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六百五十四章 处理小事

扶摇 断刃天涯 7631 2021-10-20 14:41

  小妹纸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让人颇为不忍。汤新华没有心软的意思,继续道:“不像话,太不像话了。”刚才王国华还说了话,汤新华这么干不是对着领导干,而是防患于未然。身为贴身秘书,汤新华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从领导的利益角度出发,无可厚非。他要不这么干,这会心软了对妹纸说好话,回头心里怕是要惦记着领导对自己是不是有看法了。

  “好了。”王国华不慌不忙的,等着汤新华说完这才发话。说实话,王国华倒不是说什么心软,主要是这屋子里平时会放一些私人的东西,万一屋子里没人,让人进来莫摸走一点什么,这不就闹笑话了么?所以,汤新华说两句,王国华也是认可的。

  “忙了一天了,新华你也早点回去吧。”王国华说完转身端着茶杯上楼,站在楼上的阳台上,看着天边的云彩,整个城市沐浴在夕阳下,入眼更多是破败,给人垂垂老矣的感觉。

  身后传来怯怯的脚步声,王国华回头一眼,严菊低着头,双手放在身前,很不安的样。王国华能感受到她的敬畏之意,这是传统使然,对权利的敬畏。

  看着严菊这个样子,王国华不免YY了一下,要是穿一件女仆装,再口称主人。要和谐啊!要和谐!赶紧挥手打发YY念头。

  “小严,有事?”王国华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一点,免得吓着了这个小妹纸。应该说徐耀国的眼力不错,这两位妹纸的相貌都是百里挑一还有不少富裕的那种。

  王国华也仅限于欣赏了一眼,很干净的那种。跟这两个妹纸相处有一段时间了,王国华向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哪怕是言语之间也是很尊重这两位小妹纸。

  “王书记,我能不能带个人回来在我那住几天?”严菊低声问了一句,王国华楞了一下,没想到是这么一个事情。也没多想便点头道:“可以,这不算什么。”

  “谢谢书记,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严菊松了一口气,转身要走时王国华觉得不对劲,叫住她道:“小严,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有事情你可以跟我说,也许我能帮的上忙。”

  “没事没事,我没事。”严菊使劲的摆着手,转身去忙了。王国华倒也没太在意,觉得这是小妹纸紧张的缘故。一夜无话,次曰正常上班,上午工作的时候王国华想起一份文件丢家里,本打算让汤新华跑一趟,临时想起文件放在卧室的书桌上,有的东西还是不方便让汤新华看见,所以起身出来对汤新华道:“我回去一趟。”

  唐新华道:“我去安排车。”王国华笑道:“算了,这才几步路,我走回去。从后门过去,就三分钟的路。”

  汤新华赶紧去拿一把伞塞给王国华道:“老板,当心太阳。”王国华看看天,笑道:“这上午九点多,哪来的太阳?”说着王国华下楼回去,从后门去住所真没多少路,王国华有时候都想上班就走路吧。不过那样太另类了,还是算了。

  回去的路上要经过一小片树林,林间有一条水泥小道。这天气走在林荫路上,还是很舒服的事情。平时王国华要起的早,也会在这里走上一段。

  “你放手!”前方传来王国华有点熟悉的声音,听着很愤怒的样子,抬眼一看居然是严菊和一个女孩在一起,对面有两个小伙子。双方拉拉扯扯的,似乎在争吵。

  “姓严的,没你的事情,你给我闪开。”一个小伙子说着话上前,伸手要推开严菊,另一个则动手去拽严菊身后的女孩子。

  “在乱来我喊人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还轮不到你们在这放肆?”严菊死死的护住身后的女孩子,大声说话似乎想吸引别人的注意。

  王国华见状便快步上前,这时候两个男继续动手,一个骂骂咧咧的拉开严菊,另外一个则抓住了严菊身后女孩的手。“你死开去!”小伙子一声喝,使劲一扯严菊的手,严菊一个女孩子自然扛不住,一下就被人拽开一边,跌跌撞撞的直接就坐地上了。那女孩一手抱树,身子往下蹲,死活不肯就范。口中还哭喊:“我不去,我不去。”

  “你爸爸都收了我的彩礼了,还容得你?”一个小伙子说着话,使劲去掰开女孩的手。

  “住手!”王国华大喝一声,冲上前去。突然出现的王国华把两个小伙子给吓着了,不自觉的松开了女孩的手,女孩也没跑,而是赶紧去扶起严菊。

  “王书记!”严菊看见王国华,不自觉的惊呼一声。只有惊,没有喜的那种。

  看见有人来了,又是很像领导的那种,两个年轻小伙子退缩了。领头那个头发长长能遮住眼睛的小伙子大声道:“我就不信你能在这里躲一辈子,你家里收了我的彩礼,你就得跟我结婚,这道理走遍天下都说的通。”

  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王国华站在严菊和小女孩对面也不说话,这女孩子看着比严菊还小一点,躲躲闪闪的往严菊伸手藏。

  严菊这会也吓够呛的,头低着都不敢抬起,口中低声道:“王书记,我……。”

  “好了,说说这怎么回事?”王国华不想听他认错之类的话,直接奔着主题就来。

  “王书记,我、她……。”结结巴巴的,严菊算是把事情说了一个大概。原来这个女孩是她表妹叫边小雪,家是东合区农村的。刚才两个小伙子都是于小雪一个地方来的。小雪的哥哥要娶媳妇,家里没钱办不成事情,收了刚才那个小伙子家里一笔彩礼钱,这事情才算是有了着落。问题是,小雪才十六岁,在镇上的中学刚毕业,并考上了县里的中学。

  收了人家的彩礼,对方表示初中毕业就把结婚仪式给办了,结了婚再去读书。小雪一听是这个条件就不干了,连夜步行逃出来,躲到严菊这里来了。这不,对方知道小雪有个表姐在这里上班就找上门来了。

  严菊仗着自己是城里人,打算出面跟人谈判,摆事实讲道理,好歹等小雪到了岁数再结婚不是?谁曾想那边不买账,两边争吵起来动了手。欠债还钱,欠彩礼还媳妇。严菊和小雪都觉得理亏,所以这事情就怕被领导知道了,害的严菊丢了饭碗不是。

  巧的是,正好王国华撞见了。这一下可把严菊给吓惨了,心道这差事算是砸了。带人回来住就算了,居然还让人找上门来,还被领导看见了。

  “昨天问你怎么不说?”王国华等严菊说完了,还算温和的问了一句。严菊心里的不安缓和了一些,低声道:“我怕您知道了开除我。”

  “这个事情,躲着也不是办法。要不这样吧,双方约见一次,好好谈一谈。小雪还小,再说包办婚姻也是犯法的。”王[***]皱着眉头,这种事情你很难说的清楚。

  估计是见王国华和颜悦色的,小雪从严菊后面探头来,壮胆道:“他叔叔是镇上当官的,他们不讲理的。”王国华一听就乐了,在铁州市,只要是政斧官员都归书记管。一个小小的镇子上的干部,在王国华眼睛里跟真不算什么。

  这小女孩长的倒是相当的标致,难关刚才那个小伙子都等不及长大就要下手,真是禽兽啊。王国华看了一眼这个边小雪,心道这事情还是让于亚丽来处理吧。

  “中午的时候,带你表妹来见我。”丢下这句话,王国华信步回去拿东西。

  两个女孩子看着王国华走开,面面相觑之后各自看看。小雪道:“姐,这个王书记,不会想那什么吧?”严菊听了瞪眼道:“瞎说,你长的比你姐还俊啊?就你姐这身段,王书记连一句过分的话都没说过。我倒是想着那个啥呢,人家未必看的上。”

  “真没羞,就这么想男人啊?”小雪笑道,年轻就是忘姓大,刚才还哭的要死要活的,一眨眼就能开玩笑了。严菊看着王国华的背影,低声道:“你懂啥,整个铁州市他官最大,他要是能管你这个事情,保准没错。说心里话,王书记这样的官,陪他睡我愿意,也亏不了。”

  这严菊说话还真奔放,王国华要是听见了,肯定会感慨,尼玛时代真的变了啊。

  一边走路,王国华一边给于亚丽打电话道:“于亚丽,跟你说个事情……。”

  王国华这个电话于亚丽听完很兴奋,这说明啥?这说明王书记信任自己。不然的话,身边一个女服务员的事情,能让自己去办?很明显,于亚丽想歪了,还以为王书记跟女服务眼有染,这才出面帮着解决问题。不然的话,一个市委书记能为这个事情艹心?

  能给王书记处理这种小事,那才显得王书记对自己的看法不是?

  闲话不说,马云霞这边跟王国华讨了办法之后,回去依计而行。中午马跃东回家,看见女儿比自己回来的还晚,便问了一句:“事情办得如何了?”

  马云霞把王国华的话转达了一下,最后肯定道:“王国华这个人还是很有办法的,就是这个人太嚣张了一点,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同样一件事情,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马跃东对于女儿的话,心里很不以为然,淡淡道:“你只看见他有办法,没觉得有别的?”

  马云霞不明白啥意思,反问道:“还有啥?”

  马跃东叹息道:“你掰着手指数一数,领导跟这个项目有关联的,有几个对这个项目有王国华这么熟悉的?都是知道一点皮毛,真的遇见事情了束手无策。你只知道人家嚣张,其实是你嚣张在前,他回敬在后。要我说,王国华身上体现出来的是一种难得的综合素质。你呀,好好跟人学学吧。”

  马云霞本来就只是嘴上不服气,被说了也只好捏着鼻子认下。想起上午米方人员被通知暂停谈判的表情时,马云霞不禁暗暗的得意了一下。

  不过这个得意也没得意太久,主要是那个严佳玉玩的更绝,直接就说“正好,借这个机会到处去转转,走走看看。听说铁州的花子湖不错,我去看看,顺便拜会王国华这个老同事。”

  想起这个,马云霞就气够呛,严佳玉那个假洋鬼子,不但傲气,还搔气。不过话怎么说呢?长成严佳玉那个样子,大概是很多女人都期望的事情吧?尤其是胸前那两坨,真是让人眼红的紧。

  王国华这边回到办公室继续忙活,快下班的时候正准备出门呢,门口飘进来一阵香风。烫一个波浪头,额头上架着墨镜,肩上挂着一个小坤包的严佳玉出现了。这个女人很明显是精心雕琢过的,一条腰很细的连衣裙让人担心腰要被勒断了,胸口开的能看见大约三分之一的轮廓,好像随时里头要破衣而出的蠢蠢欲动。

  “哎,你怎么来啊?”王国华笑着起身招呼,严佳玉进来也不客气,端起王国华面前的茶杯就喝了一口道:“我开车来的,你们那个马主任,居然通知我谈判暂停,跟我玩这个,她还嫩了点。正好,过来看看你,休息两天。”

  “把一帮同事丢在省城,你跑来我这里,也不怕同事闹起来。”王国华笑着给严佳玉倒水,严总监却是很不在乎的样子道:“他们也没闲着,我给他们放假了,随便逛三天。我就不信了,那个马云霞还能斗的过我。”

  王国华忍不住扑哧一笑道:“这一次你还真的要输一回了。”

  “啥?不可能?”说着严佳玉警惕的看着王国华,露出一脸的怪笑道:“嘿嘿嘿,不会是你跟她有一腿吧?”

  “扯淡,我才来几天?马云霞是省委书记马跃东的女儿,还有,暂停谈判的主意是我出的。”王国华说完,严佳玉便傻眼了,跳起来道:“我说怎么回事呢?这个女的不过一个副处也能主持谈判,还有,开始她表现的很一般,这关键时刻居然能拿出暂停谈判这一手,原来是你在后面捣的鬼。王国华啊王国华,没想到你浓眉大眼的,也……。”

  严佳玉不是生气,只是觉得有点冤枉。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着站起,走王国华跟前,抬手用水葱一样嫩的指尖一点王国华的脑门道:“你得好好补偿我,不然……。”汤新华这时候出现了,严佳玉才把更加放肆的话收了起来。往前凑的身子也停了下来,王国华咳嗽一声道:“新华,有事?”

  “于区长来了,胡悦也来了。”汤新华不免有点尴尬,低声汇报眼神扭开。

  “她们一起来的?”王国华问了一句,汤新华笑道:“好像不是,我刚才问了,她们是凑巧在楼下遇见的。”

  摸了摸下巴,王国华略作思索道:“让她们一起进来吧。”

  于亚丽和胡悦是在楼下撞见的,对于这个胡悦,于亚丽心里很是不爽。主要是胡悦作为东合区经营还不错的企业老总,居然不怎么买区长的帐。于亚丽一直怀疑,胡悦跟向景华有关系,并且一直在暗中让人观察。当然,这个事情就算是被于亚丽找到一点什么,于亚丽也不敢拿出来说,私下里跟向景华讨价还价还是有可能的。可惜,于亚丽目前为止没什么发现。

  两人之间虚伪的客气了两句,然后一起上来不提。

  “于区长先坐一下,胡总找我有事?”王国华很主动的开口,也不摆领导的架子了。

  “王书记,我是特意来感谢您的。姜总那边答应上架之后,我那两天生产线都开始忙了。工人也都有活干,怨气也少了许多。这个事情,我知道您出了大力气,特意来表示感谢。希望您给个面子,中午一起吃个饭。”胡悦笑盈盈的上前说话,能够巴结上王书记是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可惜,遇见了于亚丽,再看见办公室内还有一个让人惊艳的洋气女人的存在。前者让胡悦心里不舒服,后者让胡悦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感谢的事情就算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姜总的超市是全国连锁,产品质量上你一定要严格把关,不要坏了自己的名头是小,坏了姜总的名声就不好了。”王国华淡淡的摆摆手,谢绝了胡悦的邀请。对此胡悦也只能作罢,笑道:“对您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说那是天大的事情。要不这样,改天您得空的时候,再去东合区,我一定好好招呼。”

  王国华笑道:“那就这样吧,我这里来了客人,就不招呼你了。”

  胡悦多少有点失望的走了,精心打扮过的样子,似乎白瞎了。于亚丽心里暗暗高兴,没想到王书记这里还有这么一位大美人在场,真是狠狠的给了胡悦那个狐狸精一下教训。

  还真别说,王国华要是真的跟胡悦勾搭上了,于亚丽心里还真的不安呢。

  “于区长,你去我的住处,找一个叫严菊的女服务员。她会跟你说事情的细节,具体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王国华接下来打发于亚丽,于区长赶紧起身表示没问题,一定处理的让领导满意。

  “啧啧!”没别人的时候,严佳玉发出这么一个声音,王国华听了不免取笑她:“这声音,知道的你在我这里坐着没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吃香蕉船呢。”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