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七百四十六章

扶摇 断刃天涯 4520 2021-10-20 14:41

  刘玲还摸出一把梳子,前前后后的整理了一下后,王国华闲逛似的往前走。要说这保安的眼珠子就是尖,一眼就看到老板的出现,前面还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原本有点无精打采的保安们,瞬间都挺直腰杆打起精神来。

  堵门的车一共三辆,一字排开,把个大门堵的是死死的。王国华一脸平和站在车前,背手转了转,很是悠闲的样子笑道:“车还不错啊,又是宝马又是奔驰的,嗯!还有一辆三菱的越野,看的出来,这小子挺富裕。”

  一二三……,前后赶来的保安一共是六个人,这些保安看上去都颇为壮实,为首的一个队长腰挂对讲机上前对刘玲说话。

  “老板来了,您看看这个该怎么办好?”说着话还指了指门口堵着的三辆车。王国华在边上嗤的一声冷笑,不紧不慢的走近,目光如电一扫,保安队长心中一凛不敢正视这威严的一瞥。“我说,你请的保安人倒是不少,就是废物了一点。”王国华说出来的话真是让人憋气,低着头的保安队长竟没有丝毫反抗的勇气。

  刘玲叹息一声道:“这也不能怪他们,民不与官斗,那南方的叔叔是市、委书记南平,这些保安挣点辛苦钱还是要养家糊口的。我这里的饭碗砸了,他们可以另外去找别的去处。”

  保安队长听了刘玲的话,又是感动又是羞愧。王国华歪了歪嘴,四下看看,接着进了保安室,看见角落里有一把锄头,二话不说拖着锄头就走。

  厂里的工人都在上班,除了保安也没什么人在场。门外头倒是有几十个看热闹的群众。

  “你要干啥?”刘玲看着王国华拖着锄头出来,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眉头皱了起来。

  这时候厂里的头头脑脑都出来了,王国华见状便道:“你看看你请的这些都是什么人?古人还讲一个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给他们发薪水,厂子门口被堵了都没人放个屁。”

  刘玲听着这话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好在王国华也没接着而说难听的,而是往掌心吐了两口唾沫,搓搓手道:“都给我站远点。”话音刚落,锄头搞搞举起,众人惊讶之极,咣的一声闷响,排在第一辆的奔驰车遭殃了。

  现场一片死寂,王国华一锄头下去之后,奔驰车的窗子还挺结实,居然没打穿。王国华回头一声暴喝:“都楞着干啥?给我砸!”

  一帮保安全傻眼了,队长先看看刘玲,可不知道王国华是谁。刘玲哼了一声道:“动手,出了事情算我的。”要说这些保安也是憋了一口气很久了,他们出来打工还不是听老板的么?刚才让王国华一阵数落,那真是叫一个难听。现在老板点头了,保安队长顿时有扬眉吐气之感,冲上前抢过王国华手里的锄头,朝车头就是狠狠一下。咣当一声,脆脆的凹下去一块。

  其他保安一看这情况,纷纷动了起来,不过不是上前砸车,而是纷纷转回去厂里,没一会手里拎着水管、木棒之类的大规模杀伤姓武器出来了。“砸!砸完了每人发一百块奖金!”董艳芳在边上尖叫了一声。

  比起面目狰狞,气急败坏的老娘,刘玲则依旧是面带微笑的来了一句:“每人三百块!”

  经济效益果然和工作动力挂钩,费力的想搬一块石头过去丢的王国华,意外的发现嗖的一下,手里的石头没了,一个保安的木棒用力过猛断了,这货果断的抢了王书记的买卖。砰的一声巨响,王国华站边上缩了一下脖子,石头居然意外的砸穿了三菱越野的玻璃,落在了驾驶室内。

  走到刘玲边上,王国华耸耸肩道:“曰系车就是差点意思。”

  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大门口处乒乒乓乓的砸的好不热闹,外头围观的人一阵接一阵的叫好。还有一些看热闹觉得不够过瘾的,直接抓石头丢。便丢还便叫嚣:“大家都上啊!这么好的车没砸过啊!”

  厂门口的绿化搞的不错,王国华得以在树荫下看热闹,手里还捧着厂里职员端来的茶杯,不紧不慢的看热闹,不时还来一句:“你没吃饭啊。”

  不到十分钟,三辆车已经面目全非,真叫惨不忍睹。

  城区金凤茶楼,二楼最好的包厢内正在进行一场麻将。曾经的非主流潮男南方,如今已经不再是当初那副打扮,西装革履,腕带名表,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麻将桌上的人几位装扮也都差不多,一个个衣冠楚楚的。不过除了南方以外,其他人的岁数都不小了,最年轻的是南方的对家,公安局长副局长何菁,看上去也是三十六七岁。

  “南总,我们言局长对我意见很大啊,辉煌制药那边天天打电话报警,压力很大。”

  “姓言的算什么东西?他就是嘴巴硬,不敢把你怎么样。”说着话,南方扭头对下家道:“任秘书,你跟高区长说一声,那个姓言的太讨厌了,拿下他让老何上。”

  任秘书脸上笑眯眯的,心里去在暗暗的骂娘。“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姓言的在省里有人啊,给他打招呼让他不要乱来还可以,拿下他这个警察局长,你叔叔都没那个勇气吧。”

  “呵呵,这个事情区长会考虑的,打牌!打牌!”打个哈哈,一脸斯文白净的任秘书对付过去,暗地里却是在叫苦。高区长给他的指令是在适当的程度内配合,不要把事情搞大。可是这个南方呢?居然把车停人家大门口,这个就太缺德了。可是任秘书给领导汇报后,领导却没有什么明确的反应。任秘书心里明白,高区长跟耿书记争夺开发区的主导权处在下风,这才对南方去搞事采取默许纵容的态度。心里存的可不是什么好年头,这个开发区的主导权拿不下来,也不让你姓耿的舒坦。

  奇怪的是,耿、书记居然对于南方的胡闹也不闻不问,开发区可是区里最大的财政来源啊,就这么放任它乱下去?牌局还在继续,任秘书依旧心不在焉的。何菁目光快速的扫了一眼任秘书,释放出一丝怨毒。

  急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牌局,冲进来的司机大声道::“南总,制药厂的混蛋把车给砸了。丢他老母,我去叫兄弟们砸厂子去。”

  南方听了这话非但不怒,反而笑道:“砸的好啊,何局长,你看怎么办?”

  何菁是南平一手安插到区公安局抢班夺权的狗腿子,自然不会在这时候软了,当即站起道:“南总,你继续打麻将,我这就去着急手下,先把砸车的歹徒抓了再说。”

  南方一脸银笑道:“我也不打了,我对那个大波的刘总也很感兴趣,她怎么有胆子让人砸我的车。”何菁立刻会意道:“嗯,这个一定要查清楚,一定要拿到这个女人幕后指使的证据,将她绳之于法。”

  辉煌制药厂门口,三辆价值不菲的车基本看不到原来的样子,喝了不少茶水的王国华满意的拍拍手道:“差不多了,让大家停下吧。那个,奖金立刻兑现,其他的我来。”

  说完话,不等刘玲出马,董艳芳已经冲过去,从LV手包里拿出一叠没拆封的老人头,丢给保安队长道:“大家表现的很好,这些钱拿去分了,每个动手砸车的都有份。你看大家出力多少分吧。”

  现场一阵欢呼,砸好车本来就很过瘾很解气,老板娘还这么大方的现场发钱,当即有不少人又去捡石头往车上使劲丢。

  王国华这边不紧不慢的拿出电话来,想了想对刘玲道:“你给言局长打个电话,让他带人来维持一下现场的持续,情绪激动的群众太多了,需要警方协助一下。对了,让他带拖车过来,把这三辆破车拖走。”

  刘玲笑眯眯的去打电话,王国华翻出南平的号码,稍稍斟酌一番后,还是放弃了给他打电话。而是拨了李居朋手里的号码,接通之后笑道:“李处长,我想跟许叔叔通话。”

  李居朋不敢怠慢,立刻拿着电话进了里头,递给许南下道:“王国华的电话。”

  许南下点点头,接过电话便道:“你又搞出什么乱子了?”真是太了解王国华了。

  “许叔叔,我能搞出什么乱子?不过是不想亲眼看着自己一手缔造的红杉开发区毁在一些人的手里罢了。……。”电话里王国华的声音很是恭敬,许南下听着先是一怔,随即露出微笑,嗯嗯嗯的应了几声后道:“我知道了,我会给下面打个招呼的。”

  挂了电话,许南下微微一笑,招呼李居朋道:“小李,给江东市政斧打电话,问他们怎么回事,辉煌制药这种全省乃至全国知名的企业都有流氓地痞去厂门口滋事,问问他们是怎么做事的?”

  李居朋转身打电话的时候,许南下拿起面前的电话来,稍稍思索后拿起电话。

  “段风同志,刚才接到一个消息,跟你通报一下……。”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