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扶摇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不能收手

扶摇 断刃天涯 9433 2021-10-20 14:41

  发现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硬硬的小王同志顶在小腹上,楚楚的身子一下就软了。甚至还扭了扭腰肢,让小王同志处在一个更加合适的位置上。

  空调开的有点大,湿漉处生出一丝凉意,醉眼迷离的楚楚不堪忍受指尖的撩拨,翻过身来双手抱住脖子,在耳边哀求:“回去,回去行么?”

  哀求无效,指尖变本加厉的深入浅出,娇躯扭动的更加厉害,脸颊更加的红润。

  万恶的敲门声打断了旖旎风光,刚才还风情万种娇柔无力的楚楚,瞬间坐直了身子,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衣服。眼角扫到可恶的家务正在摇晃的手指,亮晶晶的。

  翻了一个白眼,无视王国华胜利者的眼神,楚楚回到大办公桌后面,一本正经的咳嗽一声,过去开门。进来的是一个年轻女子,飞快的扫了一眼沙发上的王国华,笑着对楚楚道:“楚局长,晚上大家有个活动,一起吃饭然后去KTV唱歌,您要不一起去吧。”

  楚楚回头看看王国华,笑着对年轻女子道:“算了,我有事情要办。”

  结婚以来,楚楚从不在外过夜,也很少出去娱乐。这一点王国华很清楚,怎么说楚楚也是年轻人,哪有不喜欢玩闹的。

  “楚局长,我的事情可以缓一缓。”王国华笑着来了这么一句,楚楚露出欣慰的微笑,摆了摆头。那个女子见状,立刻笑道:“去吧,带上你的朋友一道。”这位倒是好眼力,一眼就能看出楚楚和王国华的关系不一般,女人在这方面确实比较擅长。

  王国华拎着手包已经站了起来,笑道:“那么,楚局长,我先回去了。”

  楚楚咬了咬嘴唇,忍着笑看着王国华离开,没想到这缺德的家伙,居然在临出门前把手指放鼻尖上飞快的嗅了一下,楚楚原本就还有点红的脸瞬间又成了红旗。

  还没出供电局的大门,王国华便接到电话,一接听是李国虎打来的。原来是老连长来了,上一次在京城手术之后,老连长养了一段时间,要不是李国虎招呼一帮老兄弟一起帮衬,老连长的身子别说恢复了,家里都未必能揭的开锅。

  身体恢复后,老连长首先想到的是王国华的承诺,恨不能早点回来。

  李国虎所在的部队驻地就在江东市,所以老连长过来后,立刻联系他。这才有了这个电话。王国华得知老连长来了,连忙表示道:“晚上我请客,地方你来挑。”

  李国虎想了想道:“锦绣街有一家大排档不错,卖土法酿制的米酒,味道很好。”

  王国华笑道:“那就锦绣街,我这就过来。”刚放下电话,王国华身后响起喇叭声,楚楚从车上探头道:“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王国华扫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个女子,似乎后头还坐了好几个女的。楚楚在局里分管团委的事情,跟一帮年轻人搞好关系也是很正常的。

  “我去锦绣街,自己打车去算了,你开车小心点。”听王国华这么说,楚楚笑了笑道:“巧了,我也是去锦绣街,上车吧,后面还有位置。”

  王国华无奈的上了车,丰田车的后排已经坐了两个女的,年纪看上去都不大,长的都很一般。王国华坐下后车子开动,开始大家都还挺安静,几个女的很快聊了起来。

  “任主任带着她们几个跟上来了。”前排的女子也就是去敲门的那个,这时候说了一句。

  几个人纷纷回头,后头果然跟着一辆凌志车。

  “任主任年轻有为啊,开的凌志车要七八十万吧?”又是前排坐着的那个女子在说,其他两位一起附和道:“是啊,还是单身,又在领导岗位上,谁跟了他那是福气。”

  王国华听着觉得蛋疼!尼玛,楚局长不是更年轻?不是官更大?这些女人的脑子里都是浆糊么?还是那个任主任脑子里都是浆糊,这么年轻的副处级局长,眼睛都是瞎的么?

  “楚局长,车子靠边停吧,我就在这下。”王国华看见到了锦绣街,笑着招呼楚楚停车。

  “王老板,走好啊。”楚楚笑着招呼一句,发动车子开走。边上的女子这时候笑道:“楚局长,你这个朋友真有意思,出门办事居然还打车,偏偏还是一副领导的派头。”

  “是啊,不知道的还真当他是领导呢。人模狗样的,居然连辆车都没有。”后排的一个女的补上一刀,大有不砍死王国华不罢休的意思。楚楚笑的肚子都疼,手都在抖了。

  “你们啊,人不可貌相。好歹人家也是靠自己白手起家打天下,创出了一番事业的。对了,你们几个,有看上他的说一声,我帮着介绍。”楚楚决定把戏演到底了,这几个女的一起歪嘴道:“切!”

  楚楚平时跟这些女子在一起,确实没什么领导的架子,搞的她们有点无法无天的。

  这会楚楚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一定是收了任晓东的好处,非常卖力的替任晓东鼓吹,可惜这手法蹩脚了一点。楚楚心道,你们要知道他是我丈夫,那表情该是如何的精彩啊?

  实际上楚楚晚上并不想跟她们出来,只不过五四青年节要到了,最近团委在组织节目,这几位是打着去练歌的旗号招呼的楚楚,为的唱歌单位可以报销。

  王国华没等一会,电话就响了,说明了身边的标志物,很快一辆老款的吉普212停在王国华的身边,上头李国虎跳了下来。

  “你就开这个车啊?”王国华笑着打击他一句,李国虎笑道:“不懂了吧?这车除了舒适姓差点,别的一点都不差。再说部队经费也不宽裕,我这种带兵的人,要是开好车,其他领导会怎么看?”

  这时候老连长从后面下来,下来的还有一个中年女子扶着他。王国华见状上前道:“身体还没好全,怎么不多治疗一段时间。”

  老连长道:“没事,在医院里多呆一天都是要花钱的,回家养一段时间就好。而且还不耽误正经事情。”话是这么说,其实老连长是不想拖累战友们。

  这时候王国华明白了,为何李国虎把地方选在大排档,想来是出于照顾老连长的感受。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居然还有这么细心的事情,倒是叫人另眼相看。

  “国华,你别劝了,我嘴巴都说干了,老连长也不听。”

  一行四人,在老朱大排档找了位置坐下,这地方生意相当的不错,基本没有空桌。

  点菜之后,老连长立刻迫不及待的问:“王区长,上次说的事情我想好了,还是在当地争取一些投资。我跟家里的职工们联系了一下,他们都说只要有资金,买几台设备,可以先从加工商那里接活来干。”

  这个事情王国华还是放在心上的,听了老连长的话便笑道:“上次回去之后,我派人去开发区了解了一下情况,我区的红旗农机厂,现在生产的产品主要销往内陆的几个农业大省。北山紧挨着内陆的江戆省,地理位置上比在红杉区又优势。所以对于去北山投资,他们表示出了足够的兴趣,最近正准备派人去实地考察。我最关心的,还是北山市对企业的投资政策。”

  说起政策来,老连长有点傻了,他对这些还真不太了解。王国华见他无语,便笑着接着道:“这个事情还真不能太着急,也不是着急能解决的事情。这样吧,明天老连长跟我走一趟,去我们那里的红旗农机厂实地看看。”

  话说的很清楚了,老连长也只好同意。李国虎见事情基本有了定论,招呼大家喝酒吃菜。

  边吃边谈,王国华主要还是了解老连长那边的实际情况,要帮忙自然要知道根底。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远端突然一阵搔动,王国华抬眼一眼,之间楚楚正大步走来,后头追着任晓东伸手要去拉。楚楚一个站住,回头抬手就是一个耳光,啪的一声极为清脆。

  王国华嗖的站了起来,李国虎二话不说已经冲了过去。

  “臭娘们,你敢打我?”任晓东怒骂一声,楚楚已经转身大步走过来,将将五步之外的时候,任晓东追近了,伸手又要抓楚楚的后辈,李国虎已经赶到,抬手打掉任晓东的手。

  王国华也走了过来,伸手搂着楚楚的肩膀道:“怎么回事?”

  “这王八蛋想对我动手动脚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楚楚看来是恼火了,一脸的铁青。这时候七八个女的也追了上来,远远的站着没人敢过来。

  任晓东见李国虎和王国华都面带不善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国华搂着楚楚肩膀的手,阴森森的冷笑道:“你们等着。”说着掉头就走,李国虎想追上去,王国华伸手拦住道:“算了。”

  “国华,这可不是你的姓格。”李国虎眼睛一瞪怒道,王国华冷笑着,伸手拍拍李国虎的肩膀低声道:“你去调些人来,在边上等着,吃吃喝喝全部算我的帐上。给你演一出自投罗网的好戏。”

  这时候楚楚走到对面那些女孩子的面前,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总之那些女孩子都离开了。楚楚回来之后一脸的不快道:“一群贪小便宜的女子,真是气死我了。平时对她们太客气了,一个一个的都不知道轻重。”

  王国华问了一下情况,楚楚大致说了一下,原来一行人先去吃饭,饭桌上一帮女子在楚楚面前说了N多任晓东的好话。这些楚楚都当空气,一个字都没进耳朵。任晓东请客,表示要上酒。楚楚当场拒绝,一帮女子怎么劝都没搭理。

  原本以为任晓东应该知道进退了,不曾想这家伙自己叫了一瓶白酒,喝了一半后,突然壮胆伸手去拉楚楚。结果早有防备的楚楚立刻站起躲开,劝他冷静一点。不想任晓东根本不听,借着酒劲还要上前,楚楚怒而离开不想跟他纠缠。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追了出来,刚才抓着楚楚的衣服拽了一下,还好没抓牢。这才彻底的惹怒了楚楚,给了他一下。

  李国虎的人来的很快,不出半个小时就来了十几个便装的年轻人。一家伙把剩下的两张空桌全占了,王国华等人很有耐心的等着。又过了十分钟的样子,那帮年轻小伙子都吃完了,结果还是没有见任晓东带人来的意思。

  王国华多少有点遗憾,正准备让大家散掉的时候,远端的街口处来临两辆黄色的小面包车。嘎吱一声,车子停在十步之外,车上跳下来一个年轻人,手里拎着一根水管,遥遥指着这边喊:“就是他们。”

  王国华冲边上的楚楚笑道:“嗯,可以报警了。”

  传说中的独门兵器折叠椅再现江湖,早有准备的十几个年轻人,各自麻利站起,屁股下的折叠椅成了手里的大杀器,根本不用命令,一起迎了上去。

  面包车上下来了大概二十个人,对面的人数差几个,手里的家伙看着也不如对面,但是结果却是一边倒。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年轻人,杀向对面,没一会便打的面包车边上哀鸿遍野。

  李国虎这家伙得意洋洋的插着腰,站在边上大声道:“别弄出人命啊,断手断腿的不要紧。”一帮年轻人整齐的大喊:“坚决完成任务。”

  王国华拉着楚楚过来道:“损失算我的,回头拿账单来报效,其他的事情交给你了,一定要牵出那个家伙。”

  李国虎拍着胸膛道:“没问题,交给我吧。”这时候战斗已经基本结束,李国虎招呼一声,一帮年轻人押着那些被打倒不能动弹的混混,一辆卡车开进来,丢麻袋似的把这些混混丢上车。王国华和楚楚上了车,直接先回去了,省的留下来麻烦。

  车子开出市区后,楚楚很不甘心的怒道:“便宜了那个家伙,居然没来,不然我还想打断他的腿。”楚楚说这个话的时候,大排档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任晓东正脸色苍白的瑟瑟发抖中。没想到找来的这些混混居然这么不经打,回头还不知道人家怎么收拾自己呢。

  想着任晓东便掉头回车里,连夜去了省城。

  现场这边,李国虎跟等着警察来了,摸出口袋里的军官证一晃道:“军队办事,回头会通知地方上结果。”

  回到家里,楚楚越想越生气道:“我得让这家伙跪在地上求饶,不然难消我心头之恨。”

  王国华笑着不说话,这事情不用他说啥,楚楚这种姓格的女人,看着温和,骨子里一旦恨一个人,下手绝对不会太轻。洗澡后,王国华在书房里处理一些带回来的公文,过了一会一身鹅黄睡裙的楚楚端着茶杯进来,洗浴之后脸带红霞,看着颇为动人。

  放下茶杯,楚楚低声歉然道:“我不是存心招蜂引蝶的,对不起啊,别多心啊。”

  这个女人!王国华多少有点无语了,居然还能想到这上头去。看来是心里的怒火找到了发泄的办法,这会才算是冷静下来,顾忌到王国华的感受了。

  “什么话?别的男人做什么跟想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只是有人喜欢想入非非罢了,不过我就奇怪了,这些男人怎么也不事先打听打听,你是否结婚了?”王国华笑着问了一句,楚楚听了也挺纳闷的说道:“是啊,我档案上都有写的。”

  说着话,楚楚贴了上来,抱着脖子脸贴着脸,口中低声道:“那个,要个孩子吧?”

  短期内不要孩子,这是婚前楚楚自己说的,每次完事后吃药也是楚楚自己去做的,没想到她居然主动改口了。王国华觉得不正常。

  “怎么想起来说这个?”伸手挽住楚楚的腰,王国华面色有点浓重。跟楚楚结婚以来,王国华还真没在外面干点啥花活,基本上每天都回家,临时有事出差在外过夜,也没有找别的女人。

  “今天在大街上我看见刘玲了,最近一段时间你没有去找她么?”楚楚说着话,肢体语言有点不安分,在男人的胸前拿脸蹭着,腰身一扭一扭的。身上也不知道撒了什么牌子的香水,一股茉莉花的香味很好闻。

  王国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楚楚。

  “要不要我换一套上班穿的衣服?”楚楚在耳边咬了一句。

  “你这都是从哪学来的?”王国华有点哭笑不得,楚楚得意的扭着腰,让小王同志在碾压中崛起后,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今天你特别的容易兴奋,早起就盯着人家的胸口看。我知道,男人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花样,我能满足你的。”

  这句话的潜台词,王国华很清楚,但是没办法回答。刘玲也好,双胞胎姐妹也罢,只要她们不提,王国华也不会主动的断掉。

  “不用那么麻烦了,你换个姿势就行。”

  非常配合的按照要求,楚楚趴在书桌上翘起。口中喃喃自语,“羞死人了。”之后,重重的哼了一声。

  王国华的脑子里YY一下楚楚和刘玲并排趴在一起的场面,随即特别的兴奋,冲撞的力度一下比一下重。没多一会,楚楚撑不下去了,软软的往下要滑落时腰间被掐住。那种让人浑身每一根骨头都抽调的力量还在继续肆虐,楚楚觉得自己喘不过气,又如同在云端漂浮。

  往曰里夫妻之间还是互有攻守,今天诡异的结果出现了,身负名器的楚楚居然毫无还手之力。处在高度兴奋之下的王国华,意外的持久。

  良久,电话铃声暂停了这场没有硝烟的肉搏。烂泥一样的楚楚瘫坐在椅子上,看着王国华接电话。

  “嗯,是我。”电话那头传来李国虎爽利的笑声道:“那帮混混招了,东西明天移交公安局,你放心,一定整死那小子。”

  “东西你给我一份,我另外有安排。”王国华说着挂了电话,回过头来无视楚楚战败求和的眼神凑上来。楚楚双手乱摆,哀求道:“不行了,都那个好几次了,刚才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

  “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王国华笑话了一句,楚楚眨眨眼,低声道:“你让我歇会。”说话时看到王国华做的一个手势,楚楚低声嘟囔:“今天怎么了你?”说着乖乖的的蹲在面前,张开小嘴。

  要收拾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把他打断腿,而是让他陷入一种绝望的境地。

  第二天一早,王国华拿到了李国虎派人送来的材料,直接递给还没出门的楚楚道:“你来还是我来?”正在对着镜子收拾头发的楚楚看了一眼材料道:“当然是你来,除非你不是男人。”王国华笑道:“我是不是男人,你最清楚。”

  发现男人的眼神不对,楚楚连忙站起道:“不要不要,还有点疼呢。”说着楚楚有点羞涩的瞪了一眼道:“都怪你,昨晚上折腾那么些时候,不然人家不用化妆出门。”

  临出门的时候,楚楚道:“晚上来接我下班,记得带秘书带司机,嗯,早点来啊。”

  女人的虚荣心在作祟了!

  王国华主动地送到楼下,平时都是楚楚自己出门去上班。今天算是例外了,给楚楚关上车门的时候,王国华突然问:“李国虎平时也那么嚣张么?”

  楚楚楞了一下才道:“你傻啊,不是因为我么?不对,我觉得这事情不太对劲,李国虎应该是有想法了。”楚楚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家伙肩膀上抗的是两毛四啊,四十岁的人了,有想法很正常。

  “这家伙,真不是好东西。他巴不得事情闹大,最好闹到老爷子跟前去。”恨恨的丢下这么一句话,楚楚发动车子走了。

  王国华目送着楚楚离开,表情多少有点苦涩。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没有收手的可能了。秘书吴明之出现在楼下,看见王国华便大步上前道:“区长,我想让老蒋换辆车,车库里的那辆奥迪,您觉得如何?”

  王国华想了想到:“算了,不合适。回头把车子送去大修,这几天随便找辆车对付一下。”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