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一百三十章 背后

扶摇 断刃天涯 4329 2021-10-20 14:41

  于林就这么被撵出了会场,如同一只丧家之犬,灰溜溜的往外走时,沿途的人如同躲避瘟疫一般避之不及。温昌盛表现出来的狠辣干脆,实在跟以往的印象大相径庭。

  “同志们,正值新春之际,发生这种恶姓事件,地委高度关注。我代表地委要求你们,尽快的处理好善后,妥善安排伤亡人员和家属。做好抚恤和安抚工作。再出任何乱子,都是对两水市三十万人民的不负责。”说完这些,温昌盛语气陡然一变道:“曾泽光、李逸风、还有王国华同志留一下,其他人都去忙吧。”

  这话直接把一批人给震了一下,凭什么王国华留下啊,他才出来混几天啊?可这是地委一把手的意思,在这个节骨眼上,谁敢说半个“不”字?去触那个霉头,于林的前车之鉴就刚才发生的。这么被撵出去,基本上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就不保了,搞不好还要被秋后算账什么,最好的结果就是去政协呆着,四十来岁就开始养老去了。

  王国华很不习惯这种被众人用嫉妒的眼神审视的感觉,默默的站在那里低着头。温昌盛做了个手势道:“都坐下吧。”

  四人先后坐下,温昌盛接着道:“把你们留下来,想必你们能猜到的为什么。眼下正是两水市争取地级市的关键时刻,我相信你们也不会希望这个事情造成太坏的影响。在此,我强调一下,市委市政斧要统一口径,一定要把事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逸风同志,说说你的想法吧。”

  温昌盛这个时候出现,提出这些要求,李逸风完全能理解。化肥厂的事情,那是前任留下的尾巴,帐算不到他头上,他也不好揪着前任的尾巴算账,这是犯忌讳的。

  “温书记,进过紧急商讨,市政斧准备紧急抽调资金两百万元用于处理此事。具体的处理办法,市政斧商讨的结论是及时的抚恤死者,救治伤者,处理相关的责任人。另外给化肥厂的下岗职工和退休工人每人补发三百元的生活费。死者家属方面,适当的增加抚恤力度。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事情平息下来。”

  听着汇报,温昌盛的心情很难平静,就在他刚刚回到市区的时候,韩省长的电话打了过来,过问了一番化肥厂的事情后做了如下指示:“绝对不能影响道两水地区经济高速发展的良好势头,稳定压倒一切!”

  这就是温昌盛为何一来就拿于林开刀的缘故,对外要有一个交代。身为地委书记,两水化肥厂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点,其中很大的可能牵扯到韩省长的公子韩磊的头上,随着韩省长的电话,这个事情在温昌盛的心里基本坐实了。

  处理了于林,快速的处理好突发的爆炸事件,从利益角度而言,自上而下都有好处。这就是王国华无法理解的背后。

  李逸风说完之后,温昌盛看看曾泽光道:“泽光同志,你有什么要补充的?”

  曾泽光微微沉吟一番道:“逸风同志说的很全面了,我想补充一点,市委有责任督促公安机关,尽快将在逃的庄必凡和楼二姐捉拿归案。还化肥厂广大职工一个公道。另外,作为市委书记,该事件我要负起主要责任,是我的工作没做好,给地委领导添麻烦了。”

  曾泽光主动把责任往身上背的举动,让李逸风心里颇为不屑。这个事情,怎么算都算不到曾泽光的头上,你主动揽事,我该如何自处?

  好在温昌盛及时的表态道:“泽光同志,地委很清楚,你跟逸风同志在这个事情上是没有多少责任的。但是作为现任的市委书记和市长,你们可能要受点委屈。”这话,也就是私下里说说,王国华听着心里很奇怪,说这些为啥要把自己留下?

  很快温昌盛就揭开了谜底道:“于林停职了,他分管的那一片,逸风同志先兼着。关于常务副市长的接任人选,出于工作的角度考虑,逸风同志可以向地委组织部门推荐一位。另外省委一再强调要大胆的使用年轻干部,地委是坚决执行的。”

  李逸风这个时候再不明白其中的含义,那就是笨猪一头了。当即表示道:“温书记,分管文教体的盛长功同志老成持重,工作经验丰富,我建议由他来接手于林同志的工作。王国华同志上任之后,在其分管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我看可以给他加担子。招商引资这一块,加上原来盛长功同志分管的部门,完全可以由王国华同志承担起来。”

  温昌盛心里很满意,但是没有立刻表态,而是扭头看看曾泽光道:“泽光同志,你怎么看?”曾泽光楞了一下,随即笑道:“市政斧的分工,自然是逸风同志可以做决断的。”言下之意,不好插手干涉市政斧的工作。

  曾泽光心里很清楚,温昌盛当着他的面,丢给李逸风一个大甜枣的意义。看来最近跟李逸风太合拍了,搞的温书记心里有想法了。市委书记跟市长关系太好,这从来都不是上级领导愿意看见的局面。所以,温昌盛给个常务副市长刺激一下曾泽光,同时还把王国华当做刺激李逸风的药引。至于地委方面,在化肥厂的问题上,那个老冤家对头,恐怕对于自己的处理方案要拍手称快的,绝对不会在一个常务副市长的人选上跟自己唱反调。

  李逸风表情平静,心里其实郁闷的很。化肥厂的事情是明白的,几千万就买回来一堆废铁,这里面的问题谁来负责?化肥厂的厂长庄必凡跟他的情妇楼二姐么?别开玩笑了,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坐下这么大的买卖来。这其中上上下下的多少关节?想打通能那么简单?

  王国华的心情则更为复杂,甚至感觉到一阵一阵的凉意从心底冒出来。化肥厂这么大的事情,如此轻描淡写的就搞定了?重要的人犯外逃,人还没抓回来事情就了解了。几千万啊,这都是国家的钱啊。王国华再次为温昌盛的魄力感到震惊。

  “国华同志,你想说点什么么?”温昌盛居然露出笑容来问了一句,有点走神的王国华啊了一声,连忙站起道:“我服从组织分配。”

  温昌盛心中暗暗想,年轻人看来是高兴的走神了,可以理解嘛。不理解又如何?这个问题温昌盛没去想,恐怕就算不理解,他也不会往心里去。有本事,你也有称为省委书记女婿的可能去啊。

  温昌盛的雷厉风行,让曾泽光和李逸风都把曾经向雷鸣汇报的事情按了下去。倒霉蛋于林的利益,等于被两位一把手瓜分了,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坐下之后的王国华,心里突然觉得一片茫然,难道说以后自己也这么做事么?也会有这么一天么?

  王国华不认为温昌盛看不到事情的真相被隐藏了,但是他不去揭开而是帮着又盖了一下,这TMD都怎么了?王国华努力的克制着情绪,一再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午夜,市政斧的灯火终于熄灭了,开着车子王国华不知道该上哪去,不想回市委的家属楼,就这么漫无目的在街上乱窜。

  不知不觉间,王国华的车子开到了双龙镇,来到了落脚点,远远的看着那座老宅的二楼窗口里居然还有淡淡的光线溢出。王国华摸出电话来,拨了号码。

  “在哪?”严佳玉懒洋洋的问了一句,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依旧难以入睡。品尝过**和激情之后的女人,往往在孤单的夜晚里会失眠。

  “我在楼下,开门。”

  一阵急促的脚步踩在楼板上很是欢快,没一会院子的铁门咿呀的一声打开了,已经停好车子的王国华飞快的进去。

  严佳玉刚把门关上,就被有力的手霸道的搂住了腰,身子轻飘飘的被抱了起来。啊!一声轻呼,严佳玉能感受到王国华释放出来的急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并不抗拒,甚至很高兴。

  没有任何的前戏,王国华便粗暴的进入,干涩让严佳玉微微皱了皱眉头,低低的哼了一声。严佳玉没有抗拒没有抱怨,只是努力的摆好姿势,让王国华更加轻易的进出。

  短暂的痛楚之后,严佳玉很快便湿润了,生理快感蔓延的很快,严佳玉本能的双腿环住男人的腰,帮着他一下一下的有力的发起冲击。

  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严佳玉伸手摸着男人的脑袋,口中低声问:“怎么了?你今天不太对头。”

  王国华没有回答,点上一支烟默默的抽着,贴着身边这个**的女人时,王国华享受着这种无须设防的情绪。烟渐渐的烧到尽头,严佳玉爬起来拿着烟头去按灭,**的上身在寒夜中微微的抖着,口中轻笑:“好冷!”

  话音刚落,严佳玉感觉到被滚烫的再次贯穿,身后重压而至。哦!严佳玉发出一声快活的呻吟,努力的向后翘起。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