答应帮着传个话,你不用给我面子。”楚江秋听着啧了一声道:“就这事情啊?这严友光怎么被逼着要走了?这人的能力不错啊,怎么连这点局面都撑不起来。”

  王国华笑笑没接这个话,楚江秋一拍脑门道:“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周太华兼着人大主任呢。这就难怪了,严友光确实难了。人事权财务权都没有,这市长还怎么当?”

  严友光没有具体说自己的处境,王国华听到周太华兼着人大主任,也给吓了一跳。政斧的市长都得过人大这关,书记兼人大主任,市长就是摆设了。政斧班子都难以掌握,还怎么保证政斧的读力姓。

  楚江秋又道:“正好,省政斧有个老同志要退二线,让他来临江干几年人大主任。临江市班子也要调整一下,你告诉严友光,不用想着调走了,安心在这干吧。”

  王国华听出点意思来了,眼珠子一缩,眯着眼睛不说话。楚江秋笑道:“你这小子的脑子就是灵活,省里一直有调整临江班子的意思。就算没你说这个话,调整也是迟早的。上次全国大会之后,就一直想动手调整来着。周太华这家伙,居然连下来挂职副市长都不能善待。”

  王国华笑道:“周太华是怎么回事?”

  楚江秋道:“朝中有人呗,我不能把他怎么样,断其羽翼总可以吧?”

  王国华道:“这么说,严友光来临江是你的意思?”楚江秋摇头道:“这个跟我没关系,严友光过来临江,那是走了别的路子。原来的委办秘书长,你那个老上司曾泽光老婆的叔叔现在的党委副书记,他在会上提了一下,正好原来临江市长调整走了,顺水推舟的事情。”

  这里头还有那么多弯弯绕,王国华也懒得去弄清楚。“反正我只管带话。不说了,出去喝茶。”王国华起身出来,楚江秋没一会也出来。

  喝茶的时候,楚江秋突然想起啥来似的,问道:“对了,这个会怎么是你来开?”

  王国华道:“我分管啊,怎么能不来?”郭主任在旁诧异道:“怎么会是你分管?这个有点欺负人了。”王国华解释道:“以前就是这么分工的,我去之后还做了局部调整。无所谓了,怎么都是工作。”

  郭豪听了这话,笑着看看楚江秋。楚江秋淡淡道:“对国华来说,其实分管啥都不重要。这小子,干啥都能有一番作为,这一点我一直很有信心。”楚江秋这话说的,郭主任表情多少有点吃惊。

  “国华,这一次全国扶贫工作会议的精神你也知道了。怎么样,要不要我帮点忙?”郭主任这语气,一听就是跟楚江秋关系极好的。

  “那感情好,把地理环境特别困难的居民搬出来,怎么解决他们今后的生计问题,回去还要向省里汇报,开会解决这个问题。”王国华看上去没啥太激动的样子,郭豪觉得这家伙有点言不由衷,便笑道:“怎么?你还有别的想法?”

  王国华点点头道:“上面能拨款,固然是最好。不过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以渔。南广省山地面积过半,把山民搬出来就够难了,安置问题就更是千头万绪。我个人的观点,扶贫不能一阵风,搬迁之后就算了,要知道外面也不富裕,安置了这些人,必定会分薄其他原有居民的资源。”

  郭豪听了笑道:“你倒是想的深远!”楚江秋笑道:“他做事就这样,事先全面考虑,每一个细节都会琢磨清楚。冷雨好福气,能得到这小子的帮忙。”楚江秋的肯定,多少有点酸溜溜的感觉。王国华笑而不语,水中沙在边上插嘴道:“对了国华,要不要我找点资金过去?”

  王国华摇摇头道:“现在过去干啥?我才上任几天?等这次会议结束,我回去花点时间,全省范围内走一走。到时候心里有个全面的印象,有了合适的项目,欢迎你去投资。”

  水中沙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楚江秋笑着打岔,指着水中沙道:“你少打岔,我请郭主任来吃饭,主要就是想介绍他跟国华亲近亲近。”王国华听了这话,突然觉得这里头藏着玄机,刚才郭主任主动示好,那个态度似乎不太符合常理。就算他跟楚江秋关系再好,岂有主动说帮忙的道理。

  王国华觉得,今天这顿饭可能不好吃,要小心应对了。秘书进来通知,可以去用餐了。楚江秋起身,招呼郭主任跟着秘书走,边上有个侧门,出去后沿着一条竹林中的小径,穿过一个院子,进了一个安静的大房间。

  王国华笑问:“这地方怎么回事?怎么也没见地主出来接待?”

  水中沙笑道:“这地方是临江汽车的产业,我先来就是问了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免得楚大老板来了不得安生。”王国华想到之前楚江秋说的话,多少有点明白水中沙这个前站的意义。笑了笑,王国华不客气的找位子坐下,脱下外套给身后的一身民国女学生打扮的服务员,笑道:“你倒是会找地方。”

  楚江秋落座之后,看看王国华道:“简长青要退二线了,这个你知道吧?”

  王国华点点头,就是不接这个话。楚江秋见状不免皱眉道:“你这个家伙,就是这点不好。一点都不肯凑趣,事情还只是争取阶段,你现在躲躲闪闪的做啥?”

  王国华听了这话,先朝郭主任笑了笑道:“我这个人,向来都只管做事情。谁来当这个省长,我都全力配合工作。”

  楚江秋听了笑骂:“你拉到吧,你都把人家常务副给泼了一脸的茶水,你还只管做事。”

  王国华挺直腰杆,端起茶杯先喝一口,然后不紧不慢的顶了一句:“那是他挑衅在前,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吃亏?本来可以好好商量的事情,非要摆出上级领导的姿态,吆五喝六的,这工作还怎么做?有本事,他自己去搞定退耕还林的事情,我绝对不往里伸手。还有,我刚拿下的项目,简长青就调整了我的分工,这笔账我可是记在心里。”

  “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不是给人当枪使。不过你这事情做的不好,你还年轻,大把的前程,何必跟他一般见识?”楚江秋还是批评了两句,王国华微微一笑道:“你当我想当这个官?劳心劳力的,我得到啥好处了?我要是去做生意,早就上富豪榜了。”

  楚江秋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道:“你怎么回事?怎么想起说这个?”郭豪在边上听着暗暗心惊,王国华说话的语气和楚江秋的神态,那意思王国华说的都是必然的。

  王国华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笑着转弯道:“不说这个了,还是那句话,只要是去做事的,我一定全力以赴的配合。南广这些虽然中央有政策倾斜,实际上发展的不快。我去过西海市,作为南广的开放城市,经济水平比起东南差的很远。说句心里话,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在南广省干满一届,尽自己所能,为南广的经济发展做点事情。”

  楚江秋和郭豪听了这话,各自若有所思。有一点很明确,王国华明确的表态,不会陷入政治斗争中去。即便是冷雨当书记,王国华也只管做事。

  一直以来,楚江秋以为自己对王国华的认识很到位,这一刻才发现王国华的另外一面。仔细回想起来,王国华每次往上走一步,都是靠着出色的成绩。尤其是在东海省,生生把一个中下游的铁州市,打造成一个全省第一。尽管这里头有这样那样的因素,但是不可否认,这些因素都是因为王国华而生。没有王国华,就没有现在的铁州。

  郭豪面色凝重,正色对王国华道:“国华,你还是谈谈这一次全国姓的扶贫工作。”

  王国华知道,在一次工作的具体责任人一定是郭豪了,他的意思是打算做出点成绩来,争取一下南广的省长。在京城固然也不差,但是怎么跟执政一省民生的发挥余地相比?

  “其实政策什么都是现成的,关键还是看具体的执行。再好的政策,下去往往都会走样。作为省里的高层,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像以往那样,下面只要做出点样子来就抬手。”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