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六百零六章 平民书记(上)

扶摇 断刃天涯 6105 2021-10-20 14:41

  两个女人居然好到一起去上洗手间,这个发展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

  “友情提醒一句,刚才那个白总看上你的女人了。”梅晓晨声音不大,王国华能听清楚。

  “我知道,怎么了?”王国华混不在乎的笑道,梅晓晨回头看了看,然后才道:“这家伙家里有点来头,他看上的女人往往都要弄到手。这个,我跟他有点交情,但不足以左右他的决定。”

  “姓白的?”王国华脑子里转了一圈都没想到当今的朝堂里有哪一家姓白是显赫的。

  “别想了,他从的是母姓。口袋了装着的是米国护照,回国来挣钱。”梅晓晨倒是目光锐利,一语道出王国华心中所想。梅晓晨说的这个,王国华倒是一点都不奇怪,这年月有本事的都往外跑,弄个身份再回来大把捞钱的主不在少数。偏偏这些人,手里掌握的资源还不少,可以说这是一个时代的怪现象。

  “你心里有数就行,我回去了。”看见两个女人回来,梅晓晨选择了告辞,过来说两句示好之后,再留下就有别的嫌疑了。

  回到位置上的梅晓晨保持着笑容,白总则是一脸的阴郁道:“你跟他很熟?”

  “谈不上,有过两次接触。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直接告诉你吧,他叫王国华,老婆姓楚。”梅晓晨说着笑眯眯的看着白总的反应,这家伙脸色变幻了几下,眼珠子一阵乱转。

  “我X,这小子胆子够肥啊。”白总说这个是有道理的,楚家在京城里那不是好惹的。王国华娶了楚楚这个名动京师的美女,居然还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就不怕老头子一枪崩了他?这个,完全是有可能的事情吧?

  梅晓晨两面卖好的嘴脸王国华没有看见,不过对于白总的威胁,王国华不是很放在心上。要是这点自信都没有,王国华和严佳玉也不会有鸳梦重温的一天。

  “那个人是干啥的?”严佳玉笑着问了一句,上前来挽着王国华的手,两人步出餐厅。

  “一个官二代,好像来头不小。”王国华说着眼神有点变了味道,严佳玉看出他戏弄的意味,伸手在腰间威胁了一下并没有使劲,轻轻的一捏道:“你敢怀疑我?老娘可是一直为你守身如玉的。”

  提起这个,王国华不免暗暗叫了一声惭愧。自觉对于一个良家女子而言,自己能拿出手的东西真不多。嗯,需要行动表达一下了。进了房间,王国华便摸出行李包里的小盒子递过去。

  严佳玉看这他有点惊喜道:“给我的?啥?”

  王国华面带微笑道:“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严佳玉打开盒子,看见那枚坠子眼珠子有点直。她不是不识货的人,所谓黄金有价玉无价,王国华送的这个坠子看着就不是一般的东西。上好的翡翠精心打磨出来的物件,那种视觉感真是太动人了。严佳玉小心的拎着红线,举在眼前仔细端详了一番,眼睛里溢满了开心。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其实严佳玉并不在意这个东西价值几何,只是在意王国华这个举动。能想着买一个坠子送过来,就是心里有自己啊。

  “我也不太懂这个,听人说什么人养玉十年,玉养人一生。”王国华笑着解释,严佳玉递过来道:“帮我带上。”

  王国华帮着戴好坠子,严佳玉小心的贴着放着,满心欢喜道:“这东西不便宜。”

  王国华笑道:“其实我是有私心的,贴身带着,是希望你能时时想起我。”甜言蜜语这玩意不要钱,王国华也是不吝啬的。严佳玉要求不高,王国华心里是有数的。这个女人还是比较有个姓的,在南山县那个小地方看出来,出去外面的世界才几年,就混出样子来了。

  严佳玉听了这话,脸上全是甜蜜。靠着男人的胸前笑着低声道:“我心里知道你哄我的,可是我就信你哄。女人这一辈子,有一个值得牵挂的男人,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还有什么可求的?”

  同样的场景下,换成刘玲或者慕容,就会什么都不说,眯着眼睛自我陶醉一下。

  王国华不能总呆在上海,机场送别是时候严佳玉没去,主要是严佳玉不想让王国华的同学们知道相互间的关系,也算是为王国华着想吧。

  王国华没有让人接送的习惯,走出机场的时候遭遇江潮生时还是有点奇怪道:“你怎么来了?”江潮生笑道:“一个朋友在民航,可以查到您的机票信息。”

  秘书细致到这个地步,王国华还是比较欣赏的。自身就是做秘书的出生,从职业角度来看,江潮生无疑是王国华最满意的一个秘书了。

  “细致是好习惯,但不能总盯着细节,以后总是要独当一面的,这方面要加强学习。”王国华带着一点指导姓的语气说这个话,江潮生看着很平静,实际上心里起伏不小,王国华的暗示他听的很明白,几年的秘书生涯下来,王国华必然会给他安排一个合适的位置去发挥,这一点,江潮生没有怀疑过。给领导当秘书,看着是伺候人的活计,实际上体制内这算是一条快速上升的捷径了。就拿江潮生来说吧,之前不过是一个副科级,现在已经兼任市委办副主任了。正经的副处级,他跟了王国华才几天。所以说体制内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不是白说的,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司机刘铮安静的站在车边上,看见王国华来了便笑着开门。看看手上的时间已经是深夜,这两位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辛苦了,小刘!”王国华笑着来了一句,刘铮面露不好意思的表情道:“应该的。”实际上王国华就算什么都不说也不要紧,问题是有这句话跟没这句话,刘铮心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在这等了两个小时,尽管换来的只是三个字,刘铮心里却感觉到领导对他的辛苦是明白的。对于将来,刘铮这个年龄没有想太多,只知道把眼前的工作做好。当然了,年轻的刘铮在市委办里头现在也算是个人物了,小车班的一帮人,一致推举他为班长。秘书长卓强国还作为介绍人,介绍刘铮入了党。这些事情,刘铮倒是跟王国刚汇报过的,书记大人当时没有太明确的表示,心里却是很明白卓强国不这么干,也有的是人会主动这么干。

  上了车王国华便靠着睡觉,从机场到市里,还有三个多小时,不睡一觉明天什么都干不了。当然王国华白天睡觉,也没有人会指责。只是离开了几天,王国华很多事情等着要处理。

  天色微明的时候,车子进入了市区,一路上刘铮没有追求速度,车子开的很平稳。王国华一觉睡的挺结实,被江潮生叫醒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恩州宾馆的门口。

  王国华的车子刚停好,楼上的左和生就被对讲机的声音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听见下面的保安汇报:“书记回来了。”左和生跟装了弹簧似的跳起来,飞快的冲进洗手间,用最快的速度梳洗一番,头发都来不及整理就冲了出来。

  王国华刚到房间门口,左和生就及时的出现:“书记回来了。”

  王国华对于左和生的出现没有多少意外,点点头道:“嗯,回来了。老左,附近哪有吃早点的地方,就是那种平民一点的。”

  左和生楞了一下道:“酒店里有早餐准备着,您将就一下?”

  王国华冲他笑笑没说话,进门后左和生跟进来道:“书记,要不您稍微等一下,我回去收拾收拾就领您去,附近倒是有一些早点摊子。”

  “好,你先回去吧,等下再说。”王国华交代一句,先去洗了个热水澡。

  左和生出来带上门,看见江潮生和刘铮过来,赶紧上前招呼。江潮生道:“书记说要洗一下,我们也抓紧时间梳洗一番,麻烦左总安排个房间。”

  左和生自然很好说话,赶紧的给两人安排下去。王国华从洗手间里出来换了衣服,敲门声就响了,出来一看三个人都在门口,表招呼进来道:“稍微等一下。”

  王国华私下了基本不端书记的架子,这一点三位都深有体会。不过怎么说呢,领导不端架子叫随和,做下属的要放肆那就叫幼稚。一两次就算了,多了就是不成熟的表现了。

  所以,王国华出来的时候,三人都恭敬的站在那里等着招呼。王国华也不打算去纠正他们的过分严肃,信步在前道:“走吧。”

  平民出生的王国华,自然知道什么地方才能看见市井百态,这个城市有近百万的人口,其中大多数都是所谓的弱势群体,他们的生存现状才是最能反映这个城市水准。

  整天坐在办公室里,是什么都看不到的。这样的书记,王国华觉得不当也罢。

  左和生领着大家来到的是一个市场附近的一条街道上,这一带很多做早餐的摊子。这条街距离恩州宾馆大致五分钟的车程,王国华吩咐在街道的外头把车停下,下车步行往里走。

  早晨的市场里非常热闹,流动的早点摊子很多。街道两边还有不少门面也做早点生意,王国华随意的在路边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老板过来招呼时要了一份汤粉,左和生还加了一句:“双份粉肠。”

  王国华笑着看看左和生,这家伙确实也是一个人物。王国华的喜好了解的很清楚。

  汤粉还没有上来,街上突然一阵鸡飞狗跳,卖早点的摊贩们在一声“城管来了”的高呼后狼奔豕突。王国华诧异的看看手表,时间只是上午的七点半,这城管没到上班时间吧?

  追杀持续了五六分钟的样子,几个倒霉的摊贩没有跑成,摊子被缴获。

  送来早点的老板看着混乱的场面,长长的一声叹息没有说啥。王国华叫住老板道:“老板,你觉得城管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不就是那样,要说没有城管也不行,整天都是乱糟糟的又脏的很。可是这些做小生意的人也不容易,城管抓了他们就知道罚款,你说除了罚款就不能干别的?”这老板说完便走了,王国华若有所思。

  王国华看看左和生道:“老左,你要是城管局长,你会怎么管这些?”

  左和生有点吃惊,还是很快就回答道:“这个不好说,但是这样追来追去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办法,至少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是啊,老板刚才说的很有点道理,城管局不是罚款局。不管不行,也不能简单的管。”王国华自言自语,左和生道:“这个怎么说呢?城管局那帮人也不是笨蛋,有的事情他们不是看不到,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下面的人做事,主要还是看领导喜欢什么。说的难听一点,很多人做事是做给领导看的。领导不关心的问题,谁会去多那个事情。”

  王国华听了这话便问江潮生:“潮生,你怎么看?”

  江潮生谨慎的先思索了一番才道:“左总说的有一定道理,不过……。”王国华笑着摆摆手道:“你也别不过了,老左说的对,以后你独挡一面,有问题就要面对,不要找客观理由。”

  江潮生笑了笑,没有辩解,显得虚心受教的样子。王国华叹息一声道:“呆在办公室里是看不到这些的。”

  王国华这声叹息道内涵,除了自己别人不会知道。自打当上这个书记,王国华面临着许多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不在这个位置上,很多事情是不会从这个角度去看待。上一辈子作为一个普通市民,在城市里王国华属于骂娘派,只要出点问题,都往政斧头上算。

  真的当了书记,成了被骂的对象时,王国华才能体会到下面一些人在做事的时候是一种什么心态。错误自然不会是领导的,所以不做事或者少做事,就不犯错或者少犯错。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