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七百零四章 上河县(上)

扶摇 断刃天涯 4738 2021-10-20 14:41

  洗澡出来的王国华刚出来,楚楚便上前道:“一个叫肖敬的来了电话,我告诉他,你在洗澡。他让你电话,这个人是谁啊?”

  王国华拿过手机,犹豫了好一阵子才道:“是省委秘书长,这个人怎么说呢?第一眼看见他,你会觉得他很温和,可是接触几次下来,我就觉得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值得信任。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吧。”

  楚楚听了这话便笑道:“那我就不问你跟秘书长之间的事情了,我不想影响你的判断。”

  王国华听了忍不住好奇的笑问:“怎么?你不想给我点意见?”

  楚楚道:“我没觉得自己的判断能力比你强,再有我也没接触过这个人,我可不没有说八道的习惯。”说着楚楚走了,去洗手间里收拾东西。

  王国华稍稍思索后,拨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道:“郭书记,省委肖秘书长到京城了,您明天方便见他一面么?”

  电话里的郭庆浩很干脆的回:“可以,你这样,明天上午十点还是上次打牌的那个茶楼。”

  说完话郭庆浩就挂了电话,似乎手头还有什么事情在忙。王国华也没多想,放下电话时楚楚出来,王国华上前搂着腰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

  楚楚拿头顶了顶男人的胸膛道:“去,家里的事情,你一个大老爷们能干啥?就知道卖嘴。”王国华听了很严肃的点头道:“哦,我明白了。”

  “你明白啥?”楚楚好奇的问,王国华道:“卖嘴啊。”说着低头给楚楚的嘴堵上了,才几下的功夫,楚楚就跟骨头被抽掉一般,身子软了,脸颊也烫了。

  上午九点半,王国华在约好的地方见到了肖敬,送肖秘书长来的是一辆雅阁,王国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开车的司机是个女的,长的还不错。这个女的是谁,王国华不问,肖敬也没解释的意思。手里拎着个纸袋子下的车,王国华笑着迎上前。

  雅阁车开走了,肖敬才主动伸手道:“辛苦了,国华。这份情,我记下了。”

  “您言重了,我不过就是传了个话而已。”说着王国华打开车门,肖敬上车坐后排,王国华开车启程。刚上路肖敬便问:“国华,郭书记有没有什么忌讳?”

  王国华头也不回道:“这个我不清楚,我也就跟郭书记接触过一次。”

  肖敬哦了一声,不再说话,王国华得以安心的开车。王国华时间掐的很准,上午九点五十五分,车子停在了茶楼门口。楼下早有服务员等着,上前来问:“来的是王国华同志?”

  王国华赶紧道:“是我。”“请跟我来吧。”

  还是二楼,郭庆浩一个人懒洋洋的坐在那,对面有一屏风,前头两个戏装女子在依依呀呀的唱,后面有配乐响起,应该有一个班子在后面忙活。

  王国华站在门口没有立刻进去,肖敬自然的跟在后面没动。等了一会,服务员进去嘀咕了两声,郭庆浩才回头招手让他们进去,却没有让唱戏的停下的意思。

  王国华只好站着等,肖敬也站着,郭庆浩似乎没在意两人是站着还是坐着,伸手在大腿上不断的打着节拍,似乎听的很投入的样子。

  王国华本能的去看了一眼肖敬,发现秘书长居然眼角带着喜色,不明显但是可以确定。王国华不由在心里琢磨这个事情,没等琢磨明白呢,郭庆浩已经起身鼓掌道:“唱的很好,辛苦大家了。”

  两个唱戏的女子道了万福,很自觉的退了下去。郭庆浩等人都走干净了,这才对王国华笑道:“国华,你觉得唱的如何?”王国华面色平静,淡淡道:“郭书记,我不懂这些。”

  郭庆浩意味深长的看了一会王国华,发现王国华同志面不改色,这才转向对肖敬道:“是肖敬同志吧?你觉得刚才那出折子戏,唱的如何?”

  肖敬没有丝毫媚上的姿态,很正常的想了想道:“这个我也不懂,不过感觉旋律很美。让人会不自觉的跟着旋律的节奏去呼吸。”郭庆浩对这个答案似乎很满意,点点头转身落座道:“都坐吧,怎么还站着?”

  肖敬笑着坐下,王国华却站着道:“郭书记,我家里还有点事情,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郭庆浩扫了一眼王国华,表情淡然的点头道:“那你去忙吧。”

  走出茶楼,王国华稍稍松了一口气,细细的想起刚才的应对,觉得没有不妥当的地方,这才彻底的轻松下来。选择这个时候离开,无疑是一个识趣的举动。想到刚才郭庆浩的那个问题,王国华对比了一下自己跟肖敬,意识到秘书长的答案无疑比自己的答案要精准。

  秘书长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跟随郭书记的节奏行事,而王国华则比较含蓄的表达了自己不愿意介入省委高层的纷争之中。实际上王国华通过这事情,已经介入到其中了。回答郭庆浩的时候,王国华真实要表达的是一种不邀功的意思。王国华明白,郭庆浩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一番应对。同样一个问题,面对不同的人,想问的意思不同。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王国华该搀和的,所以王国华选择了告辞。楼上谈点啥,王国华不需要关心。秘书长怎么离开,也不用他艹心。

  王国华走的很干脆,回去之后便让楚楚收拾行李订机票。完事给徐耀国打个电话,通知了一下航班,并表示不用大张旗鼓悄悄的来接就行了,王书记的京城之行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京城的房子有钟点工定期来打扫,所以也没多少行李可带。即便是这样,也收拾了三四个大箱子,主要都是楚楚和儿子的东西。

  第二天一早,王国华一家悄悄走人,临走给楚江秋打个电话算告别。这一路顺利,飞机没有航班延误,很顺利的就到了省城。等在门口的徐耀国和汤新华看见楚楚便迎上前来了,问候一声后,汤新华不断的往里看,楚楚道:“在等行李。”

  汤新华自告奋勇进去帮忙,徐耀国领着楚楚上车上先等着。不到半小时,王国华便回来了。徐耀国和汤新华开来的是一辆考斯特,王书记一家加一个保姆,也不会担心装不下。

  “市里这两天还好吧?”王国华上车之后便问了一句,徐耀国立刻道:“一切正常。”

  汤新华看了看楚楚,欲言又止。王国华瞄他一眼时,汤新华才道:“高市长说,合作的投资商昨天到了。”

  王国华看了看楚楚,抱着孩子的楚楚淡淡的一笑,低头亲了儿子一下,似乎啥都没听到。王国华心里明白,楚楚什么都知道。不过,楚楚一点都不担心就是了,因为有儿子。

  时间还早,车子直接转上高速回铁州,途径上河县的时候,前方高速出现警察拦阻。指挥过往车辆直接转下高速,王国华只是抬眼看了看前方,汤新华一直很注意领导的反应,立刻道:“像是出了车祸。”

  下了高速,继续往铁州去要经过上河县城,铁州市下属的五区一县中,上河县是唯一没有改成区的。对此王国华似乎想到了点什么,好像自己一直没有来上河县转转。

  徐耀国及时的在边上道:“书记,上河县撤县改区的事情在前任劳书记时本来已经提上了曰程,因为市里生了变故,事情就耽搁下来了。县委书记龚友敏县长冯瑞,曾经去您的办公室汇报过工作。”

  这话的重点是前面那段,后面是提醒。王国华点点头没说啥,看看时间道:“这路快不起来,找地方先吃饭吧,时间不早了。”

  “书记,是不是通知一下县里?”徐耀国请示了一句,王国华摇摇头道:“没必要。”

  吩咐了小赵后,车子在县城里慢慢的转了起来,打算找一个看起来不错的酒店吃饭。正在转悠的时候,突然街上一阵乱,不少人在跑动躲避什么。只见一条街道里跑出来几十号人,手里都拎着刀棒一类的家伙,先后上了三辆面包车后呼啸而去。

  王国华微微皱眉之际,小赵已经及时的把车停在路边。汤新华立刻起身道:“我下午看看。”王国华点点头道:“小心点。”汤新华下车一溜小跑,顺着刚才那些人出来的街道跑过去,前后不到十分钟,汤新华就跑回来了。

  “书记,问了一下,听说是一群黑道的人砸了一家饭店,还砍伤了人。据说饭店里的人反抗来着,前去闹事的人还被菜刀砍伤了两个。”

  汤新华汇报完毕,王国华便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徐耀国。徐秘书长立刻道:“我跟龚友敏关系很一般,据说他对上河县的控制能力还是很强的。”

  汤新华又补充了一句道:“听周围的群众说,上河县最近半年,没少出类似的打砸事件。”

  徐耀国道:“书记,要不还是通知一下县里的同志?”

  王国华摇摇头道:“还是不用了,这样,你去找个靠得住的人,了解点情况再说。”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