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三百五十六章 紧逼

扶摇 断刃天涯 8161 2021-10-20 14:41

  李国光回头时一脸的为难,坐在对面使劲的抽了两口烟,烟雾之后的表情有点模糊。一改笑嘻嘻的表情,李国光低声道:“我的区长大人,你怎么想我的能猜到,问题这事情有点复杂。我砸明远化工那是因为占了道理,实话跟你说吧,苗立恒带人去京城找我道歉,虽然没有见他,但是给带话的人准话了。”

  王国华听了这话,表情诡异,失声笑了笑道:“我算看出来了,难怪你在会上装疯卖傻搅局捣乱呢。这就是你说的共同进退?你TMD给老子滚蛋!”说着王国华伸手一指门口,站起回到办公桌前坐下道:“出门的时候别忘记关门。”

  李国光没想到王国华说翻脸就翻脸,被骂了倒是没生气,居然还陪着笑脸上前低声道:“区长大人,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

  “你说!”王国华恢复了一点冷静,表情变化不大,没正眼看李国光。

  “有人让我给你的,你看完了再说。”李国光递过来封信,王国华冷笑着接过扫了一眼,信封上一个字都没有,王国华撕开信封抽出信展开。“很多事情没那么简单,利益面前什么都靠不住,凡事多为自己想想,别给人当枪使都不知道。”字迹没见过,王国华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仔细看看这文字老气横秋的一副教训口吻,王国华又有点不快。

  “李国光,你告诉这个人,我在做什么事情心里很清楚,不需要别人来教育我。”说完王国华把字条给撕个粉碎,李国光见状笑着拍手道:“好,撕的好。其实我不喜欢当这个鸟官,想做点事情瞻前顾后的不说,还得提防有人下绊子。区长,以后你遇见什么为难的事情又不好自己出马,你可以把事情交给我来办,比如今天的下午会议上的事情。”

  “狗屁,你坏的我事还来卖乖!”王国华很不客气的揭穿他,李国光嘿嘿一笑道:“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我争取回来的结果比你预计的要好吧?既然是这样,我就没坏你的事情。”说着李国光笑着站起来道:“走,晚上我请客,一起喝两杯。”

  王国华很清楚这个纨绔远远不是看上去的那样,这家伙心里比谁都清楚。尼玛,这体制里想找个智商低一点的太难了。

  瞄着这个根本就看不出深浅的家伙,王国华多少有点无力的感觉。好在这家伙不是自己的对手,这一点王国华再看不出来就是傻子了。

  “不去,晚上还有工作要做,你当我是你啊。”王国华决定不给他面子,李国光也不生气,嘻嘻笑道:“有的事情,别说许南下这个省委书记无可奈何,就算是……。”李国光及时刹车,眨眨眼,哈哈一笑开门离开。

  李国光这一笑而去,又有点那个嚣张跋扈的纨绔派头了,王国华见他出去的时候心里骂道:“你装什么装?”话是这么说,王国华倒是很清楚,这会不知道多少眼睛看着这个办公室,说起来李国光倒是个十足聪明的家伙。

  这种京城来的纨绔,说心里话王国华不能不承认他们都不简单。抛开李国光不提,朱拉风那家伙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可以说学人像人装鬼比鬼都像鬼。跟这帮家伙打交道,那叫一个累,想起来王国华都想不再搭理这帮家伙。

  不管怎么说,李国光下午去区委办那边闹腾的事情还是传开了,按照吴明之的口述,这家伙当时一脚踹开郑国的办公室,然后一番大闹才离开。有趣的是,区委办那边连个出来劝一下的人都没有。可以说就嚣张而言,王国华得承认这家伙的演技比自己高。

  汇报之后吴明之回家,刘玲成功的把王一原给拐走了,两人去了省城办签证准备飞米国,剩下王国华和高升这两条光棍,晚饭没人张罗。王国华有点后悔了,应该吃李国光那个家伙一顿才对。

  运气的是两个男人动手烧饭时董艳芳回来了,见状立刻挽起袖子进厨房,把两个男人赶出来时道:“小王,桌子上那份规划你看一下,行的话明天就去高新区占地方。”对于去高新区买地皮的事情,董艳芳心里原本不是很上心,原因是没把王国华说的一个亿当真。没曾先下午财会那边来了消息,钱到账了。这一下董艳芳来了精神,要不也不会忙到天快黑了才过来,就是想带着规划来说事。

  当然董艳芳已经不住这里了,晚饭之后要回酒店的。董艳芳也不敢住下去,因为隔壁的女儿和王国华,晚上经常会发出没羞没臊的响动。虽然没结婚,董艳芳也没太生气,女儿能抓住男人,没羞没臊就没羞没臊吧。

  规划书王国华也就是随便看了看,制药厂的事情也不懂,不懂装懂不好玩。等吃饭的时候,王国华对董艳芳道:“阿姨,这个我不懂,看专业人士的意思吧。明天你去找邓副区长,这个事情归他分管。嗯,我会打招呼的。”

  董艳芳等的就是这句话,做生意官商勾结来钱最快,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一夜无话,次曰起来正常上班,王国华没着急去自己的办公室,背着手一脸的威严出现在楼下敲邓吟的门。邓吟看见王国华出现多少有点意外,客气的起身招呼道:“区长找我有事,电话通知一下我上去就是。”

  这是纯粹的场面话,也是实话。王国华是正职,一般情况下有事情都是电话请人,还是秘书打电话。当然了,下面人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也很常见。

  邓吟客气,王国华却不能摆架子,笑着客气道:“我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为了辉煌制药的事情来打个招呼。”

  邓吟心里咯噔一下,辉煌制药的事情可不是不要紧的小事,根本就是一个大麻烦。脸上保持着笑容,邓吟招呼王国华坐下,转身去泡茶时心里暗暗的叫苦。辉煌制药收购原来的制药厂一事本来是好事,没曾想市里有人递了话,让区里的相关负责人不要出面。邓吟分管工业,这个事情自然是要打听清楚的。等他问清楚了,心里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可是邓吟又没什么好办法,他说话下面的人根本不会听。有人煽动制药厂的职工闹事多要好处,明知道是职工理亏,邓吟也只能装聋作哑,反正以前的合约是在前任市长的主持下签署的。

  你还不能说邓吟不作为,当官的考虑问题首先是从屁股开始,屁股下面的位置不稳当,什么都不会在意。偏偏这个混蛋逻辑是官场生存的不二法门,即便是王国华,在数百原国企职工闹腾的情况下,也不会动用政斧的权利去逼迫工人就范。

  “区长,辉煌制药的事情,很为难啊。”邓吟端着茶杯过来,一番斟酌还得愁眉苦脸的解释。就在邓吟犯愁怎么打发王国华的时候,不想王国华笑道:“这个事情我知道,你的难处我也明白。我来跟你说的不是老厂区搬迁的事情,而是辉煌制药在高新区买地皮建厂房的事情。”

  王国华跟刘玲在大院里亲热上车的举动,邓吟早知道了。现在王国华说起这个话,邓吟不免有点好奇。好好的原来的制药厂的地皮不搬迁,去高新区买地建厂?邓吟还是很愿意看到辉煌制药改弦易辙,不然事情拖下去麻烦还是自己来处理。关键是最担心辉煌制药撤资的事情没发生,真那样的话,最后的板子还是要打在自己的屁股上。

  心里轻松不能露在脸上,邓吟露出严肃道:“区长,辉煌制药和原来的制药厂是有合约的,职工的补偿和搬迁也是有合约的。眼下制药厂职工这么干,此风不可长啊。”邓吟不过是做个姿态,断然没有出面拿行政权力压制的意思。这一点王国华心里也很清楚,所以也不会当真。

  “是啊,此事对我区的招商引资工作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据说这个事情还是个别干部煽动的。有机会常委会上,我会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谈一谈。”王国华不动声色的说着,既然是有机会,那就不会是短时间内。否则可以说下一次,或者立刻召开区长办公会议。

  邓吟很清楚是谁在后面搞鬼,对这种做法不满归不满,也只能心里骂两句。王国华的话,邓吟是不会接的,心里还想着怎么把话题转移开的时候,王国华又道:“制药厂老厂区的事情僵在那里,辉煌制药在海外定制的机器付了定金的,时间就是金钱,只好另盖厂区。本来辉煌制药有撤资的意思,经过我做了工作,才决定在高新区盖新厂房。说起来是区里出尔反尔,亏欠了辉煌制药,所以在高新区落户的问题,我打算给予相关的优惠政策,这不来找邓区长商量来了么?”

  邓吟相信王国华这番话是真话,换成一般的企业早撤资了。眼下到处都在搞开发区,红杉区的土地上又不会长金子,人家在哪里落户不是赚钱?王国华可以说不动声色的帮自己解决了大麻烦,非要说王国华有私心,那也是能理解接受的。

  “落户高新区是好事,区长拿出个框架来,我这里都好说。”邓吟倒也干脆,只要辉煌制药不走都好说,这个人情邓吟得认账。

  王国华出乎预料的笑着道:“这事情我可不好出面管,还是由邓区长拿主意吧,回头辉煌制药的人来了你们谈。谈好了拿到办公会议上议一仪,我就是来打个招呼说明有这个事情。”说着王国华已经站起道:“好了,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

  邓吟送到门口,回头时脑门上全是皱纹。实在是想不明白王国华啥意思,偌大的好让给自己来艹作,按照一般的规律这个事情肯定是上级领导好处先落袋。就算不是领导负责的,也要抢过去出一下风头的硬把功劳往脑门上戴,哪有这种推让功劳的上级领导?

  邓吟行不通王国华为啥这么做的根源,唯一能看到的是王国华比苗云东和前任区长厚道。就拿高新区来说吧,哪一个企业落户苗云东不去站在最前面显示一下是他的首功?邓吟不是没想过王国华这么干是为了笼络自己,不过仔细想想觉得王国华没这个必要。王国华这么年轻,下来就是镀金的,混个两年调回省里再混两年估计就是副厅级了。凭什么把政绩让给邓吟?想不明白,邓吟便去找姚晓华商量。

  姚晓华这个人心眼很小颇为自负,朋友很少,奇怪的是他跟邓吟之间关系一直很好,从以前乡镇里到现在,一直都相处的很好,有事情也能听的进去邓吟的意见。反过来邓吟倒是一个给人印象为厚道的人,平时为人谦和,没什么官架子。

  邓吟找到姚晓华一说这个事情,姚晓华当时也有点晕乎。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商议,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王国华在书记会议上说的不是大话,而是真的要把高新区搞兴旺。既然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首先市政斧这边就得上下一心。辉煌制药的功劳让出来,这就能说的过去了,毕竟比起整个高新区盘活兴旺而言是小功。

  找到原因,邓吟和姚晓华便动心了,尤其是权利**强烈的姚晓华。相对冷静的邓吟这个时候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不由问道:“如果辉煌制药把制药厂的老厂区长期闲置,那些没有工作的职工闹起来怎么办?辉煌制药那边,可还是卡着一千万的善后资金呢。”

  姚晓华一听这个,也头疼的紧。之前的一千万倒是打进了区财政,这钱进了财政想出来就难了。千万别去指望秦和会拿出一分钱来安置几百号职工的生活问题。想到这点,姚晓华也是暗暗生恨。草泥马的秦和,眼睛里只有一个苗云东,分管钱袋子的姚晓华根本就不买账。

  想到这些,姚晓华不免犹豫了起来。邓吟看出他犹豫便笑道:“不是有合约在么?到时候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之行合约就是了。”姚晓华一想也是啊,当即拍桌子道:“就这么办。”

  各位看官觉得荒唐否?职工跟收购企业的辉煌制药折腾政斧不管,职工跟政斧折腾,就拿起法律的武器。其实很简单,有人要折腾辉煌制药,跟两人的利益无光,既然无关就可以当着没看见。职工来政斧堵门口折腾了,那就伤及政斧的利益了,法律武器就得粉墨登场。

  商议之后,邓吟回去的路上不禁暗暗为王国华这一招叫好,绕一个弯子,政斧就立于不败之地。关键的一点是,制药厂那块地空那里还没人敢接手。即便是继续耗下去,王国华也争取到了时间。

  董艳芳接到王国华的电话找上门来,邓吟自然是热烈欢迎。然后亲自出马,陪着董艳芳去了高新区,事情办的并不顺利。高新区平整出来的土地放那里长草,整个班子十几号人也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主任程飞压根就没上班,接到了下属的电话才匆匆赶去。见到邓吟得知有人来投资,程飞居然支支吾吾的推三阻四找了程序上的借口,硬生生的拖了一个上午。

  这事情算是把邓吟给惹毛了,当场摔了茶杯。中午程飞倒是要留饭,邓吟哪有心思,赶回来跟王国华汇报,顺便把董艳芳也带来了。

  王国华安静的坐在位置上,看着邓吟一脸铁青的说着经过,边上的董艳芳倒是很平静,没有添油加醋。邓吟确实愤怒了,高新区主任邓吟完全没有把这个分管工业的副区长放在眼里。邓吟觉得颜面尽失,作为盟友的姚晓华也是怒不可遏。要不是邓吟极力按着,早闹腾了起来。

  听罢邓吟的话,王国华觉得这个结果不足为奇。作为区长,王国华没有权利撤了程飞的职位,但是王国华可以停他的职,而且理由很充分。

  当然在做出这个决定前,王国华还是要征求一下邓吟的意见道:“邓区长,我会向云东同志建议给予程飞停职的决定,如果你没有不同意见的话,我这就打电话。”

  邓吟点点头,王国华当着他的面拨通了苗云东的电话道:“云东书记么,我是王国华。”

  高新区的事情苗云东倒是知道的,第一时间有有人汇报了。对此苗云东非但没有高兴,反而暗暗的骂了一声蠢材。

  王国华打电话的时候,李国光进来了,似乎不知道王国华在打电话,咋咋呼呼的大声道:“国华,听说高新区的程飞很嚣张,要不要我去收拾他。草,身为高新区的主任对本职工作不上心,分管领导把投资商带去了连手续都办不下来,这种人要来干嘛?区常委会上,我建议撤他的职。”

  李国生声音很大,苗云东这边开着免提的,边上还有两位副书记听的很清楚。王国华还没开始汇报呢,倒让他先嚷嚷上了。

  苗云东这边皱着眉头,想到明远化工那个倒霉蛋的事情,立刻果断的做出决定道:“国华同志,高新区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程飞太不像话了,我决定给予停职处分。高新区的工作,政斧方面尽快确定接任的人选。”

  王国华想说的话,居然被别人抢先说了,这个心里不但没有不爽,反而觉得很舒坦。心道这个李国光,倒也不是一无是处啊,他跳出来搅和一下,苗云东也要忌惮三分,赶紧的做出了程飞停职的决定。估计程飞停职也就是形式,主要还是为了保住这条听话的狗。

  “既然云东书记已经做了决定,那就下午开个会形成正式决议吧。按照我的意见,仅仅是停职是不够的,必须给予记过处分。”王国华这个程度的紧逼,苗云东倒也能够接受。你指望对手心慈手软,根本就是做梦。

  “国华同志,我看还是口头批评一下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苗云东露出不快的语气,想拿书记的威风压一下王国华。

  王国华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寸步不让道:“如果云东书记觉得不合适,下午的书记会议上我来提议,让同志们谈谈看法。”

  这一下苗云东没有退路了,真的上了会议,就算是有心想拉一把程飞,政斧那边四个副书记加上一个何万年,这就是过了半数了。更别说,政斧那边还有一个李国光,这可是敢于召唤当兵去砸企业办公室的主。明远化工那边的事情还没了,方才李国光还叫嚣着要撤职来着。挣扎一番,苗云东还是决定让步道:“那就按照国华同志的意见办吧。”停职处分,总比撤职强啊。王国华强调要开会还要记过,目的是不让程飞回高新区,这一点苗云东倒是看的很清楚,无奈没有办法啊。谁让程飞这家伙太蠢,分管副区长都上门了,还要在其中作梗,这不是把邓吟和姚晓华往王国华的怀里推么?这不是逼着政斧那边抱成一团么?

  苗云东让步归让步,程飞还是要坚决保住的,不然下面其他人会怎么看苗云东?所以即便是心里对程飞再不看好,苗云东也是会给他安排另外的出路。挂了电话,苗云东有点苦涩,一个王国华还好对付,加上一个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不管道理的李国光在里头搅和,曰后这红杉区的局面可谓充满了变数。

  王国华这边挂了电话,其他人倒是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李国光甚至还撇嘴道:“应该撤职嘛,怎么是停职?”说着告辞离开,邓吟笑罢,心中却生出疑窦,暗道该不是王国华和李国光勾搭上了吧?莫名其妙的,怎么李国光冲在了前面?

  “邓区长,下午你辛苦一下,选出高新区的负责人来。毕竟那一块归你分管,情况熟悉。”王国华一句话,说的邓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