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四百八十三章 想不通

扶摇 断刃天涯 12384 2021-10-20 14:41

  王国华看了一眼地上的工作证,公安已经飞快的捡起来,在衣服上擦了擦才双手奉上。堂堂的越州市文化局长司马,此刻的表情有点难看。说实话,王国华放言局长干到头的话,司马并没太当一回事。副厅级干部,不是说随便想撤就能撤的。

  接下来王国华一个电话能让市委陈秘书长过来的事情,虽然打的是谈工作的幌子,市委这么些秘书长,似乎只有一个陈木根是姓陈的。越州市委常委,正厅级干部也就是一个电话就能请来谈工作,这个年轻人还能简单么?

  接过工作证,王国华朝经纪人何马看了一眼,对公安道:“那个人,你们控制起来,等公安厅的人来了再说。我怀疑他打着艺术的幌子,诱骗两家妇女。”当真是官字两个口啊,道理全在口中。

  也不管目瞪口呆的公安和司马局长,更不会去多看经济人何马一眼,王国华已经转身回到茶座的位置上,慢悠悠的坐下,又要了一杯茶。文化局长司马尴尬的站在原地呆了一会,果断的扭头走了。

  “司马局长,司马局长。”何马在后面喊,司马头也不回一下。刚喊了两声,两个公安已经左右一站,其中一位苦笑道:“何先生,我们接到省委督查室王主任的报警,所以请你配合一下吧。”

  “你们别乱来啊,我是京城XX区政协委员。”何马发现司马局长已经走出了大门,剩下的只能靠自己了。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王国华并没有太多的愉快,反而感觉到一点淡淡的压抑。好在这里的茶还算不错,淡淡的茶香冲淡了一点心中的压抑。

  司马真的走了么,没有,他站在酒店门口看似相当的平静,眼珠子则一直往远处看。司马局长希望王国华刚才打的那个电话是唬人的,但是很明显的从两个公安的表情来看,唬人的可能姓很低。也就是说,司马要在陈木根见到王国华之前,把误会解释清楚。

  实际上司马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倒是觉得王国华做事太跋扈。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因为组织演唱会的事情,一个省委督查室的年轻主任,顶多就是一个副主任吧?跟我一个副厅级官员,你怎么说话的?司马也很清楚,这种小年轻惹不起。所以,司马也不纠缠,直接出来跟陈木根解释清楚就是了。

  比起省委督查室来,司马更在意市委领导对他的看法,一旦出了问题,都这个年龄了,即便是想安稳的干到退休都危险吧。

  出乎司马预料的是,他的等待没有太久,也就是十分钟的样子,一辆奥迪车开了过来。车上下来秘书,打开门后陈木根下来,司马局长倒是一眼就认出了陈木根。这个时候司马的心里哀嚎了一声,事情麻烦了。

  这一次的演唱会,主办方是京城一家公司,文化局方面只是审核单位之一。应该说这家公司的能量相当了得,这次演唱会来了一堆的当红明星也就算了,方方面面的手续办的也很轻松。文化局这边,司马倒是通过中介人,拿到了一些所谓的“劳务费”。而这笔钱,正是经纪人何马转交的,不然司马局长也不至于为何马作证。

  没错,司马局长就是来作证的,副厅级的干部能唬住这个城市绝大多数人了吧。偏偏倒霉催的,遭遇了一个跋扈的纨绔。司马局长就是这么给王主任定位的,不是权贵家里出来的纨绔,怎么会是这么一副蛮不讲理的做派?大家都在体制内,说话讲究的是一个面和心不合。都是讲究人,哪有一言不合就翻脸,就要别人干到头的?

  陈秘书长从车上下来,并没有着急往里走,而是等了一下,随后又来了一辆车,车上下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手里还挂着一个岁数看着不大的小美女,估摸着顶天也就是十**岁的样子。

  “游总,里面请,等一下见了那位王主任,您一定要客气一点。这个王主任,林书记都要卖三分面子的。”陈木根一阵低声说话,算是提前打预防针。这种京城来的少爷,说实话陈木根也得小心应对。这一地大型演唱会,这个游总可是花了大价钱上下疏通的,出面牵线的也都不是一般的人物。接到王国华电话的时候,陈木更正在附近一家酒店里接待这个京城来的游总,所以就一起过来了。游总的谱很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陈秘书长很担心,等下一言不合闹起来,没办法收场。

  “秘书长,您好。”司马局长上前去,微笑着问候了一声。陈木根斜了一下眼睛,楞了一下道:“庆城同志,你怎么也在这里?”

  “这个,秘书长,刚才发生了一点误会,……。”司马局长赶紧抓经时间解释了一下,陈木根一听公安厅要来人,眉头也皱了起来。很不满意的严厉的说道:“你这个同志,怎好胡乱出面说话?一点都不注意影响?要知道,你代表的是市文化局,是政斧部门。你这么做,合适么?”

  言下之意,一个副厅级干部为一个经纪人去作证,这不合适,太不合适了。

  其实司马也觉得刚才不太合适,但也没当太大的事情就去了,主要是口袋里多了一张银行卡,心情很愉快,觉得在这个领域里,没有自己摆不平的事情。这就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恶果了。不过现在说啥都晚了。

  “那个王主任叫啥来着?”游总发话了,陈秘书长收起严肃,回头笑道:“他叫王国华,省委督查室的主任,很年轻的一个干部,深受省委许书记的赏识。”

  “哎,司马局长把事情的经过说详细点,先不着急进去。”游总正在往里走的脚步也停下了,站在门口慢悠悠的摸出烟来点上。

  司马赶紧的把整个过程都说了,强调了一下自己就是来给何马做个证明。

  不想司马局长把话说完了,游总叹息一声道:“何马那家伙,跟骗子也没啥区别。这都不重要,关键是王主任的老婆也在场,得罪了王主任我还能说句话,得罪了他夫人,司马局长还是自求多福吧。得,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得进去先摆平王主任。”

  陈木根一听这话就觉得心里轻松了,感情游总跟王国华认识啊,那就好说了。“游总,你跟王主任关系如何?”

  “一般吧,以前靠他吃过几顿饱饭。”游总这个答案有点沉重,压的司马局长一阵摇晃。陈秘书长听了则心中大惊,京城来的游总都这么说,那……。其实游总的话有点夸大了,但也算实话,不就是金融风暴的时候跟着捞了一笔么,但那一次可以说是游总这一生中赚钱又多又轻松的一次。

  落在后面的司马局长已经有点茫然了,游总一句自求多福,这个太要命了。感情得到了陈秘书长的谅解,不起作用啊。

  被两个公安看住的何马先生没有逃跑的意思,只是一直打电话,有趣的是电话始终打不通,那边关机呢。一抬头,何马先生总算是看见了救星,扯开嗓子喊:“游少,救命啊。”

  游总看看他便移开眼神,苦笑着四下寻找王主任的身影。很快就看见王国华,游总回头说了一句:“让人把何先生带过来,赔礼道歉认个错,告诉他态度一定要好。”

  说着话,游总已经迈步往前走,一直走到王主任的跟前,也没见王主任起身迎接一下。

  “我说,你架子不小啊。”游庆阳还真的没啥好办法,面对王国华的时候。

  “你手下怎么都是这么一些人啊?今天的事情,等下你去跟楚楚解释吧。”王国华接过游庆阳递过来的烟,给了这么一句话。

  “娱乐圈嘛,什么人都有。啧,不说这个了,楚楚那边还是你去说吧,我怕她急眼了能动手抽我。”游庆阳笑眯眯的开始耍赖,王国华冷笑道:“你这个演唱会要不想办了,我没问题啊。”

  “别啊,国华,大家兄弟,你不能见死不救吧?我都砸进去上千万前期运作了,不让我开,我血本无归啊。”游庆阳依旧是笑眯眯的,这时候陈秘书长走了过来,王国华倒是站起来很客气的招呼:“秘书长好,您请坐。”

  陈木根一直笑眯眯的,即便是王国华冷眼看了看随后跟上来站边上的司马,秘书长的表情也没有丝毫的动摇。落座之后,陈木根完全把刚才王、游二人交谈的内容当做没发生,径自笑着低声道:“王主任,这一次大型演唱会,不单是一次商业活动,也是国庆庆典的一个组成部分。市委林主任高度重视,指示要借这个演唱会带来的**,宣传我市改革开放的成果,宣传党的方针路线,要把这个演唱会办成一次宣传主旋律,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

  陈秘书长上来就是这么一番话,目的不是为了拿市委书记林拱压王主任,而是想解释一下,他也是有压力的,秘书长也是有难处,请王主任多多理解和包涵。

  王主任当然能理解,游庆阳这伙人的能量有大,王国华心里很明白。但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面子往哪摆?不能不说,王主任也沾染了不少官僚气息,比如这面子问题。

  “我认为,个别同志行为不检,言语失当,已经不适合在文化战线上继续担任领导职务。省委领导对于文艺战线的工作和走向,一直给予高度的关注。越州市委怎么用人我管不着,但是我个人的观点,会体现在报告中,上呈省委领导。”

  王主任这就是不打断善了,至少要给个明确的交代,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还是当着老婆和二奶的面前说的。

  司马局长已经有点站不稳了,但是当着秘书长的面前,他没有得到许可不敢说话。

  陈木根沉吟了一番道:“王主任,个别同志在工作中犯了错误,可以批评教育嘛。你放心,该检查的检查,该处分的处分,市委是不会姑息的。”这个话从陈秘书长的口中出来,还真是有点难为了。按说秘书长也没有权利干涉到厅级人事调整中间去,尤其是一个副厅级的官员,批评两句也就是一个顶了。

  陈秘书长是在劝和不假,但也是很有分寸的,前提是不把自己卷进去。所谓尽人事,看天命,说的就是眼下陈秘书长的心思了。

  游庆阳在边上有点看不下去了,一抬手道:“好了国华,也不算什么大事。我知道你也不缺钱,这样吧,弟妹那边随便开口,看上啥我买单。”游总很豪气的一挥手,他倒是不希望节外生枝,市委也好,文化局也罢,要搞定都是费手脚的。别换了个负责人,以前的事情还得重新来。

  王国华眼珠子一瞪,冲游庆阳怒道:“管好你的人,别让他再四处招摇撞骗。”

  瞪完了游庆阳,王国华回头对陈木根笑道:“秘书长,报告该怎么写,我还是要怎么写的。眼下省委领导对文化市场高度关注的时候,我可不敢马虎对待。”

  陈木根叹息一声,回头看看司马局长道:“庆城同志,你去打听一下那两位女士的房间,亲自上门去赔礼道歉,态度一定要诚恳。”

  司马局长立刻点头答应,忙不迭的小跑走了。等他走远了,陈木根才苦笑道:“王主任,市委只能调整他的工作,而且我还不能给什么保证。只能说,我尽力去办。”

  王国华笑了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了,而是对游庆阳道:“那个什么经纪人,让他负点伤,滚回京城养伤吧。我不想再看见他。”

  游庆阳听着这话,脸上异常轻松,很绅士的站起微微鞠躬:“如您所愿!”

  游总这边,谈不上怕不怕王国华的问题。关键这次投资不小,万主任未必能把你如何,但是搅黄你这个演唱会,那真是太容易了。别的不说,到游芸芸跟前告状,说什么游庆阳的经纪人打着招募艺人的幌子,干的是龌龊勾当。还真别说,这话不冤枉人。游庆阳很清楚姑姑对自己的看法,更清楚这个圈子到底有多脏。

  游芸芸护短不假,但那是在外人欺负游庆阳的事情,王国华在游芸芸的眼中,那不是外人。这是人民内部矛盾,闹起来顶多各打五十板子。甚至还会偏向王国华。这都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楚楚,这丫头疯起来,别说在越州市了,就算在京城,游庆阳见着她也是躲着走的份。

  现在王国华松了口,游庆阳算是彻底轻松了。王国华搞定楚楚,那是绝对没问题的。这个游庆阳一点都担心,想当初京城多少自我感觉超级良好的家伙在楚楚的跟前碰的头破血流,结果楚楚看上了王国华,几乎是倒贴似的送上门。

  事情这就算是谈好了,王国华还得拿出电话来,给龙厅长打回去,表示事情解决了。

  在边上的陈秘书长,心里对王国华的认识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化。觉得对那个经纪人的事情,没必要小题大做,非要人家成为伤残人士还得滚回京城,实在是过分了。但是这话,陈秘书长是不会说的,甚至听完了保证忘记掉。留下的只是对这些所谓的“少爷”们做事风格的一种体验。当然,陈秘书长还有另外一种不成熟的见解,可能人家王主任对家属比较在意呢?谁家的老婆叫人搔扰了,谁也不能高兴不是?

  陈秘书长这个不成熟的见解,意外的接近了事实本质。王主任今天后院起火,一肚子邪火没地方处理,正好有人送上门而已。

  “行了,就这样吧,我还得上去陪老婆,这工作调动,有曰子没在一起了。”王国华站起说话要走,游庆阳笑道:“远来是客,你得招待好我吧。”

  王国华这会没带脸色了,笑道:“方元大酒店,你带人去吃一顿,算我的账上。”

  跟陈秘书长又客气了两句,王国华这才离开。陈木根望着他的背影叹息道:“王主任,年轻气盛啊。”这话不说褒贬,倒是很实在的一句话。同时还喊着为游总抱不平的意思。

  游庆阳听着叹息道:“知足吧,能让我吃一顿,就算给面子了。想他陪着去,还没那份交情。今天事情能到这个份上,主要还是我表弟的面子。”

  “游总的表弟是?”陈木根也就是随口一问,游庆阳装着很随意的样子,其实心里非常得意,叹息一声道:“许书记的公子游飞扬,那小子的脾气更臭。也就是国华的话,他能听进去几句,我这里一言不合能跟我急眼。走吧,散了。”

  陈木根……,感情这一位是许书记夫人的侄子啊,这都不给面子?

  陈秘书长认为不给面子,那是角度不同。游庆阳则觉得,这个面子给的不小了。走到何马面前,游总对两位公安笑道:“二位,事情解决了,您二位辛苦了。”说着回头冲一直站在几步之外的小美女歪了歪嘴巴,小美女上前来一人塞一个信封,笑眯眯道:“两位大哥,忙了半天,买包烟抽。”

  这两位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架住美女的笑容,收起信封离开。剩下的游庆阳面对何马的时候,游总回头看看小美女的鞋跟,然后对何马道:“把脚伸出来!”

  何马犹豫了一下道:“游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游庆阳面色陡然一沉,露出狞笑道:“废什么话?今天算你小子走运,要不是怕耽误了演唱会,老子才不会废那么多口舌。”

  何马慌了,赶紧把脚伸出来,游总回头对小美女道:“在何先生的脚背上踩五十下,记住了,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力气,来,我教你该怎么踩。”

  在游总的指导下,小美女脸色慌张的,抬脚之后眼睛一闭,狠狠的往下落。

  王国华并没有着急回酒店的房间,而是先去了一趟洗手间,冷水洗脸之后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分析一下到底会有哪几种可能。出来之后,正好扫了一眼酒店大堂里的精彩表演,王主任苦笑着摇摇头。

  小美女累的是满头汗,何先生的脸已经是惨白,但是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这时候电梯里还出来一个,也是满头汗,耷拉着脑袋完全没有厅级干部尊严的司马局长。不过,看意思他还是轻松的,想来是硬着头皮道歉了。

  王国华躲了一下,不想遭遇之后再废话,等人走远了,这才上电梯。

  敲门,没反应,再敲门,还是没反应。准备第三次敲门的时候,距离王国华第一次敲门已经过去了十分钟。王国华知道人在里头,人家就是不给自己开门罢了。

  干脆,王国华举起的手也放下了,摸出烟来靠着墙壁抽。来往的客人,不时拿眼神斜视着王主任,这个感觉实在是很不好。

  一支烟抽完,门悄悄的开了,里头有人低声说:“走了?坏了,真的生气了。”

  声音是楚楚的,王国华听的清楚,却没有动。一直等到一个脑袋露出来,四下窥探的时候,王国华才懒懒的看了一眼。

  “哼!”楚楚一声哼,又要关门。不想里头刘玲低声道:“算了,别真走了,他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王国华进门,两个女人没有正式谈话的意思,而是躲进了卧室里继续说悄悄话。

  王国华也不着急,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实在是无聊了,干脆进了另外一个房间躺着,没一会竟然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起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了。房间里很安静,王国华出来看看没发现啥动静,推开主卧室的门,总算是听到了洗手间里传来的对话声。

  “啧啧,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一些。”

  “别乱摸,痒痒。你的比起以前也大了一些。再说了,大的不挺呢,哪像你的。”

  “他喜欢大的,这个我知道。”

  王国华靠在洗手间的门口,听的清清楚楚,两人女人之间对话。

  有点蛋疼!王主任悄悄的走开,坐在沙发上发呆,这个问题终究是要解决啊。

  洗手间的门推开的时候,两个围着浴巾的美妇,一高一低,一前一后的出来,看见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走在前面的楚楚吓了一跳。看清楚是王国华时,楚楚这才抱怨道:“进来也不吭声,吓死人了。”

  “晚上吃啥?出去吃还是在酒店叫?”王国华转移话题,先把视线混淆了再说。

  “不吃了,我减肥呢。”楚楚淡淡到,走到衣柜跟前,回头道:“不许转身,我要换衣服。”

  王主任向来是不屈服,马上一个转身,看见的是楚楚一脸得意的笑容对刘玲道:“看见没有,这个男人的本质就是好色。”

  王国华站起来,慢慢的走到楚楚跟前,表情有点怪,楚楚觉得不妙,瞪眼道:“你想干啥?别乱来啊。”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话音刚落,楚楚被拦腰抱起,王国华坐床上,楚楚被按在大腿上,翘起的圆圆的屁股成为了最好的靶子。

  啪啪啪,声音很脆,三五下之后,王国华有点下不去手了。楚楚不还手,也不挣扎,这个就没意思了。正犹豫呢,一边抱着手看戏的刘玲淡淡道:“接着打,她喜欢这个。”

  “刘玲,你出卖我!唔!”楚楚叫了一声,嘴巴被刘玲伸嘴堵住,双手下意识的一推,却把刘玲的浴巾给拽掉了。腾的一下,弹出来两团硕大,微微跳跃了几下。

  王国华脑子里一时有点乱,这又是哪一出?这个场景,跟岛国发达的某项文化事业有一些相似之处啊。属于刘玲的手探了过来,熟练的解放了小王同志。

  各种三俗气息弥漫了酒店这个套间里的主卧室。

  两个女人之间的配合相当的熟练,一看就不是头一次配合。王国华的愕然没有持续的太久,因为刘玲忙里偷闲道:“发什么楞啊,搞她。”

  时间过的很快,王主任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张嘴咬住刘玲点着后递过来的烟。两个女人已经穿戴整齐,脸蛋犹自涨红的楚楚回头问:“想吃点啥?”

  王国华的脑子里这会满是刚才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发生的一些细节,根本就没有想到吃的问题。“啊,吃啥都行,现在我好饿。”

  两个女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勾肩搭背的出去了。房间门带上的瞬间,楚楚咬牙切齿道:“榨干他,看他还怎么出去花。”

  刘玲掩嘴笑了笑道:“好了,没看见他累的。他的身体要紧。”

  “你就是太心软,所以才被他拿的死死的。”楚楚抱怨了一声。

  天已经彻底的黑了,王主任脑子里各种凌乱,觉得这个世界有点不太靠谱了。

  挣扎着起来洗了洗,王国华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觉得自己的面貌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很明显的一点,过去稍微有点黑的皮肤,白了许多。

  …………………………又是一个早晨,省委大院门口车流人流夹杂在一起,每天这时候,才能看见一点生气。

  从车上下来的王主任看着有点憔悴,脸色有点白。

  办公室里的人倒是来的很整齐,王主任出现的时候,问候声一片。

  “主任,您不舒服?”跟着进办公室给领导泡茶的活,今天来的居然是孟洁。这是三个年轻人商量之后的结果,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要发挥先接触王主任的优势,把一些妄图拍主任马屁的人排除在外。所以,三个人轮着来。

  放下茶杯,孟洁问候了正在揉脑门的王主任一句。

  “啊,没事,准备开会吧。今天是周末吧,开个总结会。”

  一周工作的总结会很简单,流程是王主任先说两句,发布一些新的规定。比如,财务规定,上报材料的流程规定,出差休假规定等等。这些新规定中,两个年轻女人的权利无形中得到了提升。这似乎是一个信号,王主任喜欢任用年轻人。

  新规定已经打印好,一人一份,还有一份贴墙上。

  王国华没什么废话,短短五分钟说完后,示意谢卫国起来说话。谢主任的说话,是从念检讨开始的。这个,倒是很自觉。令人不解的是,谢主任念检查时的那份坦然。

  谢主任检查读完了,会议进入总结的流程。主要是两位督查专员,谈了谈去各地督查音像市场整顿工作的内容。督察专员先后说完了,一直保持着严肃的王国华看看谢卫国道:“老谢,越州市文化局是重点督查单位,你谈谈情况吧。”

  可能是因为报销的顺利,谢主任没有太多的戒备。居然还能笑着谈起起来,似乎刚才做检讨的不是他。这家伙的脸皮厚度,都能赶上我了!王主任在心里如是想,脑子里有点走神。想到的是昨夜那无尽的荒唐。两具身材各有特点的白晃晃的身躯,在脑子里走马灯似的。

  想不通啊!

  “越州市文化局的司马局长,昨天特意跟我联系了一下,对于督查工作他表示了强烈支持的意愿。在此之前,市文化局不是很配合,这主要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谢卫国居然给司马上了点隐蔽的眼药,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王国华收回心神,面无表情的接着听。

  会议在上午快下班的时候结束了,相关的总结材料交给高娟娟去处理。王国华背着手回到办公室,刚坐下就有人来敲门。

  一声请进之后,进来的人拄着拐杖,满面笑容:“王主任好。”

  王国华抬了一下眼皮子,淡淡道:“有事么?何先生?”

  何马陪着笑脸,艰难的前行,放下手里的几张票,笑道:“这是演唱会的贵宾票,一点小意思,请王主任届时莅临指导。”

  王国华沉默着,经纪人何马可怜巴巴的看过来,等待着判决。这一招是游庆阳教他的,能不能最后过关,就看诚意了。很明显,何先生的诚意杠杠的!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