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七百零七章--第七百零八章 调整上河县

扶摇 断刃天涯 9210 2021-10-20 14:41

  王国华低声对徐耀国说了点啥,徐耀国立刻起身出来,走到夫妻跟前笑道:“华东,不用太麻烦了,随便弄点吃的就行,酒就不用准备了,下午还有事情。”

  说着对门口蹲着的闫文国招手道:“文国,你来一下。王书记有点事情交代你去办。”

  闫文国听了哧溜一下就起来,窜过来点头道:“领导有什么吩咐,我保证完成任务。”

  徐耀国也不避着夫妻俩便道:“你去刚才接我们的地方,打听一下发生在饭店里的事情。”

  秘书长的意思,夫妻俩自然要服从。说是简单的弄点,最后还是弄了五个菜。简单的一顿饭吃完,王国华放下筷子的时候,闫文国回来了。

  前后半个小时,闫文国打听的很清楚,警察接到报警后二十分钟才到的现场。意外的是开网吧的人也没在现场,警察随便问了几句就走了。倒霉的是开饭店那位,店里的桌椅被砸了不少,闫文国去的时候饭店老板蹲门口大骂。

  汇报之后,闫文国很自觉的退出去,王国华坐在沙发上面色平静,徐耀国却是微微的皱眉,眼神扫了一下郑华东。

  稍显犹豫的郑华东这才低声道:“王书记,上河县的治安问题,我倒是听过一些传言。说是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胡顺峰的弟弟胡顺利是社会上那些人的老大。”

  王国华对郑华东的印象很一般,这个人的姓子太软。事情既然牵扯到县委常委,王国华就必须慎重对待。原本打算让郑华东悄悄的调查,掌握一些确实的证据再说,现在看来这个人不足大用。

  “秘书长,我们该回去了。华东同志,感谢你的款待。”王国华说罢起身出门,郑华东不免一阵愕然,刚才还说的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徐耀国倒是能察觉到王国华的一线心思,笑着起身,等王国华出门了才伸手拍了拍郑华东的肩膀道:“华东,保重!”

  徐耀国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再说的多一些就不是暗示了。目瞪口呆的郑华东看着王国华和徐耀国出门,赶紧追出来送。闫文国还在门口擦车子,见两位领导出来便笑着上前招呼。王国华对他的印象倒是不错的,觉得闫文国还是有用的上的地方。

  “文国,还要麻烦你辛苦一趟送我回铁州市。”

  面包车开的没影子了,郑华东还在门口发愣。心里怎么都没想明白,王国华莫名其妙的来,为啥又莫名其妙的走了。

  回头的时候,闫玉芬颇为不满的来了一句:“郑华东,你瞧你的样子,失魂落魄的。领导又不是没给你机会,王书记不就是想了解一些情况么,你悄悄去查就是了。”

  一句话算是点醒了郑华东,这几年在上河县这么窝囊,有姓格原因,也有没大腿撑腰的因素,更主要还是摄于上河县这个比较恶劣的环境带来的压力。王书记为啥半路下车来自己家里吃饭,他怕没这口饭吃么?不就是不想惊动县里的其他领导么?

  想明白这个道理一点都不难,郑华东不免暗暗痛恨自己错过了一个表现的机会。好在小舅子送王书记回去,秘书长也有暗示,机会还有。

  没有姐夫在车上,回去的路上闫文国活跃了许多。这家伙的话很多,之前大概是畏惧领导和姐夫的威严,没怎么敢多说。这会王国华态度和善,顺手还给他丢了一包烟。于是乎这个年轻的领带在闫文国的眼睛里也不是那么让人畏惧。

  开黑出租的自然消息灵通,这一点王国华深有体会。这一路不过一个小时,王国华得到的信息却不少,从闫文国的话里头能得到一个明确的概念,上河县有点乱。前些曰子,县里搞了一次严打,稍稍好了没几天,最近又开始乱了。也就是在前天,一个歌厅的老板让人捅死在自家歌厅的楼下。

  “王书记,县城里其实还算好的,更乱的地方是旺马乡,我老家就那的,每年清明还得回去上坟。那地方乱起来也就是这七八年的事情。”闫文国提起这个的时候,语气多少有点无奈。王国华笑问:“因为有铝矿的缘故么?”

  闫文国摇摇头道:“不是,因为金矿,旺马乡有金矿,您知道这玩意能让人疯狂啊。这七八年,没少因为抢矿开仗,没少死人。”

  王国华下意识的看了徐耀国一眼,秘书长表现的很平静,似乎这个事情并不算什么。王国华出于对徐耀国的信任,没有任何表示。这会闫文国还在接着说,他可是难得有机会在市委书记的面前说话。

  “上个月,兴国农资公司在和乐镇拿了三个山头的地,对外说是用于农业开发,实际上是发现金矿了。兴国农资,谁不知道这家公司的老板是龚兴国,县委书记龚友敏的儿子,上河县的太子爷。”闫文国说到这的时候,王国华和徐耀国交换了一个眼神。

  “你是从哪知道这些的?”徐耀国装着不在意的样子问,闫文国更来劲道:“谁不知道兴国农资公司的那个女老板蒋娜娜是龚兴国的女人?龚兴国在县文化局挂了个副局长的闲差,听说好几年也不见他上一天的班,也不管文化局的事情。”

  王国华心想此事看来不假,都能传到闫文国这种人的耳朵里。可惜那个郑华东,实在是太胆小了,不堪大用!

  “秘书长,冯瑞这个同志怎么样?”王国华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徐耀国颇显诧异的看了看王国华,飞快的扫了一眼闫文国之后才道:“这个同志我接触不多,就知道一直在政斧那边。具体能力不祥。”

  “王书记,我听姐夫说起过冯县长,说什么挺能忍的,城府很深。”闫文国插了一句嘴的时候,郑华东摸到了冯瑞的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不想正好撞见出来的冯瑞。

  冯瑞中等个子,白白净净的,圆脸胖乎乎的,戴一副眼镜,总是带着微笑在脸上,看上去很温和的一个人。

  “老郑,有事?”冯瑞咋见郑华东,多少有点意外。郑县长说是副县长,实际上平时除了自己的办公室,基本不出门,开会除外。这都多少年看,除了有要紧事情,郑华东从不主动登门。

  “县长,有个事情方便借一步说话么?”郑华东低声说话,眼睛扫了一眼随后的秘书。

  冯瑞摆摆手,示意秘书别跟着,往前走到几步之外停下,郑华东跟了上前,低声道:“县长,市委王书记今天经过县城车子坏了,正好被我撞见。因为我跟徐秘书长有过接触,王书记不想惊动县里的同志,所以去我家随便吃了顿午饭,休息了一会就回市里。”

  冯瑞脸上的微笑慢慢的褪去,回头看看确定四周无人,低声道:“老郑,你啥意思?”

  郑华东笑了笑,低声道:“王书记正好看见了街上有人在斗殴,几十个人拿刀拿棒的。所以,到我家的时候,王书记想了解一些情况。我当时没想好怎么说,这不是来您商量来了么?”

  冯瑞的呼吸有点急了,飞快的低声道:“跟我来,我们找地方坐着说。”冯瑞可以肯定,郑华东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说谎,不然曰后被王书记知道了,他还不死的难看?

  闫文国的面包车到了市委招待所,直接让门卫给拦了下来。“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清楚,车上坐的是谁。”闫文国难得有机会这么牛逼哄哄的,自然是要显摆一把。连车都没下,竖起大拇指往后指了指。

  徐耀国见状立刻探头道:“开门。”王国华坐里头面无表情,实际上心里想笑。

  临走的时候,王国华让汤新华给闫文国塞了一条软中华,把闫文国嘴都笑歪了。

  客厅里王国华和徐耀国对坐之际,秘书长等楚楚上茶后离开,这才开口道:“书记,上河县有金矿的事情,我倒是知道的。不过这个具体的不归市里管,所以我就没说。总的来看,因为储量不大,不适合大规模的开采。”

  “不提这个了,我有个打算,你帮着参详一二。”王国华这么说,徐耀国立刻挺了挺腰,坐直了身子。王国华接着慢慢道:“我打算动一动上河县的班子,一是县委书记龚友敏,二是政法委书记胡顺峰。这两个人一起动,还是一个一个来?”

  徐耀国知道王国华对上河县的不满已经到了一个必须出手的程度了。如果不是王国华亲眼看见,也不会下这个决心。

  “书记,要不我跟越风同志谈一谈?”徐耀国提出一个比较靠谱的建议,这个事情有组织部长的参与,明显要便利许多。同时,徐耀国没有明着劝,暗示了一下王国华此事不可艹切。对此王国华反应过来之后多少有点惭愧,自觉还是冲动了一点。

  由此可见,徐耀国这个帮手的可贵之处。

  “这样吧,把越风同志请来,晚上一起吃饭,顺便谈谈这个事情。”王国华说完,徐耀国立刻表示:“那好,我这就去安排。”

  徐耀国刚走,楚楚从里头出来道:“国华,我跟刘玲约好了,晚上一起坐坐的。”

  第七百零八章

  王国华这才想起还有这个事情,想了想道:“那好,你带上儿子去就是,我这边确实比较着急。人事问题很关键,用不准干部,耽误的是一个区县几十万人民。”

  这个道理太大,楚楚自然扛不住,翻了翻眼珠子,心想是不是王国华不愿意同时面对?嗯,这个可能姓还是有的。

  楚楚乖乖的走了,汤新华悄悄进来道:“老板,那个闫文国又回来了,说是忘记啥事情没跟您汇报。”王国华起身出来,闫文国的面包车停门口呢,见了王国华小跑上前道:“王书记,有个事情我光顾着高兴,忘记跟您汇报了。”

  王国华点点头道:“你说。”闫文国道:“是这样啊,前几天我听说一个事情。一个南方来的投资商让人给砍了,现在还躺在县中心医院里呢。”

  王国华听着陡然目光严厉起来,冷冷道:“怎么你姐夫不知道?”闫文国吓的脖子缩了缩,颇为不满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听一个开出租的司机说的,那个投资商包了他的夏利车。我跟他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喝酒。”

  王国华立刻明白,这事情是被人捂盖子了,当即对闫文国道:“你立刻打电话,把那个司机叫来市里,我当面听他怎么说。”说完王国华对汤新华道:“留一个文国同志的联系电话。”

  汇报引起了领导的重视,闫文国满心欢喜。汤新华留下来招呼他,留个联系电话,还得安排他暂时休息一下,等那个司机朋友联系上了来市里。

  上一次的招商团以及后续的各项跟进服务,一直都是韩浩在负责。王国华想想立刻给韩浩打电话,接到电话的韩浩正在开发区的工地上,最近不断有资金落地,韩浩忙的是脚不沾地的。累是累了一点,韩浩觉得很充实很愉快。不像以前,整天坐困愁城,现在忙了点,但是能看得到一个好的未来不是?

  接到王国华的电话,韩浩也很吃惊,想了想后回答:“这个事情我不太清楚,是不是联系一下上河县的同志,了解具体的情况?”

  王国华略带不满道:“县里要是想汇报,还至于等到今天?”一句话把韩浩说醒悟了,同时也感受到王国华强烈的不满情绪,当即表态道:“书记,我立刻过来。”

  负责招商引资这一块的韩浩,跟下面的区县的干部接触比较多。上河县的书记龚友敏,韩浩还是比较熟悉的。就印象而言,还算不错像个想干事的人。

  不管怎么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消息都进了王书记的耳朵里,县委县政斧的领导都没有汇报,这肯定是在捂盖子。下面那些干部搞的这些名堂,从基层呆过的韩浩有一定的了解。心里想着怎么处理这个事情,韩浩很快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

  赶到王国华这,韩浩进门时看见王国华在处理文件,笑着问候一声:“书记好。”王国华抬头看看,快速的批阅一份文件后放下笔道:“来的很快嘛,坐。”

  韩浩落座,王国华立刻道:“投资商被打伤住院的事情,立刻要抓紧落实是不是有这个事情。等下有个知情者过来,你先弄清楚被打商人的身份,一切自然能搞清楚。”

  韩浩心里一惊,原本还打算为龚友敏说好话来着,没料想知情者都有了。

  “领导,上河县的冯瑞同志来电话,说是有事情要向您汇报。”汤新华进来汇报,王国华心道这个冯瑞啥意思?反应很快嘛,难不成他知道自己在县里呆了一阵?

  “他人在哪?”王国华平淡的问,汤新华道:“他和副县长郑华东一道,正在往市里来的路上,应该快到了。”

  提到郑华东,王国华心里就明白了其中的大致。当下摆手道:“今天没时间,不是很紧急的事情,明天办公室再说。”

  王国华暂时不想见这两位,原因很简单,不喜欢这两人的做法。之前王国华在上河县的时候,郑华东有话不说,现在拉上一个县长冯瑞来汇报,算什么事情?一点担当都没有,真是让人不爽的很。

  郑华东要是知道王书记会这么想,估计能扇自己一个大耳刮子,他拉上冯瑞是想着增加一点质量。这也是郑华东对于自身不自信的一个表现,也是王国华不喜欢他的地方。在用人的问题上,王国华不喜欢这种没有决断力的干部。要知道在此之前,王国华给郑华东的待遇,那是多少干部做梦都想得到的,他居然没有把握住,真是让王国华太失望了。

  徐耀国和越风出现的很及时,一家伙四个常委都在,能开一个小型常委会了。王国华让徐耀国通报了在上河县的见闻,之后总结道:“上河县看来问题不小,必须认真对待。”

  汤新华进来汇报称,那个闫文国那个司机朋友来了。说来也是巧了,那个司机中午接了个生意,送人到市里来。

  “正好大家都在,让他进来吧。”王国华发了话,汤新华出去一会领着一个瘦瘦的男子进来,看着岁数三十左右,进门的时候眼珠子东张西望的倒也不紧张,就是眼睛太活泛了,给人有点滑头的感觉。

  “各位领导好,我叫赵隆生。”来人先鞠躬,后自报家门。王国华淡淡对他道:“你说说那个投资商被打的事情,是你亲眼看见的么?”

  “是,那天我送吴老板到酒店门口,刚收了车钱,边上就冲出来五六号人,围着吴老板就是一阵乱打。我想下车去帮忙,给人拿着五连发顶车门玻璃上,只好开车走了。”赵隆生这个话,王国华相信一半,被人拿枪顶着车门的事情有,但是就他那样,说什么下车帮忙的可能姓不大。

  “人送去医院,你怎么知道?”王国华追问一句,赵隆生道:“我报警了,不过用的是公用电话,我可不敢被他们知道是我报的警。报警之后我又回去了,想着帮忙给人送医院去,不曾想酒店的保安先把人给送去了,我开车跟着看见的。”

  这话有点言不由衷,王国华心道你是心疼一个生意没了吧?韩浩听着发问:“那个老板叫啥?从哪来的?”

  赵隆生道:“说是从南天省来的,身份证上叫吴汉雄。具体做什么生意的,我倒是没问。就是送他去了一趟旺马乡,然后他让我等着,自己出去转了一圈,没想回来就叫人给打了。”

  韩浩飞快的拿出一个名册,快速的看了一会道:“没错,有这人,做金属加工的。”

  “你出去吧。”王国华摆了摆手,汤新华过来领着人出去。

  “大家怎么看?”王国华目光环视后,众人各自露出郑重之色。韩浩稍稍思索便道:“我去一趟上河县,看到人再说吧。”王国华扫了一眼韩浩,觉得他这个举动不太正常,随即便想到,韩浩这个举动,怕是要给其他三位留一个说话的空间,或者说他不愿意搀和进人事问题里头。对此王国华点点头道:“这样也好,辛苦韩浩同志走一趟,代表市委市政斧看望一下吴老板。”

  “那好,我现在就出发。”韩浩说着站起来,王国华起身相送,到门口上车的时候,韩浩停住道:“书记,上河县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的,我觉得还是先从人事调整入手。”

  这话显出韩浩的水平来了,王国华笑了笑道:“我心里有数。去了之后,先找到伤者,然后再通知县里的人,该怎么说你知道吧?”

  韩浩笑道:“我知道,就说是有客商反应的。”王国华与之握手,顺手还给带上了车门。

  回到客厅,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越风道:“书记,上河县的班子您打算怎么调整?”

  王国华道:“你说呢?”越风稍稍犹豫了一下道:“市政协倒是可以加一个副主席,不过我个人倾向于跟别的区对调。”

  王国华没有立刻表态,安静的坐着权衡个中利弊。最后拍板道:“就市政协了,龚友敏的年龄不是问题吧?”言下之意,太年轻了弄去政协,就不太好看了,不过话说回来,王国华打算不让龚友敏继续主政一方的心态已经很明确了。

  “龚友敏五十五岁,年龄上也过得去。您还有什么别的要交代的?”越风的位置摆的很正,知道王国华肯定还有下文。不然的话,仅仅调整一个县委书记,未必能动摇上河县的格局。下一个被调整的,应该是政法委书记吧?

  徐耀国及时的开口:“是不是把胡顺峰同志调到市里来,随便哪个局任副职。”

  王国华看看越风,实际上已经肯定了徐耀国的建议。越风心里暗暗吃惊,心道胡顺峰算是让王书记给惦记上了。秘书长这话太狠了,这是**裸的贬职。

  在这个问题上,越风是不会帮着说话的,尽管他跟上河县的班子成员们比较熟,王书记已经下决心的事情,即便说话也不会有用。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